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一十六章 深渊战场(二十一)

    对于一般主宰而言的战争,对于撑开星空领域的星空天神而言,却好似正在下一场棋局。

    “摘下我的头,对面手中的好棋子真多啊。”

     下棋者,只有输赢,没有生死。

    作为众神之神的至高神,无极神盟唯二的至高掌控者,星空天神把玩着一根漆黑指甲,随即便在惊人的空间压迫中,浓缩成了一颗充斥着深渊魔气的豆子。

    旁边的神使在书中写道:“顽劣的异域邪神们不听从伟大至高星空天神调遣,内心被贪婪野心欲望充斥的它们,无法感受到伟大星空天神内心的悲悯,邪恶的深渊魔族妄图袭击星空天神,但在伟大星空天神无上神力下却不过是隔靴搔痒……”

    棋盘上,火石世界乃是守序正义的最后堡垒。

    但即使是火石世界输了,也不会伤及到星空天神这位下棋者分毫,一切都因为它特殊的无上神威,星空领域!

    “拿下他?”

    对于这颗骄纵的深渊魔祖敌对棋子看了许久后,星空天神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似乎是还有更好的选择。

    ……

    战场上,短兵相接一触即发的战争,终于在巫师与深渊魔祖之间展开了!

    “宿敌”、“报仇”等等带有强烈暗示性字眼,出现在每一位出征巫师的心头,包括于那些制定规则的真灵巫师们也似乎都已经将这些信念变为信仰而活着,但遗憾的是,被巫师列为复仇对象宿敌的深渊魔族们,除了有限的几位魔族还记得那段历史,知道面前这支族群的底细外,绝大部分深渊魔祖对于这支陌生的文明根本一无所知,也根本不屑于考量。

    因为在深渊魔族的眼中,除了深渊之外,一切皆为敌,他们的最终之敌便是整片无尽世界,曾经战败在手下的巫师,即使苟且偷生还活着,又算得了什么?

    “喝!”

    炼狱熔炉被黑索竭尽全力投掷过来,在虚空中爆发的风暴就宛如最犀利的风刃!

    引爆灵魂水晶球开启的深渊召唤之门中,大批低等无相古魔窥探望来,数之不尽喷涌而出的深渊魔龙们则在此起彼伏嘶吼声中,引动着层层叠叠深渊魔气,在深渊意志操纵下,这些深渊魔龙绝不会因为任何概念而停止前进。

    与之相对,追随这些真灵巫师而来的同样有大批低等巫师,但遗憾的是,由于知晓此次任务的危险性,这些低等巫师并没有形成足以正面对抗深渊召唤的强大力量。

    咚!

     魔族之臂与噩梦熔炉正面碰撞,于虚空中爆发出了宛若铜钟的音爆。

    深渊魔气与虚空之力好似被这层宛如海啸般的音爆瞬间净化,最外层的深渊魔龙“嘭”、“嘭”、“嘭”、“嘭”被音波摧毁,爆体而亡,仅剩下一团血雾夹杂着深渊魔气是躯体残骸被风暴席卷一空。

    与此同时,似乎遭到了剧烈冲击,这位深渊魔祖一拳对轰到噩梦熔炉上的拳头也快若闪电收了回来,隐隐能够看到整条手都在不自然高频率颤抖着。

    “你!”

    话未多说,深渊魔祖豁然原地消失,似乎是从这位从味谋面的真灵巫师身上感受到了巨大威胁,竟像对付一圆真灵巫师那般,不留余地主动欺身上去。

    与之相对,重新接回噩梦熔炉的黑索,在看到炼狱熔炉炉身上那道清晰可见拳印后,双眸骤然缩成针尖大小的同时,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将这樽熔炉伤及如此,对于黑索可谓是前所未有之事!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黑索并非像艾巴当般,作为熔炉缔造者已经与熔炉变为不分彼此的存在,否则这一击就已经等同于打在了真身上。

