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福妻嫁到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给定远侯夫人的赏赐

    登基数年,不算那些出生就夭折,根本没算排行的皇子皇女,皇帝如今膝下有皇子十一个,公主十五个。

    子女都多得数不过来,皇帝哪会管孙辈?

    更重要的是,南敏行做定远侯小世子比做自己的孙子,更让皇帝满意。

    皇帝认为自己正值壮年,孙辈若是成群,这个事实就算他再坚持也显得不那么真切了。

    并且,立太子的事情,皇帝现在根本不想考虑。他也不想有皇子打这件事的算盘。

    “不过就是些风言风语,贵妃一把年纪了,还什么都相信。真是让人耻笑。”皇帝把视线从南敏行身上收回,又看向林贵妃,“贵妃下次可不要再犯这样的错了。”

    “是。妾知错。”皇帝的话说到这个程度,林贵妃只能含恨认错。

    更让她心中难受的是,皇帝居然称呼她一把年纪了。

    妒心上来,林贵妃忍不住看了眼那边坐着的珍妃。

    珍妃伸手招了十一皇子到身边,正在掰果子喂十一皇子吃。那举手投足间,简直都是在炫耀她有儿子。

    她有儿子算什么吗,那么小个孩子,日后会怎么样还是两说呢。

    没有成年的皇子,什么都不算。林贵妃想到这一点,心里勉强舒服了一些。

    苏昭宁领着南敏行向皇帝行礼:“多谢陛下赏赐臣妇麟儿。”

    皇帝对于苏昭宁这种迫不及待认下南敏行的行径很是满意。定远侯府如今毫无依靠,有个小世子确实会好过很多。这个女子,单纯,并且不愚蠢。

    皇帝觉得,这很不错。

    他这样一想,停留在苏昭宁身上的目光就略久了一些。

    皇后和珍妃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两人也再次看向苏昭宁。

    这定远侯夫人虽然面容清秀,但比起宫中的姹紫嫣红,理应算作略逊一筹。皇后有些想左了。

    珍妃却再一次猜中了皇帝的想法。

    她认为,这定远侯夫人及时的示弱,确实获得了皇帝的一丝好感,避免了一场血雨腥风。但珍妃更相信,皇帝如今观察的并不是女色,而是定远侯府,甚至是四皇子。

    此女通透,老四并不会在定远侯府获得多少好处。皇帝觉得,苏昭宁没有理由、也没有机会帮助自己的四儿子谋取太子之位。

    这样很好。

    皇帝转头问皇后道:“皇后,小世子年纪太小,还是不要让他进宫当皇子伴读了。只不过,赏赐还是不能少的。你有什么好的主意?”

    皇后迎上皇帝的目光,想到的是方才皇帝视线停留在苏昭宁身上的样子,她弯唇道:“臣妾觉得,陛下或可再帮定远侯府一把。”

    皇帝听了有些兴趣,问道:“如何帮?”

    “侯夫人,那醉仙楼到底是不是定远侯府的产业?”皇后追问苏昭宁道。

    再提醉仙楼,苏昭宁的心虽然咯噔了一下,但却不像先前忐忑了。

    她如实答道:“是醉仙楼掌柜上门,说是先夫所经营。”

    皇后并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同皇帝道:“臣妾是一国之母,也是皇儿们之母。臣妾深知定远侯夫人的难处。有道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臣妾以为,不若今日就让醉仙楼送一得意菜品入宫,殿下钦赐名字。此后,这醉仙楼为第一酒楼就名副其实,定远侯夫人于用度上,也就不必再忧愁。”皇后请示皇帝道,“陛下觉得是否可行?”

    “这法子,不错。”皇帝很喜欢这种与民同乐的事情。他大手一挥道,“且上文房四宝,到时候朕钦赐一个牌匾过去。”

    “臣妇谢陛下圣恩。”苏昭宁忙再谢恩。

    有了皇帝的御赐牌匾,背后打醉仙楼主意的人也要思忖再三了。苏昭宁觉得福祸相依就是如此。

    也许是快马加鞭传的消息,并未等多久,醉仙楼的人据说就到了殿外等候。

    此番来的,据说是定远侯府的二老爷南其琛。

    南其琛腿脚不便,自惭形秽,就请宫人通传,让苏昭宁出殿取食盒。

    皇帝允了苏昭宁出去。

    到了殿外,小太监站在旁边,南其琛却没有影子。

    “定远侯夫人,请随奴才到这边来。”小太监说道。

    因帝后都在殿内等着,苏昭宁也不怕这小太监耍诡计,就跟着走了两三步。

    只见拐角处,南其琛正提着盒子在来回踱步。

    他如今腿脚不便,踱步起来甚是难看。但南其琛并没有停下脚步,可见是心中真的有事。

    “其琛。”苏昭宁唤道。

    南其琛忙走过去,从袖子里递了赏银给小太监。

    待小太监走到旁边后,南其琛压低声音同苏昭宁道:“嫂嫂,我入宫时,遇到喜嫔娘娘她提醒我这糕点有问题。”

    “嫂嫂你头上有银簪子吗,要不先试试吧?”南其琛提议道。

    苏昭宁将那食盒打开,只见里面是一盒做好的糕点。

    她皱眉道:“喜嫔娘娘?我在皇后娘娘宫中除了林贵妃与珍妃未见到其他妃嫔。这位娘娘如何得知你要进宫送糕点?其中恐怕有诈。”

    南其琛答道:“我亦半信半疑。但此事事关重大,若是喜嫔娘娘并无虚言,下毒谋害陛下,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如今我也没有办法,这才用银钱托那小太监先唤嫂嫂你出来,希望能有个解决的办法。”南其琛十分担忧,他口中不自觉地重复道,“是我疏忽了。听着陈掌柜说这做糕点的厨子是个乡野村夫,平日品性极好,是个顶老实的。故而根本没有想过要查验糕点。”

    “一个南庙村的村夫,如何会有弑君的念头?”南其琛见苏昭宁拔了簪子,试了一块糕点后,松了一口气,“果真是骗我的。这喜嫔娘娘说话当不得真。”

    南庙村?苏昭宁觉得这个地方很是熟悉。

    但此刻她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苏昭宁问道:“其琛如何识得宫妃?嫔位应当不会出席朝官宴会。”

    有资格随皇帝出席的除了皇后,就只有妃位以上的宠妃。嫔位,实在不应当有见外男的机会。

    苏昭宁担心此处啊你是一个算计。

    南其琛答道:“喜嫔娘娘是朝阳长公主送入宫中的。所以我曾在朝阳长公主府见过她,故而识得。”

    “定远侯夫人,这餐食再不送,怕就要冷了。”小太监走过来催促道。

    他虽收了银子,但里面等待的人是皇帝和皇后。他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换银子。

    苏昭宁点头,然后叮嘱南其琛道:“你既已送了糕点,就赶紧回去吧。”

    “我在宫中等嫂嫂和敏行在咱们一起回去。”南其琛答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