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田园小王妃 >

第四百零六章 富户家也没余粮了

    今天方菡娘她们要走的稍远一些。

    那边,据说受灾更厉害。

    方明淮阮芷萱都是头一次去,方芝娘给他们大致说了下注意事项。

    其实施衣施粮这事,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有一点,那就是要狠下心肠,有些灾民会苦苦哀求再多给一些,情状十分可怜。

    方芝娘昨天跟着方菡娘时就遇到了不少这样的情况。

    真真是要狠下心肠了。

    你若多给了他一人,那旁人看了会怎么想?

    会不会也跟着有样学样?

    那这样的话,怕是三车物资都救济不了一个村子。

    今天他们的车队更为浩大,光棉衣就有三车,据说是不少绣娘彻夜做的。

    另外粮食跟木炭也准备了不少车。

    今天的粮食,不仅仅有窝窝头,方菡娘还准备了一些玉米面,跟窝窝头差不多的量。在粮食上,可以选窝窝头,也可以选玉米面。

    当然,物资多了,他们这个车队被人冲击的可能性就越大,需要的护卫也就越多。

    昨天二十人的军士小队护卫还好说,可若是军士太多,也会引起人的猜疑。

    方菡娘索性直接让五十名的阮家军穿上了统一的服饰,装作镖局的镖师。

    到了目的地后,方菡娘让车队停在了村口。

    这是个极为穷困的小村子,村子里的青壮年劳力都去西京城里打工去了,要到临近年三十才会回来,剩下的都是一些在家里头照顾一下自家那一亩半分地的老人跟妇孺。

    风雪还在下着,方菡娘撑着伞,站在小村子村口那棵已经枯死的老槐树底下,看着村里头那灰扑扑的低矮屋子,感觉像是回到了从前的方家村。

    方家村里这种低矮屋子也是挺多的。

    也不知道方家村现在如何了……

    方菡娘的思绪一闪而过。

    倒不是说她在担心方田氏他们,只是毕竟在方家村生活了那么多年,除了她那糟心的爷爷奶奶一家子,其余的村民大多还是很好相处的。

    “姑娘,您回车上去吧。我去村子里通知他们来领衣领粮。”秋珠撑着伞,在方菡娘的身后劝道。

    这村头地势稍高,能略略俯瞰整个村的村貌。方菡娘粗粗看了一下,这些低矮的土坯房里头,还有一些敞亮的砖瓦房,显然是村里头条件比较好的人家盖的。

    方菡娘想了想,她是要给那些穷苦的百姓们施衣施粮,却也不愿意那些自己有余力的人也混在这里面不劳而获。

    “走,我们去村里头的里正那儿。”方菡娘回道。

    载有物资的车队还是留在了村外,没有进村里头坎坷不平的小路。

    方菡娘帮方芝娘打着伞,秋珠帮方明淮打着伞,灵鹫帮阮芷萱打着伞,四个孩子带着两个丫鬟,深一脚浅一脚的进了村子。

    阮芷萱翻过年去就要叫十四了,还是头一次到这种小村落里头来,这里对她而言处处都是新鲜。

    但她也知道,她们现在是出来做正事的,没有时间让她处处好奇,她尽管对这里头好奇的很,却也努力跟上前头方菡娘的脚步,没有掉队。

    方菡娘敲了敲一户人家的门。

    “奶奶,有人敲门!”里头传来小孩子的稚嫩的喊声。

    “谁啊?”里头过了半晌,才出来个走路颤巍巍的,穿着打了不少补丁的老奶奶。

    老人家只开了半道门,初初还有些警惕,待她看清来人是怎么样漂亮精致的一行人后,有些愣了。

    眼前这行人明显不是他们村里头的,一看就是外头那些大户人家的女眷。

    老人家昏浊的双眼里满满都是诧异,看着方菡娘她们:“贵人有啥事呦?”说着,耳朵微微侧向

    方菡娘对于这样年龄的老人家,向来是很是尊敬的,看这老人的模样,大概是有些耳聋。她微微有些提高了声音:“老人家,请问您知道里正家怎么走吗?”

    老人家呆了呆:“什么正?”

    方菡娘只得又大声重复了一遍:“里正。”

    那老人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她左右看了看,见邻里四舍都没有人出来,这才絮絮叨叨道:“贵人是找我们村的里正的?……里正早就靠着他儿子搬去县里头了,我们这穷庄子,一穷二白的,人家里正才不愿意在这儿住呦。”

    方菡娘微微吃了一惊。

    眼下大荣的规定是每个庄子都必须有里正一名,有上级官府指定。这村子的里正竟然搬去了县里头,往大里说可以说是渎职了。

    但是谁有那个心思去告一个小小村子里正的渎职呢?