    面对以山岳压顶之势主动出击过来的无相魔祖,黑索一边思索自己其他应对手段的同时,“咕嘟”、“咕嘟”岩浆沸腾,一边再次扛起炼狱熔炉欲要祭出,面前却突然“噼里啪啦”雷光闪动,手持雷霆之杖的一星真灵巫师,赫然已经开启了另一种全新不同形态的元素真身,真体在难以置信的高强压下,几乎每一根毛发都已经完成了能量化转变,处于半透明状态,这已然是巫师们追求的最终极精神化体魄的前端,惊人的爆炸雷波一层又一层接连不断荡开。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对于低等生物的短瞬之间,对于正在对抗的两位主宰级高等生物,却是在超导光阴之中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对抗,正处于超爆发状态的一星真灵巫师赫然在与这位大名鼎鼎深渊魔祖进行着全方位对抗。

    正在这时,一圆真灵巫师老巫婆悄无声息站在了黑索身旁,双眸凝望向正在全面对抗的两人。

    “不愧是和十七轮正面对抗过的无相魔祖,甚至连初代巫师之王都为此而特地交代,单纯体质进化而言,这位深渊魔祖真体程度已经足以媲美黑巫王了。”

    黑索转头看去,此刻一圆真灵巫师哪有半点伤势,甚至连丝毫弱势也未有展现。

    老巫婆又看向身旁表现出相当镇定力的黑索,从他的双眸中,似乎看到了另一个意志。

    “还是小心点它深渊召唤时空那边的强大意志吧,和它们短暂对抗,哪怕是力量弱势或者数量弱势都可以,但若是被恒星轨道炮锁定,命运杠杆只能救下一个,所以只能由我独自一人对抗,这也是我的使命。”

    老巫婆再次看了看手中极度深渊魔法杖,曾经初代巫师之王未成名前的魔法杖,与巫祖套装共同传承下来的巫器,这对于许多对初代巫师之王近乎神话信仰的巫师而言,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怀。

    “不要紧吗?虽然是被动进化体魄,但它绝非是那些只知道被动进化的蠢货,的确相当棘手,也不知道导师为什么要对这位魔祖作出特殊安排。”

    老巫婆摇了摇头,缓缓道:“初代巫师之王所能看到的,必然是我们不能到的东西,从大统领的话语之间我隐隐能感受到,对于你的导师初代巫师之王,这位无相魔祖乃的地位,似乎在时间的历史中是一个十分特殊存在,就像是空间之中世界内的节点一样,大概是类似的比喻吧,谁又能真正理解他的想法呢。”

    “呃啊!”

    正在这时,被无相魔祖骨尾倒钩毒刺短暂刺中的一星真灵巫师痛苦呻+吟,随即分开。

    “嗯?”

    然而发出轻疑的却是无相魔祖,这位无相魔祖难以置信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从你体内深处感受到了深渊的力量!?难道……难道是那些老东西在巫师世界留下的遗种?或者是你们巫师实验出的深渊变异体?”

    另一边,一星真灵巫师捂住胸口,真体紊乱,不停蠕动着,仿佛要有什么东西从体内爆出。

    这毒钩绝非善类,那股充满暴虐气息的深渊之力,若非刺中的是自己而是其他真灵巫师,后果不堪设想。

    “上面安排下的任务,果然强得没边,连这般状态的一星真灵巫师也不能真正的全面对抗,也不知深渊世界像它这般存在还有多少,才能够独自对抗如此多文明世界的反击。看来,这些年进化的不仅仅是巫师啊。”

     一圆真灵巫师脚下逐渐浮现出巨大的六芒星魔法阵,一只只三色小精灵飞出,同时暗红色丝发飓风竟又在六芒星魔法阵外面形成了一个大圆,形成了大圆套小圆的奇妙景象,巫师世界还从未出现过这般的六芒星魔法阵改动。

    一股截然不同的气息,自老巫婆内体渐渐涌出

    “终于要用出那个了吗……”

    看到一圆真灵巫师如此,黑索喃喃着,知道此次任务的危险性,也便放弃了与这位无相魔祖正面对抗的念头,转首看向身这个无相魔族施展出深渊召唤的另一头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