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三章 深渊战场(八)

    短暂拜访后,雷泣之王与灭世者之王梅尔隆威石相继离去。

    隆隆隆隆!

    永恒天空之城机械摩擦噪音还未降低,二代巫师之王来到一座饲养通臂巨猿奴隶怪物的山上,似是在进行某些无意识思考,目光深沉,看向山林之间那群嬉戏玩耍的壮硕猿类生物,大约数百头,都是猎魔远征临行前抓捕过来,供未来战争损耗使用。

    永恒天空之城实在太辽阔了,其他类似这般饲养的奴隶族群不知凡几。

    豁然,一头长着白色眉毛的通臂巨猿,两米高体魄双手拄着地面,一步一步缓缓走了过来,沧桑岁月让它的肌肤看起来无比褶皱,没有弹性的垂下,却并没有害怕面前这位完全收敛气息,与自然规则完全融于一体的神秘巫师,就这般在巫师面前几米处停住后缓缓坐下。

    “哞哞哞哞,哞哞哼哞……”

    老巨猿胡乱的指着,发出简单怪调,让沉思之中的二代巫师之王一怔,这种自己一个呼吸都有可能辐射死的小东西,竟然主动靠近自己?

    宛如星空一般深邃的三色光眸看向这个不起眼小东西,二代巫师之王从对方的比划和哞哞吼声中,看出了低智慧原始生物对于自己的敬畏,可惜,却连意志沟通都无法做到,渺小、卑微、不堪。

    一道意志波纹后,二代巫师之王轻易便得到了这个奴隶怪物的信息。

    “尊敬的巫师,我觉得自己和它们不一样,我想看到外面更广袤的世界,除了自由,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吸引到我。”

    对于老猿人所表达的话语,二代巫师之王不屑一笑。

    作为远古巫师的代表,手中杀戮用尸山血海形容再适合不过,虽然之前远没有黑巫王名气大,但论杀戮,却可一点也不必黑巫王差到哪里,巫师对于奴隶怪物军团的建设提案,便有它的一份原始功劳!

    现在,一头奴隶怪物,仅仅比实验室标本更幸运一点的小东西,竟然在和自己表达这些?

    诡异一笑,这头老猿仍在哞哞乱叫比划着,大概对之前负责放牧的巫师也做过类似事情吧,这些受过现代化教育的巫师们都有着较为柔和的世界观,并没有对这么一头特别的奴隶作什么出格的事,但作为远古巫师的二代巫师之王……

    啊哞!

    随手一伸便将这头老猿抓起,被时空之力压制得与手掌完美契合,就像抓着一根宇宙大世界热狗似得,紧接着真理之面下大口一张,露出机械密布的一排排獠牙,“吱吱呀呀”惊恐挣扎尖叫声中,直接就被塞进了嘴巴,不停咀嚼着,在口中汁液四溅的样子,美味极了。

     片刻后,老家伙从山丘上站了起来,缓缓向其他方向飞去,喃喃道:“安东尼奥和格林这两个家伙,开班学院教育出的小巫师们究竟怎么了,这些奴隶怪物竟然都不再害怕巫师了,哎……”

    不过热衷于恢复上古巫师荣光,通过战争宣扬巫师世界雄威,并以此拯救巫师世界的二代巫师之王显然没有心思再去开设巫师学院,塑造出“给我无尽的知识,我便以自身为支点,撬动无尽世界”和“巫王有路勤为径,真理无涯苦作舟”之后的第三句至理名言了。

    山丘上发生的一切,没有被任何人知晓,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是永恒天空之城平静的一天过去。

    咻!

    二代巫师之王来到永恒天空之城核心,普米罗修斯一具水晶棺分身正在研究着眼前的机械人构造,二代巫师之王真理之面下三色光眸瞥了一眼,淡淡道:“这个是泉祖世界群那边混进来的卧底吗?也太弱了些,比黑色终结者差远了。”

    亦师亦友,两人早已熟悉了彼此的一切,远超过格林与三位弟子之间的关系,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普米罗修斯一边拆卸着标本,一边回应道:“各大泉祖应该都不会放过这次绝好机会,这个东西应该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不是想要潜入永恒天空之城也不会这么早被发现。不过这个小东西,虽然弱小得微不足道,却是人为设计建造,动力采用的是机械振动收集装置,一些材料也很有意思,看来泉祖世界群那边接触到了一个相当有意思的智慧族群啊。”

    其实这些不必普米罗修斯多说,戴着真理之面的二代巫师之王早已洞察了这一切,但就像普米罗修斯说的,这个小东西虽然有特色,但在本质原理上却存在着巨大缺陷,相比于终结者的科学知识体系,确实不值一提。

    没有对这个小东西起兴趣,二代巫师之王平静道:“诡化师那边愚者过来接触后,出于对初代巫师之王禅位时秘密交代的一些信息考虑,我觉得此次猎魔远征还是尽量不要太过于稳健为好,因为,这不是四环真灵巫师还有愚者它们所代表的规则想要看到的!”

    “这些命运之须,恩……或者叫维度意识的家伙们,如果有一天巫师们面临着突破维度次元或纵横虚空、无限微观选择,第一个除掉的就是它们,那些高纬度生物们很可能就是通过它们在影响着这里。”

    说着这些维度次元神秘之事,普米罗修斯就像在呼吸吃饭一样,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谁也不知道,以圣塔之书规则真灵奉献的四环真灵巫师早已被普米罗修斯惦记上,随时准备捏死的样子,毕竟这些被普米罗修斯称为命运之须的家伙们,实力都不算太强。

    “还有一个好消息,六星那边的任务已经完成,《命运之书》再添加了一张命运之页,哼哼。”

    阴森冷笑自真理之面下缓缓流露,二代巫师之王缓缓道:“除了黑巫王,还没见过谁能抗住两张命运之页的,甚至现在黑巫王成这样也许便是当初那两张命运之页效力也说不定,只是比起那些家伙更延迟了些,但终究躲不过这一劫。哼哼哼哼,现在我们凑足了六页,虽然对那些无相魔祖们没有用处,但趁着此次大会,票议权算什么,等猎魔远征过后这些命运之页效力也差不多该显现出来了,无尽世界终究是实力决定一切!到时候猎魔远征成功,我这位二代巫师之王也足以凭借猎魔远征功绩,完美禅位谢幕了。”

     美好的幻想,美妙的结局,二代巫师之王没有说得是这般功绩在未来巫师世界历史评价中,说不定已经超过初代巫师之王,也是尤未可知之事。

    普米罗修斯对于自己这位导师自然十分了解,也没有打断这位导师的美好幻想。

    “也好,票议权终究只是个幌子,我也不相信凭借这些票议权真的能决定深渊魔族战败后的利益分配,终究还是会由实力决定一切。不过导师也不要忘了,回归上古巫师世界群我们面临的真正敌人是混乱,不是这处深渊战场的族群议会,命运之页来之不易,还是小心利用吧,也当为后面的巫师之王们留下一些积累。”

    二代巫师之王傲然道:“放心,我会认真观察那些配得起命运之页的敌人,不会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