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诛仙剑阵

    三天后。

    格林屹立当空,朝手持诛仙剑的癫邪武圣与万恶泉祖黑莲之威的战斗处,遥遥望去,三色光眸带着审视意味,和肩膀上的小八一起,闲暇间看好戏的样子。

    混沌恐怖魔依旧在格林手掌心粘着,蔚蓝色光斑从混沌恐怖魔躯体中源源不断抽取出来,吸进格林蔚蓝色精神之体内,对格林精神化体魄的扩散提供着源源不断助力,肉眼可见的速度,格林体魄上的蔚蓝色光斑在忽明忽暗中,从格林胳膊开始向胸口、脖颈蔓延。

    混沌恐怖魔已经彻底瘫软,血点床单上印出一张扭曲面容,七窍凹陷,凄惨极了。

    “嘎嘎嘎嘎,这位万恶泉祖倒是有些意思,你也趁机多收集一些它的双面鱼规则呀,一面是伪君子,一面是真小人,恶到骨头里的坏,背叛和谎言顺理成章。如果八爷我没有猜错的话,它的真正强大所在,应该是对所有契约都拥有欺骗属性!”

    无尽世界,生物纷繁,各种各样能力千姿百态,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有能够欺骗契约规则的存在,并非不可能。

    而这般跨越过无尽世界最基础平衡规则的存在,本身便等同于文明底蕴一般,虽然并非是战斗属性的提升,但也绝非等闲之辈。

    然而,格林对于这位万恶泉祖却并没有太多关注。

    “盘天仙藤、诛仙魔剑!失落的仙域文明,曾经所拥有的实力只怕已经与夏河文明一般,惹来那些更高维度生物窥探,以妨碍这个维度平衡规则为名颠覆了。”

    格林稍稍叹息后,接着道:“这柄诛仙魔剑内的器灵意志流露时间越长,便越是危险,这个世界已经开始出现一些非同寻常现象,若再不及时采取底牌手段一决胜负,也许真的用不上我们出手了。”

    瞳孔深处透出无比神秘色彩,光华闪动,隐而内敛,并在不停朝四面八方扫视着,似乎是通过某些微不足道表象,发觉到了那些更高纬度生物们的窥探。

    ……

    万恶泉祖所统领的世界,虽主要在泉祖世界群边缘处,显现真身次数也并不多,但那些闻名已久的顶级泉祖们却无不对这位以卑鄙、邪恶、狡猾著称的泉祖,透出深深的忌惮。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已经被其他泉祖知晓,万恶泉祖罕有再向泉祖世界群发展,而是不断利用自己无与伦比能力,通过一些时空契约获得发展机会。

    梵塔世界的龙息尊者便是它无意间发展出的潜在种子,并终于成功发芽了。

    万恶泉祖此次降临,本以为将会是采摘果实的大好机会,等待自己的将是无数瑟瑟发抖卑微生物们的祈求,却没有想到会发展到如此。

    按照道理,遭遇这般情况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些,可偏偏就是让自己碰见了!

     这大概便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道理吧,受到万恶泉祖坑害的世界不只有多少,终于有一个世界把它也坑害了。

     “永暗极光、鬼虎、元魄、歧途流浪者、鹏羽,自己毕生所遭遇的强者中,这位手持诛仙魔剑的癫邪武圣,也足以踏入自己所遭遇的最顶级几位主宰生灵之一了,是自己根本也没有把握对付的可怕生命体。但是!所有的生命体,哪怕是从自己记忆深处挖掘的传说,也从未有过一个生命体能像这位初代巫师之王般,予以自己如此绝望的压迫力,甚至于彻底熄灭了反抗的心思。毫无疑问,这乃是自己平生所遭遇的最强大生命体,即使是手持诛仙魔剑的癫邪武圣与之相比,也至少相差了两个层次!”

    生死一搏,前所未有凝重,万恶泉祖托举着万恶之莲,指向已经与自己大战数日的癫邪武圣。

     “唯一的生路,只有解决掉它!”

