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925章 石壁巨画

    “大叔师父,你得说话算话!”宋亦菲两眼放光,“这算是拜师礼,我就不客气了,哈哈!”

    “……”叶天一阵无语,原来这个小丫头这么好收买。

    “不许反悔!”见叶天沉默下去,宋亦菲连忙说道。

    “你会开?”叶天莞尔一笑,他倒是不在意一部越野车,不过以宋亦菲的年纪,只怕还不到能开车的程度。

    宋亦菲扬起小下巴,傲然道:“那当然了,以前宇哥哥他们小队在北齐山执行任务的时候,可是我开的车……”

    说着说着宋亦菲忽然没了声音,她默默低下头,眼中有着一抹哀伤。

    “能放心让你开车,你的宇哥哥还真是心大。”叶天装作没在意,淡淡说道。

    “才不是呢,我车技可是很好的。”宋亦菲反驳了声,神色怏怏。

    “所以,后来你的宇哥哥抛弃了你?”叶天调侃道。

    “……”宋亦菲张了张嘴,她经常自己这么说,觉得是那个人丢下了她,可被别人这么一说,她又忍不住想反驳。

    “不是,他,死了,在一次任务当中葬身在了大雪山里。”宋亦菲叹了口气,她很少说起宇哥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被叶天这么一说,她忽然有了面对那件事的勇气。

    “那还不是一样?”叶天耸了耸肩。

    “那不一样,他这是为国捐躯了。”宋亦菲皱了皱眉,说完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没有怪过那个人,只是无法接受他的离去,所以才一直把这种怀念当成了怨念。

    不希望不能接受他丢下了自己一个人。

    “既然你想通了就走吧!我们到了。”叶天笑了笑他猛然一踩刹车,宋亦菲才发现车子已经来到了一座陡峭的山下。

    车子停在一片低洼地带,这里一看就鲜有人来,地面的土都是常年被风雨吹刷过的痕迹。

    “冷面杨,打盗洞的事就交给你了。”叶天丢出一堆装备,冷面杨默默接过就开始勘察周围的幻境。

    他需要知道这里的土层情况,并找出离地下宫殿距离最短的地方开挖。

    宋亦菲对于挖盗洞没什么研究,她跳下车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如果陈药师就在这地底,那为什么这里一点有人活动的痕迹都没有?”宋亦菲转了一圈小声嘀咕了句。

    她默默看向正在勘察地形的冷面杨,说实在的她对这个人并不十分喜欢,总觉得他太冷了。

    不光外表冷,内心更冷。

    这样的人真的会给出真的地图?

    宋亦菲是不信的,她看了看一脸放松表情的叶天,猜不透叶天的用意。

    “叶天先生,我勘测完了,就在这个位置,接下来是打盗洞……”冷面杨忙活了一遭后,和叶天说道。

    他指了指一块地方,正准备说在那里打盗洞,就见叶天已经出手。只见一条土龙凭空出现,直接在冷面杨所指的位置一钻。

    下一秒,那里就出现了一个深入地底的盗洞。

    “大叔师父,你要是在盗墓界,也是这个啊!”宋亦菲竖起了大拇指,精致的脸上满是调侃。

    冷面杨也深以为然,打了这么都年的盗洞,他还是第一次见人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法的。

    不过这手法也就叶天能用,毕竟不是所有盗墓贼都有拥有八品土符。

    虽说这样开盗洞的方式让人震惊,但却着实无比快速和有效,三人不费什么力气,就下到了地宫当中。

    冷面杨选择的这一区域是地宫中一个较远的偏殿。

    据他所说这地宫无比庞大,就是他也不能保证开出来的地方是完全正确和安全的。

    而只要走到了他所熟悉的位置,他就能带叶天二人到达陈药师经常待的密室里。

    “这也太黑了。”宋亦菲第一次下到这种墓地当中很不习惯,他们只能靠着几只手电筒才能探知前方的道路。

    冷面杨经常在地下钻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而叶天则有夜视能力,这里对他来说,和在地面上没有太大的分别。

    一段时间的适应后,宋亦菲也逐渐的开始习惯了周围的黑暗。

    因为这的通停道不是很窄,可以供三人同行,所以他们保持着并行,把宋亦菲护在中间。

    “这是什么?”正保持着相对平稳的速度往里走,宋亦菲忽然住了脚步,指了指一旁的墙壁,惊疑地问道。

    叶天朝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就发现周围墙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零碎的雕刻。

    宋亦菲所指的地方,正是雕刻的开端。

    “这雕刻的是什么?”叶天看得一头雾水,这些东西年代久远,而且上面的各种象形文字,还有像是鬼画符的符号他压根就看不明白。

    “画面好像是祭祀的场景,所有臣民都在膜拜,可被膜拜的那个人,他……他居然被绑在火架上!”宋亦菲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看得懂?”就连冷面杨都觉得惊讶,这上面的壁画他不是没有注意过,甚至还研究过,可却一直无法窥探其中的奥义。

    没想到现在这个看起来不过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居然能看懂墙壁上画的含义。

    “这个符号是火的意思,这是人,而且看他的刻画,还是个很有地位的人……不对,这、更像是一个帝王啊!”宋亦菲边指着墙壁上的图案边说。

    “一个帝王被绑在火台上烧死了,还受到万民的膜拜?”叶天觉得这个逻辑有点骇人。

    “图画上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诶,你们看,这里还有一个富贵的人,他身边围绕着这一群,应该是将士。”宋亦菲边看边说着。

    她忽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这画的是时代的更替,上一任的君王因为荒淫残暴被打倒,万民欢呼,新一任的帝王也在这里,说明民众跪拜的并不是前一任帝王,而是现任的王。”

    “真是有趣,墓主人为什么会在这里雕刻这样的浮雕?”叶天奇怪道。

    “或许是为了纪念什么。”宋亦菲也不是很明白,可一旁的冷面杨则是眼睛一亮。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