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一是一章 深渊战场(十六)

    咕嘟、咕嘟、咕嘟……

    噩梦熔炉内,质变的黑色岩浆“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熔炉外的黑色火焰不停变换着各种形态,时而似哭嚎面庞,时而似狰狞魔爪,黑索长年累月背着这座巨大熔炉的佝偻身影沉默着,静静的坐在熔炉旁,感受着天基歼星舰内规则能量的流动。

    眼角纹下,凹陷眼窝内的双眸一片浑浊,无比深邃,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生与死奥义的突破,灵魂嫁接圣痕大巫师一世,黑索塔圣痕大巫师二世,集如今的三世之力终于突破规则束缚,成就真灵之身。

    然而因为晋级真灵后,意识中斑驳杂乱反而影响到了黑索再进一步,成就永恒之魂。

    未成就八级真灵巫师永恒之魂,所谓的生命厚度终究只是不断消耗,被动中无限趋于低等生物的“临时性主宰”罢了。

    “生与死奥义玄妙,即使导师也无法给予更多帮助,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助我突破界限,也只有黑巫王一个。可惜,就像他所言,我无法给予他需要的条件。”

    不得不说,在突破八级真灵巫师难以寸进后,黑索选择了另辟蹊径的其他门路,用以增持自身战力存在感,并已经有了一定收获。

     说到底,不论一世、二世、三世,一切奥秘之根源,便都在灵魂嫁接圣痕大巫师生与死奥义的那棵生死树内,可惜的是前两世死亡都没有能在死亡界面获取到更高奥秘,不像黑巫王般,似乎早已突破生死局限。

    咔嚓、咔嚓、咔嚓……

    心由意动,自黑索前天基歼星舰金属地板上方,一颗怪异的巨树幻想缓缓出现,扭动着枝干,俨然便是灵魂嫁接圣痕大巫师、黑索塔圣痕巫师陨落之时的生与死奥义衔接。

    “再转生一次的事,不论如何也不能进行了,我的意识已经薄弱到快要被这个维度压迫到破灭边缘。只有黑巫王、初代巫师之王、导师、上任黑巫王才体会到的可怕,竟也降临到我这副残躯,维度的意识如此可怕,相比之下个人之力,不论是那些伟大先贤还是异族首领,甚至于湮灭于历史之中的可不存在,又算得了什么?”

    不愧为生与死奥义,只有死亡与生存共存之时才能开启的伟大奥秘!

    ……

    火石大世界,亦或者火石巨星,铁血星河世界群超巨星之一,资源中转调动的重要基地。

    自从深渊世界群突袭铁血星河,十二世女皇生死下落不明由十三世铁血女皇继任后,便将这颗火石巨星作为重中之重,连同周围数个中等规模星球、百余颗小型星球组成了阻击阵地,并在议会其他族群帮助下,对深渊魔族成功进行了阻击。

    “巫师军团还要多少时间抵达?”

    战火连天战场,由铁血战士和深渊魔龙铺成的血海尸山之上,十三世铁血女皇一边将手臂处机械装置卸下,更换能量充足的新晶石,一边朝面前光幕的铁血长老问着。

    围绕在铁血女皇周边数万米范围内,身材魁梧的铁血护卫们搜寻着可能的生命信号,防止躲藏在暗处深渊魔祖可能的偷袭。

    大气层已经被双方大战染成了暗红色与墨黑色的混合,透出无法形容的压抑不详,不仅仅是各式各样铁血战舰,充足的巨型巨虫、星陨虫山、母巢平台,诡化师的星空大厦,深渊魔祖的深渊之城等等,均有登场!

    尤其是深渊世界的作战平台,乃是从远古巫师收获的第一代天空之城技术演化而来,但却和巫师世界如今的第三代天空之城天差地别!

    深渊之城整体仍然呈现深渊魔祖一成不变的墨黑色,深渊气息从这座宛如金字塔古堡一般的要塞平台溢出,丝丝缕缕,汹涌的深渊魔龙从平台深处涌出,甚至于除了深渊魔龙外,还多出了一些诡异形态的其他深渊异变生物,虽然数量较少,变异后的能力却十分罕有,较之最顶级深渊魔龙也丝毫不逊色,因此被深渊召唤的魔祖们收集起来,加入到了这场仿佛永无止境的战斗。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一艘艘坠毁的大型作战平台和火石巨星大气层摩擦,仿佛一颗颗火球般,连绵不断坠落,燃烧的火焰将原本淡红色的铁血火气染成暗红,多了几分压抑,随即“轰隆”、“轰隆”坠落地面。

    惨烈的战争从未停息,不时传来的一道道能量震荡冲击波,那是搅动战场局势的主宰们或者最顶级作战平台的撼动。

    这里是主宰的战场,也无尽世界生物链最顶级生物们的坟场!

    “女皇大人,根据情报信息,巫师世界作战平台群分成了三个部分,前锋由一座天基歼星舰和十六座空间要塞构成,最快数日内即可抵达战场边缘的小世界!第二部分则是由数量庞大的空间要塞和永恒天空之城主力部分,紧随其后,最后一部分则是其余天基歼星舰部分,前往虚空星陨大世界碎片群主战场方向。”

    情报人员竟然在巫师联盟猎魔远征群的一座空间要塞上,被两位圣痕巫师陪伴参观的样子,对铁血女皇汇报着。

     为什么巫师联盟到现在也没有和这里主动联系?

    对于这个神秘的文明种种行为十分不解,这位新任女皇平静道:“我需要你面见一次巫师世界猎魔远征军团的战争大统领,传达一个秘密情报讯息。此处战场上的四位深渊魔祖统领最近又多出一位新的魔祖,并且地位似乎要高于其他几位魔祖,实力达到惊人程度,我族内最强一位铁血长老也被其彻底压制。”

    “是!”

    ……

    一星真灵巫师手持极度深渊魔法杖,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观察着。

    虽说这柄魔法杖乃是此次任务的道具而已,但它的出身,却是源自于初代巫师之王,那个被誉为巫师历史上空前绝后伟大存在,近乎等同于神话一般存在的手中,特殊意义自然非同凡响。

    若是能从这根魔法杖上破解出一些初代巫师之王真理奥义,即使只是初代巫师之王能力的微不足道部分,也足够普通巫师受用一生了,便是真灵巫师们也会趋之若鹜,这一点从初代巫师之王四位弟子身上就能看到一些端倪。这位智慧超群巫师仿佛拥有着无穷无尽吸引力,等同于普通巫师眼中真理奥义的存在,无数后者追逐。

    “不愧为初代巫师之王的作品,即使只是圣痕巫师时期的过度魔法杖,其中所包含的真理奥义竟然已经到达如此程度,其中奇妙心思,已经不仅仅是照搬材料性质的开发,更是将功能作为完全适应自己重新设计,一些细微之处的符文构造,难以置信,大概也只有在真理之面那等无上巫器辅助下才能如此吧。”

    叹息着,虽然这柄魔法杖仅仅只观察了几个月时间,但对于这柄魔法杖的奥秘,依然让其彻底沉醉。

    “即使是现在我的,用这根魔法杖也不算过时,可惜了……”

    只是不知一星真灵巫师口中的可惜,源自为何。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