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人与自然

    漫无边际的黑暗,喉咙深处好似堵着一团随时可能燃烧的干烈稻草,难以呼吸,眼前的光线让羽凡竭尽全力的想要抓去,害怕随时可能再次坠下漫无止境黑暗深渊。

    “啊!羽凡醒了!”

    突然僵硬坐起来的羽凡,委实吓坏了周围郊游的男男女女。

    这般突然的动作,让刚刚还在争抢要为羽凡人工呼吸的小女孩们猛得向后仰去。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醍醐灌顶般透彻,羽凡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自己与周围朝自己呼喊的同学们之间,宛如隔着一层纱,朦朦胧胧。

    同学们的关心让自己厌恶,这种感觉就像一条狗在面对毛发上的跳蚤,只是看着他们便有一种冲动,要彻底净化这个世界,将这些寄生虫清理干净。

    “羽凡,你怎么了?”

    在被剧烈晃动的过程中,羽凡猛的把身前这个大胸妹推开,胸前惊人波涛“咕咚”、“咕嘟”颤动着,咖啡色波浪纹长发下一双大眼睛惊骇的看着羽凡,小手紧捂住嘴巴,吃惊极了。

    “肮脏的家伙,给我滚开!”

    本能的厌恶嫌弃推开女孩后,羽凡猛的清醒过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

    失神的看着自己的手,手明明长在自己身上,却感觉不再是自己的,而是小草随风摇摆的嫩叶,身体好似一颗蒲公英种子,随时可能飞起,自己甚至能够感受到清风的心跳?

    “欺负旎琪,你丫的找死!”

     体育委员兼班长的眉清目秀男青年冲来,上来就要教育一下羽凡,却被与翻身后两个杀马特黄毛一把推开,吊儿郎当拽拽道:“我们葬爱家族的事,不想死滚。”

    刚刚还怒发冲冠的班长,明明比这两个杂毛高了一头,一身肌肉也近乎拥有凌驾性战斗力,却真的萎缩了,在众人注视下就这么扶起眼泪哗哗旎琪走了。

    “滚开,葬爱家族的事,不想死都散了!”

    几名杀马特杂毛混混开始驱赶这些围观的同学们。

    “喂,你小子刚刚是不是推旎琪的时候趁机摸了她的胸?哈哈,别人不知道,我刚刚可看见了。”

     朝自己挤眉毛瞪眼的家伙,羽凡心里恶心极了,简直有种想要捏死它的冲动!

    强忍着这股冲动,羽凡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七天后。

    淅淅沥沥……

    暴雨已经持续五天五夜,压抑的天空却让羽凡感到无比舒爽,看着因为持续性暴雨而让城市彻底进入城市洪涝的场景,明明是一场灾难,但看到这一幕的羽凡则感到全身通透,就好像吃了一颗薄荷糖似得。

    电视机中播报着新闻,

    “这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让XXL省、SXL省、DFF省、以及SF北部胡HN东部陷入大面积水牢灾害,预计这场大面积暴雨还将数日,面对这场前所未有洪涝挑战,各级政府都在进行紧急备案,势必要团结人民战胜洪灾,还请广大人民保护自己的安全,尽量前往乘坐反重力机车前往周边省份。”

     ……

    真理规则层面。

    在这个面前算是大世界的虚幻世界内,维持数个省份的持续性生态灾难已经是此刻格林的极限,若是换做以前不过是一道加强版陨灭天星大巫术的事而已。

     “如果是世界性范围下雨,只能在不同地区间接降落,这对于地面生物而言简直就是风调雨顺象征。自己所能做的只能是在总量不变情况下,把降雨的时间和地区集中在一点,从而造成生态灾难,仅此而已。”

    明白了世界意志的局限性,这还是格林首次站在世界意志的角度,了解到其所拥有的能力以及局限性。

    “而正如自己所预料,黑暗之门残缺的确就在这个世界的最高统治者身上,不过却并非是最高统治者本身,而是这个职位的规则。也就是说,自己想要摧毁黑暗之门就要把这个生物族群彻底灭绝!理论上而言,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瞬间,格林进入更深层思考。

    “这是一个跨入虚空探索的文明,而自己仅仅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并且有诸多限制,若是让这个生物族群感到威胁,它们就会治理灾害,甚至于建立一个完全受自己意志控制的世界,类似于天网一般存在,机械化调节这个世界的自然天气,从而将自己永远封印镇压,世界意志为了维持纷繁规则绝不会展开漫无目的自杀行为。”

    深吸一口气,格林终于了解到无始暗黑圣祖的计划。

    他是在用这个虚幻世界固有的规则制作一个天然陷阱,并成功将自己引+诱下来了!

    仅仅是对抗这个陷阱,一时间变让格林有种手足无措之感,这是格林从未想过的挑战,更不要说这个世界内镇守的未知强大圣祖和即将追来的暗黑圣祖了。

    滋滋滋。

    果然!

    格林作为世界意志,明显感受到虚空外的几架超级战舰正在使用某种大型机械干扰装置,影响云气聚集,驱散自己聚集的大面积云。

    若是自己再强行聚集的话,到时候聚集的战舰只怕就不是这么几架了,自己无法以强制性力量对抗这些域外干扰设备。

    “让南北磁极的磁暴紊乱,应该可以干扰一下这种设备的运行。”

    这般想着,格林再次开启了两个规则把手后,仅仅几个沙漏时间,这些正在撕扯云团的设备影响力明显大大降低了,取得了明显成效。

    格林所聚集持续暴雨之地,乃是这个世界的核心区域,即使进入星际探索的这支文明已经开始普及反重力家用车,建筑已经是复合材料,但还是出现了大量人员伤亡,造成了巨量经济损失。

    然而仅仅过了一天一夜后,

    随着南北磁极的几台大型磁极设备完全覆盖了这个世界本身的磁场,格林再也无法对虚空的战舰形成干扰,外围云团被不停撕扯驱散着。

    “恩,破坏这几台磁极设备……看看是否在板块裂缝上,如果不能发动火山爆发的话,就塑造一场地震吧。”

    格林的计划又成功了,两场地震成功摧毁了磁极设备,并将企图重建设备的人员和机械再次摧毁。

    这一次,世界意志引发的特大暴雨足足持续了十天,即使是对于这个跨入星际时代的文明而言,这般长达半个月的特大暴雨也将其核心区域彻底陷入洪水灾害,到处都是被淹没的建筑遗迹,不断有大型设备穿梭挽救财产和生命,疏通洪水等等,但雨水却依旧没有削弱。

     面对这场持续的特大暴雨,普通民众感到了自己无比渺小,悲天哭地,一些人更是指出了冥的存在,这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然而总统却发表了鼓舞演讲,人定胜天,我们战胜了多少磨难才进入了星际文明,发誓一定会像曾经一样,团结全世界同胞战胜这场灾难云云。

    果然!

    随着数百台太空飞船的强重力稳定仪同时开启,人为的影响大于世界本身对于大陆本快的影响后,格林的地脉板块规则门把手再也打不开了。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南北极的磁极设备被重建,一个人与自然不断对抗生机的恶性循环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