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书呆子 > 都市小说 > 权力之门 >

第0212章 廉政模范栽了

    “其实,这钱收得很简单,全市每年的财政支出有几十亿元,现在更是达到每年七八十个亿,利用这么大的财政支出捞点好处,实在是太容易了。当然了,我们不会将财政支出的钱归为己有,但实质就是这样,利用手中的财权,让某些乡镇街道和某些部门单位送钱,他们送的钱其实也是公家的钱。但在这些乡镇街道和这些部门单位的帐面上,是看不出来的,因为这些乡镇街道和这些部门单位都有自己的小金库,小金库的钱怎么来的、怎么用、用多少、用在什么地方,永远是一笔糊涂帐。”

    “对于正常的财政拨款,我们从来不打主意,也不敢打主意,能打主意的是上面下拨的专项资金。专项资金下拨到各乡镇街道和各部门各单位之前,我们会放出风声,他们知道后会积极地来找我,因为有常昆局长打下的基础,不用我暗示或提示,他们就会做出表态,这叫心照不宣。等我把该笔专项资金拨下去后,他们会从小金库里拿出一笔钱,存到这本存折上,数额一般相当于下拨金额的百分之五,这当然是常昆局长在任时定下的规矩。而一旦我大笔一挥,给该部门多拨点钱,这多出的部分,他们会送出其中百分之十的好处费。”

    “为了安全起见,常昆局长还定了一条规矩,让送钱的人不从帐上走钱,而是拿着现钱交给一个人。这个人是常昆局长的亲戚,也是常昆局长老婆的公司的职员,当然是很可靠的人。这个人不但负责收钱,而且负责倒钱,倒钱就是在银行帐户上走钱,倒来倒去,最后进入常昆局长老婆的公司的帐上,最终,当然是进入这本存折上。总之,因为这本存折是个黑户,钱到了这本存折上,就算是彻底的安全落袋。”

    “后来,上面下拨的专项资金,要求尽快下拨到各个部门和单位的专用帐户上,专项资金的实际使用权,转移到各个部门和单位那里,财税局失去了应有的作用。我跟常昆局长商量,不能再收钱了,也不好意思再收钱了,再说上级各部门对下拨的专项资金,为了防止各级政府挪用,是进行入时监控的,只有拨到各个部门和单位的专用帐户上,才会停止入时监控,所以,利用专项资金捞钱的手段没了。”

    “常昆局长也说,不能再利用专项资金捞钱了,但常昆局长又说,东方不亮西方亮,财政的正常拨款不能捞好处,上面下拨的专项资金也不能再捞好处,但还有预算外资金可以捞到好处。浩东书记,老夏也许不大懂,宜生也许不很清楚,但你当过副市长、常务副市长、代理市长,你还曾短期主管过市财政工作,你肯定知道市财政里最混乱的一块,就是预算外的资金。咱们云岭市这些年,每年预算外的资金都在五亿元以上,多的时候甚至达到十个亿,预算外资金一部分由市级领导直接掌握,一部分是机动资金,一部分是计划内预留资金,还有相当一部分,由市财税局直接掌握,常昆局长和我打的就是这部分资金的主意。”

    “操作这部分资金的时间,大多在下半年的三季度四季度,特别是在年底,因为年底不把多余的钱花出去,就会变成明年的预算内资金。具体的操作过程是这样的,先由常昆局长悄悄放出风去,说市财政还有资金,只要各乡镇街道和各部门各单位有项目,或者新立项目,就能向市财税局申请追加投资或预算外资金,而且只需要向市财税局提出申请即可。下面的各乡镇街道和各部门各单位自然闻风而动,暗中前来找我,有项目有资金,市分管领导肯定会开绿灯,于是私下交易就成了关键。但我们提高了好处费的比例,你要十万,你得给我十万,你想要一百万,你就得给我十万。”

    “说实在的,这存折上的钱来得太容易了,收得越多,越是害怕,怕得后来不敢花这上面的钱了。但就是收不住手了,收钱的时候,有种习惯性的激动,象工作那样认真,一千元几千元钱都要计较,一丝不苛。当局长八年,收钱收了七年,我也不知道到底收了多少钱,反正每个月都在收,多的时候特别是年底或年初,甚至一天要收五次六次的。我初步估算了一下,这七年我和常昆局长一起,至少捞了二个亿以上,但是我要声明一下,在我手上的顶多是五千万。常昆局长起码捞了一亿以上,另外的钱,一部分当然要给银行那帮人,一部分得分给市财税局的那几个人,而还有一部分,我们会返还给那些给我们送钱的人。”

