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深渊战场(二十)

    “邪邪邪邪邪邪邪!”

    无尽滚滚漆黑魔气,自虚空深处汹涌而来,人还未至,那毁灭末日般的邪恶残暴笑声,就宛如海啸般汹涌而至,轰隆隆的震动噪音甚至一度让虚空风暴为之静止,紧接着便好似末日飓风般轰然荡开了。

    上一刻还无比平静前行过程中的一圆真灵巫师,蓦然脸色大变!

    虽说十七轮真灵巫师普米罗修斯曾有所警告,这位独臂魔祖乃是初代巫师之王曾接触过的强悍魔祖,其实力即使在远古第二次巫师之战中也是极端棘手存在,否则也不会在那个巫师天才辈出年代中,即使在实力全盛的普米罗修斯本体手下也逃得一命,而非当场饮恨了。

    然而!

    这位魔祖一登场所带来的压迫力,还是未免有些太过于惊人夸张了。

    即使未成就巫师之王前的一轮真灵巫师,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你,终于出现了!”

    自那虚空之中涌出的遮天蔽日魔气,伴随着层层音啸,紧接着还未等一圆真灵巫师开口,一支仿佛无限长的魔爪,便先一步伸过来了。

    见此一幕,手持极度深渊魔法杖冲锋前行的一圆真灵巫师,双瞳骤缩的同时,极度深渊魔法杖之上的极度寒晶,寒光大盛!

    这支魔臂,真体威能强盛,已然到达紊乱周边平衡规则的程度,导致在这只魔臂左右甚至隐隐发生了奇特幻象,宛如海市蜃楼般,在“咔嚓”、“咔嚓”宛如镜幕般破碎的时空中将遥远未知时空的景象呈现,隐隐能够看到那些支离破碎时空碎片中,一群群弱小生物正在仰望天空,自己这边高等生物战斗呈现的种种异象,也便是魔臂处的这里。

    早已非曾经那般弱小存在,随着初代巫师之王引来的新时代盛世,巫师世界更深层真理奥义研究突破层出不穷,针对于最顶级时空领域研究也自然有了新的进展,其中便有最纯粹体魄被动进化的表现形式研究。

    不同于巫师以体魄引发规则变化的变现形式,被动进化体魄并没有种种创造能力,有的仅是破坏,最纯粹的破坏。

    而这股破坏的最终体现,便是对于平衡规则的破坏,类似于如今这位魔祖表现出的一切。

    本来欲要以其他方式应对的一圆真灵巫师,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念之间竟停下了手中极度深渊魔法杖挥动,连同肩膀上三色小精灵和周边暗红色不详之风也静止了,竟一咬牙,也同样伸出一只手臂,经过裁决规则、噩梦巫师规则、恐惧规则重重叠加后,迎了上去。

    这个老巫婆,似乎要以自己真体作为考量,验证巫师世界那些正处于研究阶段的真理奥义正确性!

    一边是魔气汹涌的层层变化狰狞骨爪,“咔擦”、“咔擦”音爆层出不穷,所向披靡,所见不催:另一边则是忽明忽暗的诡异,真实与虚幻交叠,便伴随着梦境般的磨牙与喃昵,内在却是对真理奥义探索的欲望。

    越来越近,两者交锋了!

    嗡……

    仓促应对的一圆真灵巫师老巫婆,在短暂的细腻感受后,嘴角浮现出一抹平静的笑容,身体却“呼”的一声,从元素之臂顶端层层破碎,一直延伸到了躯壳,下一刻好似梦世界深层的恐惧之风般,夹杂着无数血红色毛发以及丑陋猴子面容的怪笑,原地消失了。

    “这种手段……果然是那些巫师!”