    另一边。

    正如格林所言,诛仙魔剑已经实在不能托先去了。

    虽然诛仙魔剑是以极其独特方式,隐藏存留于无尽世界,骗过平衡规则感知,并以人傀发昂视获得行动自由,然而随着战斗的持续,诛仙魔剑操纵癫邪武圣所泄露的仙灵气越来越多,这个维度幕后的一些不可言之力正在悄然逼近,诛仙魔剑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危机。

    而就在这般时候,却偏偏还要面对死缠不休的万恶泉祖!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等候这位万恶泉祖降临,还以为是多出一些机会,没想到却是这般结果!

     噼里啪啦!

    末日风暴中的一点突兀电弧,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却偏偏让癫邪武圣、万恶泉祖。巫师之王格林、小八齐齐望去,豁然一怔。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刚刚还微不足道雷霆,转瞬之间便风起云涌起来,电弧聚集成可怕的雷暴,目标直指癫邪武圣手中诛仙魔剑!

    “天劫雷罚!”

    格林三色光眸骤然一缩,深吸一口气后,喃喃自语着,这是仙域所追求的天道惩罚,类似于巫师世所追求的真理命运责罚一般。

    这绝非梵塔世界规则导致,也不是其他世界规则,这是来自于更高纬度的束缚力!

    “本以为还会更晚一些的,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格林的话,也让小八从看好戏的惊喜中回过神,大叫道:“真理命运的实体化出现!”

     噼里啪啦!

    毫无征兆,拇指粗细青色电弧从天而降,直指诛仙魔剑,癫邪武圣仰天长啸,如此场面,万恶泉祖自是赶忙退避开来,惊疑不定。

    “噗”的一声,诛仙魔剑剑气与天劫雷罚相抵,双双消灭。

    噼里啪啦!

    然而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紧接着一道婴儿手臂粗细紫色电弧坠落,癫邪武圣一声闷哼后,站立不稳的从天空坠落,手中诛仙魔剑也发出一声嗡鸣,刺耳之音回荡。

    万恶泉祖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显然这为自己提供了绝佳机会!

    如此峰回路转的美妙,简直宛如梦幻一般,万恶泉祖由压抑绝望变为惊喜激动,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完成,甚至于实在忍不住发出了“哼哼哼哼”的轻笑声。

    噼里啪啦!

    这次则是一人粗的纯白色电弧坠落,仓促之间,勉强恢复状态的癫邪武圣再次手持诛仙剑迎了上去,然而白光过后,除了大地上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坑洞外,再无其他。

    “被轰碎了?”

    就在万恶之泉迫不及待探测间,被天劫雷罚轰出的深不见底坑洞内,充满沧桑狼狈的声音豁然传出,让刚刚充满期待万恶泉祖的心不禁再次沉了下去,只得暗暗期盼赶快再来两道未知雷霆吧。

    “天地无极,诛仙剑阵,开!”

    翁……

    梵塔世界,天地之间豁然色变。

    无数的山岳、河流、琥珀、海浪之中,一道又一道代表着规则的利剑受到诛仙剑共鸣,忽隐忽现,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其所引起的变动,只怕已经像平静水泊的一滴水珠滴落,以梵塔世界为中心,层层叠叠向四周其他世界荡开了。

    破破烂烂衣衫冒着青烟,癫邪武圣手持诛仙剑再次屹立当空,天地之间浩瀚规则能量以诛仙剑为中心汇聚过来,搞定天空天劫雷罚在酝酿过程中,已然成了一个超大规模巨型旋涡,难以置信的速度扩散着,似乎诛仙魔剑到哪里,这个旋涡就锁定哪里,一条条雷霆电蛇交错,好生震撼。

    “背叛者,都要死!”

    突然,癫邪武圣在这般危及之间,竟然猛得看向了万恶泉祖。

    …………

     PS:第二更十一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