    也因此,这个村子的里正几乎是肆无忌惮的搬去了县城,只隔上好长一段时间,才意思意思的来这村子里走一遭,算是走个过场。

    方菡娘还本想从里正那了解下村子的状况,这下看来,倒是白费一场了。

    方菡娘想了想,问了下那老人家:“老人家,你们村子,少粮食吗?”

    那老人家又是没听清的样子。

    方菡娘只得又大声讲了一遍。

    那老人家这有些恍然,继而又露出一副苦涩的神情:“哎呀贵人啊,你们这是白问呦。眼下谁家不缺粮啊,别说我们这穷的一穷二白的人家了,就是村子里头的富户王大户家,也是缺粮了呀。他家那小孩子跟我们家虎子玩的好呢,这两天也说开始顿顿喝稀饭了……这天啊,真是造孽呦。本来这几年就收成不好,还要交三成税,今年冬天还冷成这样,真是不让人活了啊……老婆子我一把年龄早就活够了,可怜我家虎子呦……”

    看来无论是哪里的老太太,只要一打开话闸子,那都是滔滔不绝。

    方菡娘却敏锐的从老太太话里头注意到了一个地方。

    三成税?

    不对吧?

    方菡娘默默的记在了心里,准备回去问问平国公。

    不过,既然连富户都没了余粮,可见这村子里头的情况确实不是很好了。

    方菡娘便做了决定。

    而这时,老人家的孙子,大概就是老人家口里头那个叫“虎子”的,从院子里头跑了出来,扒拉着门框,挤到他奶奶身前,有些目不转睛的看着方芝娘。

    “哎呦,虎子你怎么跑出来了。”老人家忙不迭的把虎子往院子里拽,一边喋喋不休着,“冻坏了可咋整啊?你忘了村头的小喜就是冻着了然后没的?”

    虎子突然指着方芝娘大声道:“奶奶,她比小喜还好看,我要娶她当媳妇!”

    这话,让方菡娘姐弟三人都愣住了。

    阮芷萱这个深宅大户里头的千金小姐,更是没听过这般豪放的话,当场就吓呆了。

    方菡娘又好笑又好气。

    方芝娘则是有些红了脸。

    那虎子同她年龄差不多大,虽说童言无忌,但大家也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了,这般直白,也真真是让人脸红。

    方明淮则有些生气的跳到方芝娘跟前,瞪着那个虎子:“你死心吧!我二姐是要嫁给我逸飞哥哥的!”

    方芝娘原本只是有些害羞,听了方明淮这话,简直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声音有些气急:“淮哥儿!”

    方明淮还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祸,有些傻傻呆呆的回头“啊?”了一声。

    方菡娘这下是要被弟弟给气死了。

    她的芝娘是天底下最好的小姑娘,她还准备到时候多给芝娘看几个好小伙呢,这熊孩子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把他亲二姐给“嫁给”王逸飞了?!

    虽然王逸飞也是极好的一个小少年了……

    但是方菡娘总有一种他要拱自家芝娘这颗嫩嫩小白菜的危机感……

    “哎呦贵人们别气别气。”老人家连忙出来打圆场,“我这孙子年纪还小,胡说八道呢……他就是地里的泥,哪配得上贵人小姐啊。”

    老人家话里头极为诚恳,还有些惶恐,生怕眼前这几个贵人因为孙子的童言无忌而生气。

    方菡娘看着就有点心酸。

    她干脆扯开了话题:“老人家,我们一会儿要在村头发放一些棉衣跟粮食,还有木炭。您家里有几口人?一会儿都去村头那棵老槐树下边领东西吧。”

    那老人家似是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又犯毛病了。

    她把手放在耳朵上,喃喃道:“我,我没听错吧?”

    那虎子此时却极为机灵,他走上前,直直的看着方芝娘:“你们要给我们衣服粮食还有木炭,是真的吗?”

    这小子,真是见缝插针的找机会跟芝娘说话!

    方菡娘又好气又好笑。

    方芝娘有些不太好意思,还是点了点头。

    “你真是个好姑娘!长得好,心也好!”虎子大声的赞美着方芝娘。

    方菡娘再也忍不住了,拉住方芝娘的手,用眼神示意虎子注意下说辞。

    方明淮更是张开手臂,拦在那虎子跟前,不许他“调戏”自家二姐。

    阮芷萱已经看呆了。

    最后还是方菡娘匆匆拉着几个孩子赶紧走了。

    虎子还在身后大喊:“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方菡娘:“……”

    回了村口槐树底下,方菡娘派了两个军士,拿了个锣,从村子两边过去,边敲边大声喊“村口领东西了”,一时间,整个村子都被锣声跟喊声惊动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