    魔爪最前端指甲,隐隐有些血丝,紧接着一张苍白扁平的诡异骸骨面庞从黑烟魔气中深处,渗人诡异,宛如有眼睛般“看”了眼指甲上的血丝,以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暗红色毛发,喃喃道:“魔族诅咒术本就源自于这些巫师,就算以我的能力,恐怕也无法对它们进行诅咒。不过那群在上古时期差点被灭绝的巫师竟敢再次出现在深渊魔族面前,好大的胆子!”

     似乎察觉到手掌上这些暗红色诡异丝发的不同,这位无相魔祖猛的一撮手指,随着至精至纯深渊魔气汹涌而出,这些一圆真灵巫师留下的诡异毛发短暂挣扎了片刻后,便被这些深渊魔气彻底焚灭,无影无踪。

    “不是之前那个小巫师了,他呢!?”

    正欲对这个拿着自己斩落之臂制成魔法杖,却又并非曾经面见过一次的那位小巫师的老巫婆展开追击,豁然之间,头顶一束璀璨星光照亮,坠落下来。

    纵横此处战场多年,这位无相魔祖自然知道这些烦人星光的来源,停下追击脚步后单手一指,与此同时一根漆黑指甲夹杂于魔气中消失无踪,下一刻这道穿越时空降临的星光之术便被深渊魔气彻底淹没。

    时空通道瞬时闭合,没了声息。

    “等我解决了这些濒临灭绝的小巫师,再去摘下你的头。”

    这般狂傲话语后,无相魔祖身后蝎尾的骨尾,好似另一条手臂般深处从后面伸出,无比诡异的是,这条带着倒钩的尾巴尖竟然有一张鬼脸,一双杏黄色眼睛眨了眨着,这双眼睛似乎拥有无穷魔力般,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魔祖手臂伸入旋涡后,赫然拿出了一颗魔气缭绕的水晶球。

    没错,正是巫师才会使用的水晶球!

    不过这颗水晶球,相比于曾经地底深渊巫师喜好的黑色水晶球而言,内在的驱动能量却并非是巫师的魔力,而是一个又一个难以计数灵魂,这些灵魂被强行容纳至水晶球中,作为能源,亦或者说这些深渊魔族在吸收了巫师的知识概念后,将水晶球变为了盛装灵魂的工具,作为……时空之力的媒介储备!

    与此同时,这位足足五万米恐怖真身的深渊魔祖终于从魔气中彻底跨出,胸前一圈圈尖锐獠牙的狰狞大口却在朝着另一方向道:“邪邪邪邪邪,看来这些巫师来了不少真灵,也不知那些顶级真灵巫师来了多少,在这个时候出现,是想要趁着魔祖内部意见不和的时候压下最后一根稻草吗?还是那些该死的高纬度生物在暗中插手!?”

    正在这时,跟随在一圆真灵巫师后面,两个距离最近的真灵巫师在第一时间赶至了。

    “雷性细胞激活,百分之八十!”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面对这般打开惊人难以置信真体的无相魔祖,饶是已经有所心理准备匆匆赶至的一星真灵巫师,也不禁隐隐感受到体内受到深渊之力影响的细胞隐隐传来压迫恐惧感,那是低等生物见到更高等生物的畏惧,亦或者说体内受到深渊之力进化的细胞,对于更高等深渊之力的本能服从。

    作为巫师,一星真灵巫师清楚知道这以为着什么,顿时用出自己为了应对深渊魔族而专门准备出的奥义巫术,以无与伦比强大雷属性规则临时激活细胞潜力,这才是作为元素炼体巫师的本质出发点!

    另一边,面对着遮天蔽日深渊魔气之前,那个可怖身影传来的铺天盖地压迫力,匆匆赶至的黑索肩抗炼狱熔炉,嘴角发出模糊不清的“森森森森”冷笑。

    “在第二次文明之战的远古时期,普米罗修斯就能把这种恐怖东西的手臂斩落,导师也曾说过,谁能终结它就是结束了一段历史,这种机会却是不多见啊。”

    渐渐的,黑索口齿不清的狞笑声中,黑索肩膀上噩梦熔炉火光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