    “直到今年春节过后,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位前任书记相继落马,常昆局长才感到危险即将来临,特别是浩东书记上任以后,常昆局长才决定收手,并着手开始往海外转移资金。但向海外转移资金何其的困难,走地下钱庄的路,我们找不到,也不敢找,用洗钱的方式,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能耐。说实话,我分得的钱,基本上都还在我的手上,常昆局长那边,他儿子在国外留学,目前尚未获得永久居留权,所以还没法通过这个渠道转移资金。不过,常昆局长有个堂妹多年前就已定居瑞士,所以我敢肯定,常昆局长通过他的表妹,一定往国外转移了不少资金。”

    “浩东书记,这次我之所以有勇气前来自首坦白,是因为市监察委员会成立以后发出的那封非公开信。老实讲,我知道我的下场,如果被查出来,我至少会被判无期徒刑,我来找你是投机取巧,争取享受到宽大政策。浩东书记,我向你保证三条,一,我来找你,常昆局长还不知道,我愿意揭发他的一切罪行,二,我愿意退赔全部赃款,也愿意接受相应的罚款,三,如果你能做出一个口头承诺,不管这承诺能不能兑现,我都愿意揭发一位现任市领导的罪行。”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发现常昆局长两口子,在不久前申请探亲假获得了批准,我觉得他有外逃的迹象。所以,我请你和市纪委立即采取行动,将常昆局长两口子扣起来,我有他们这些年来的犯罪证据,我愿意与他们对质。”

    听到这里,徐浩东让郭伯明稍等,拿起电话打到了市纪委书记沈腾那里,将录音放给他听。

    沈腾听罢录音后问道:“浩东书记,我该如何行动?”

    徐浩东道:“郭伯明先暂时留我这里,你马上带人把常昆和他老婆扣起来,连夜突审。”

    沈腾道:“两个问题,一,常昆不但是市政协副主席,他还是海州市政协常委和云岭市本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要扣他,需要征得海州市政协和云岭市人大常委会的双重同意。”

    徐浩东道:“我负全责,相关手续事后再补。”

    沈腾道:“二,只抓常昆和他老婆,会不会惊同他们的同伙?”

    徐浩东道:“最好是秘密扣人,如果惊同了他们的同伙,也没什么好怕的,打草惊蛇打草惊蛇,把蛇惊出来以后再抓嘛。”

    沈腾道:“明白,最后还有一个要求,请浩东书记命令郭伯明,让他提供一个初步名单,我再把这个名单上的人全部暂扣起来。”

    徐浩东道:“好,你那边做好准备,我稍后再联系你。”

    不用麻烦,郭伯明早有准备,他不但带来了常昆的不少“罪证”资料,他还带来了一份名单,一共有三十七人,名单上还写明了这些人的工作单位、现任职务、家庭住址,手机号码。

    深夜时分,正是逮人的好时候,徐浩东再次通过电话,将名单通报给沈腾,通知他抓紧时间开始行动。

    接着,为了保证行动的顺利进行,徐浩东打电话给市公安局局长杨凌,让他全力配合市纪委的行动,必要时可以在市区和市郊区实施紧急状态。

    布置完毕,徐浩东叹了一声,冲着郭伯明道:“老郭,你挑了一个好时候,明天就是十月一号,你是存心破坏我们的国庆长假啊。”

    郭伯明苦笑道:“对不起,我要是没有发现常昆局长两口子有外逃的迹象,我可能还会犹豫。我没有别的选择,也只能选择现在这个时候,要是常昆局长两口子跑了,他们的窝会让我背的。”

    夏富麟也在叹息,“大案,这又是一个大案,老郭啊,我们都看走眼了,你连续五年都被评为海州市的廉政模范,其中三年还是省级廉政模范,你隐藏得深,隐藏得太深了。”

    郭伯明垂下了头,“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同志们的信任,我……”

    徐浩东摆了摆手,严肃地问道:“老郭,你刚才说,你愿意揭发一位现任市领导的罪行,请问这位现任市领导是谁?”

    不料,郭伯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再次提出了他的要求,“浩东书记,请你先做出一个口头承诺,不管这个承诺能不能兑现,就是,……我需要享受到不久前宣布的宽大政策。”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