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穿越小说 > 大文豪 >

第三百四十八章:不服也得服(5更求月票)

    “你……”镇海禅师暴怒。

    在来此之前,他本以为自己会是胜利而归,随之得到许多的好处,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一步步踏进的,乃是陈凯之早就给他准备好的陷阱。

    辩论?

    陈凯之没有一丁点兴趣和镇海禅师辩论,若当真是一个得道高僧,陈凯之或许愿意相互请教一下。

    可陈凯之明白,跟镇海禅师这种人辩论,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因为若是输了,这镇海禅师的阴谋就会得逞,可若是赢了,又能如何呢?只不过是让这镇海禅师进行更疯狂的报复而已。

    要解决问题,不在于辩论这佛法,而在于解决掉这个镇海禅师。

    “我如何?”陈凯之一步步上前,俊秀的眼眸里没有透着冰冷,口里冷笑道:“我不过是不想被害而已,镇海禅师不是想要教我死无葬身之地吗?可是陈某人却没有你这样的暴戾,所谓慈悲为怀,你想必没有记住,可陈某人,倒还存着这心思……”

    此时,那几个孩子,依旧抱着镇海禅师的腿,不停地摇晃,口里叫着:“爹爹,爹爹……”

    镇海禅师的心里莫名的烦躁,他突然觉得问题有些棘手起来,没错,这绝不是单纯别人信不信的事,就算天下人不信,可只要大家想起自己,就想起自己跟一群女人和孩子共处一室,就足以让自己一切的形象崩塌了。

    而国师……

    想到这里,他猛地打了个寒颤。

    他很是不耐烦地将腿一蹬,一个孩子哎哟一声,跌坐在地。

    陈凯之眉头一拧,快步上前,将孩子扶起,正色道:“你再动试一试看!”

    镇海禅师脸色惨白,心里一颤,果然不敢动了,只是道:“你……贫僧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

    陈凯之只抿抿嘴,淡然地道:“是非曲直,这是佛祖和圣人们管的事,可他们不在人世间,所以我是否厚颜无耻,还不必你来评价,现在,镇海禅师,你可以脱下你的袈裟了。”

    身后的女子,已是开始为镇海禅师宽衣。

    镇海禅师连忙抓紧自己的衣襟口,咬牙切齿地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陈凯之打了个哈哈:“作画。”

    “什么?”镇海禅师暴怒,他想要大喊,却又收了心,一愣的功夫,袈裟已被脱了下来。

    一下子的,他朝陈凯之冲过来:“你……你……你到底要如何?”

    陈凯之眯着眼,带着笑道:“我?若是镇海禅师不想脱衣服,那也容易……”

    说到这时,里屋里已走出了一人,正是钱盛。

    钱盛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镇海,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你身为佛门子弟,竟做这样的事。”

    镇海禅师已深知自己被这两个小贼给设计了,心里又怒有急,却只能讷讷不言。

    此时,陈凯之则是双手一摊,道:“现在我们该想一个皆大欢喜的解决办法了,镇海禅师,你说是不是?”

    镇海禅师脸色灰白地道:“你到底要如何?”

    陈凯之的唇边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道:“只是请禅师写一封书信。”

    镇海禅师看着陈凯之唇边的笑,却有种犹如见着狐狸的感觉,狼狈地道:“什么……什么书信?”

    陈凯之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封书信来,当然,这是范本,随即对镇海禅师道:“就请镇海禅师照着这个抄写吧。”

    镇海禅师连忙取过了这范文,打开一看,这范文的抬头便是:“亲亲香香小姐,贫僧三日不见,甚为想念,不久之后,即将返国,他日必派人……”

    这是一封情书。

    理论上来说,是一个和尚在勾搭了一个JINV之后的情书。

    镇海禅师的脸色更难看了,竟是一屁股跌坐:“贫僧明白了,你们……想让贫僧修一封这样的书信,而后……以此威胁贫僧。”

    陈凯之好整以暇地道:“这是最稳妥的办法,谁让镇海禅师心里有杀孽呢?学生和钱兄,不过是想抚平镇海禅师的杀孽罢了。”

    这时代,没有照相的概念,可是却有书信,若是有一封镇海禅师亲手所书的书信在陈凯之的手里,那么就不担心他未来会反咬了,真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这封镇海禅师亲手所书的书信一旦抛出,大家不过是同归于尽罢了。

    镇海禅师眼中浮现着怒火,冷笑道:“那么……贫僧若是不写呢?”

    “你会写的。”陈凯之一口咬定:“既然镇海禅师能得到国师的信任,那镇海禅师一定是个极聪明的人,一个聪明人是不会做任何傻事的,何况禅师应当也明白,学生和钱兄,不过是保障自己的安危罢了,只要禅师心里没有杀念,这封书信,便永远不会出现在世上,我陈凯之既敢在这里设下这个埋伏,便给大家选好了两条路,一条……是我等俱都同归于尽;另一条,是每一个人都有一条生路,镇海禅师依旧是得道高僧,依旧可以得到大凉天子和国师的信重,而钱兄也可以活下来,陈某人嘛,也可以免去许多麻烦,你看,禅师,那佛祖和圣人离我们太远了,我等都是凡夫俗子,血肉之躯而已,这一点我明白,想来禅师也一定深以为然吧,既然如此,那么何不一起享受这世间美好的事,活在当下呢?”

    镇海禅师直直地看着陈凯之,眼里也浮出了犹豫之色。

    如陈凯之所说,像他这样的人,能从这么多僧人里脱颖而出,自然是极聪明的。

    他很清楚陈凯之的目的,今日若是不写,后果难料。

    深吸一口气,他终于开口道:“你们绝不会示之于人?”

    他渐渐变得镇定起来,在短暂的惊慌之后,又恢复了得道高僧那从容的样子。

    陈凯之叹口气道:“我和钱兄,只做对我们有好处的事。”

    镇海禅师的眼眸里扑簌不定,却冷冷道:“不错,若是你们敢示之于人,到时……只怕也别想全身而退了。取笔墨吧。”

    那臻臻早已准备好了笔墨,她与陈凯之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一切,自然都是陈凯之安排的。

    地点选在学宫,就是放松镇海禅师的戒备,因为在镇海禅师看来,这里乃是大陈至高学府,在这里论佛,是再好不过的,所以也不必带什么护卫进这学宫来,只带着一些僧人来就可以了。

    可他哪里想到,在这里,早有天罗地网在等着他,臻臻一直以天香楼来掩护身份,那天香楼里,有的是这样的烟花女子,甚至若不是陈凯之觉得太夸张,她可以再叫几打人来,也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

    镇海禅师将范文一摊,随即提笔铺纸,便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陈凯之朝钱盛看了一眼,道:“钱兄,此人的笔迹,你可认得吧。”

    钱盛道:“他手书过不少的佛经,恰好,我曾看过。”

    “好,那就看仔细了。”陈凯之笑了笑道:“若是他敢有任何的不规矩,这书信也就不必写了,既然他想选择最坏的结果,那么我们也就奉陪便是。”

    这话,明着是和钱盛说的,实际上,却是对着这镇海禅师说的。

    镇海禅师只是阴沉着脸,匆匆地将这书信写完。

    钱盛则是仔细辨认,随后抬眸朝陈凯之点了点头。

    陈凯之便将书信收入怀中,微笑起来,道:“你看,镇海禅师,化干戈为玉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不正是佛理吗?现在学生普度了禅师,禅师放下了屠刀,迟早要成佛的。”

    镇海禅师想要冷哼一声,却见陈凯之笑容背后,似乎有着一股令人畏惧的力量,他竟是叹了口气,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接下来,我们慢慢的来。”陈凯之徐徐道:“现在,我们该出了这里,去见外头的诸位先生和禅师了,当然,该怎么说,想必禅师是极聪明的人,而陈某人,恰好也有一点小聪明,至于往后,陈某还需禅师多多照顾了。”

    镇海禅师瞪他一眼:“你也照顾好这书信吧。”

    陈凯之朝他作揖,这方才还面目带着几分狰狞,满口威胁的人,现在又成了彬彬有礼的少年书生模样,他谦和地道:“禅师所托,学生岂敢相负。”

    说罢,他朝臻臻使了个眼色,臻臻便挥了挥手,领着两个女子和几个孩子一起进入了内里的密室,而钱盛也匆忙的跟了去。

    呼……

    陈凯之深吸了一口气,论佛真是一件愉快的事啊,能够和镇海禅师展开深入友好的交谈,其实挺愉悦的。

    而后,他慢吞吞的,开了那通往正厅的大门,门一开,便见厅中无数人的目光唰唰地朝这里看来。

    陈凯之和镇海禅师鱼贯而出。

    对于别人眼里的疑问,陈凯之也只是淡然以对。

    那法海禅师等得焦急,上一次金山寺吃了闷亏,所以他才请了这镇海禅师做外援,现在见人出来,便忙上前道:“镇海禅师,如何了?”

    “粗俗!”陈凯之直接脱口而出这两个字。

    “什么?”法海禅师恼怒道:“你说什么?你……你……”

    陈凯之板着脸:“这本只是相互请益,禅师乃是佛门中人,心里却只想着争强好胜,却不知,你这经是怎么念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