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一章 深渊战场(六)

    “关于巫师,你们诡化师了解多少?”

    诡化师世界群中,一位大罗汉金刚向诡化师智者问道。

    对坐两人,喝着春饵茶,这是诡化师世界群的一种特产,由于诡化师生于自然规则神秘之力,因此对于自然神秘之力情有独钟,恰巧,在这个世界群的一种飞蛾,在秋季死亡前的粪便便蕴含有一种奇异之力,再加上那种特殊馨香,便将这种飞蛾秋季死亡前的粪便,做成了这种春饵茶。

    竹筒木杯,智者抿了一口后,低沉道:“说起来,诡化师对于巫师的了解程度,恐怕要远远超出铁血星河的。若非石中剑遗失,无法诞生出新的圣者,诡化师一族对外少了最强武力威慑,不得已趋向于保守策略,否则邀请巫师的应该是我们才对。”

     一声叹息,圣者将手中竹筒茶杯放下。

    圣者、贤者、智者、愚者,于诡化师一族中各有所长,若在平时圣者几乎是最闲暇的,也是最无关紧要的,否则也就不会有“石中剑,不开封”话语。

    奈何现在这般对外战争时期,武力胜过于一切,而圣者代表的便是诡化师最强武力,却偏偏因为那场大战,不仅仅是上一代圣者陨落,连石中剑也就此遗失,让诡化师一族丧失了下一代圣者晋升可能。

    另一边,与诡化师圣者的稻草人形象截然不同,大罗汉金刚乃是一个八臂类人生物形象,通身金体,没有一根毛发,五官与巫师大体相同,脑袋后面几个不同色泽光圈照耀,美轮美奂,看起来既庄严又神秘。

    “石破天惊,早便对诡化师一族的石中剑有所耳闻,常被梵祖提起,可惜此次未能目睹威能,实为遗憾。”

    说完,大罗汉金刚也将手中茶杯放下,委婉叹息。

    “不过还有一事,既然已经从位面监察者那里得到深渊魔族正在开启虚幻之门信息,为何还要如此怂恿铁血星河,一定要让巫师加入联盟,我们的既得利益也因此大受损失?毕竟传闻,这个族群的确有着非同一般凝聚力和创造力,实力惊人,周边的世界群落已经被其打击得溃不成军,无法对其再造成任何威胁。”

    听闻梵祖想要见识一下石中剑威能,智者稍稍一顿,不过紧接着对方话语再次转到巫师后,诡化师智者也就不再谈论石中剑话题,转而到了巫师身上。

    “其实,关于巫师,虽然是由暗中我怂恿铁血星河邀请,但实际掌控着一切发生的却是愚者。其他的就不必多说了,想来你也该明白。”

    诡化师圣者大有深意道。

    愚者!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层次,对于那些玄之又玄的神秘学、维度次元时空学、因果关系定律学、万事万物规则道理等等,都有了一定涉及,因此对于诡化师一族的愚者,自然也稍有了解,就像巫师世界的真灵巫师们都不愿多提四环真灵巫师一样的道理。

    “如此……也好!还是谈一些实际的吧,议会决定给予巫师多少票议权?梵语金刚倒是无所谓,无极神盟那里态度还不明确,但是冰霜吞噬兽一族对它们只有六十六票表决权很不满!按照它们的意思,我族梵祖却未至,而冰霜兽王则是亲临战场,对此十分不满,现在既然位面监察者那面得到了深渊魔族明确信息,为了梵语金刚的最大利益,梵祖也已经在赶来的途中,相信不日便会到来,届时将代表梵语金刚与冰霜吞噬兽洽谈。”

    诡化师智者停顿了一下,稍稍沉默。

    说实话,诡化师对于各族而言都不是最大威胁,各族也都愿意交好,这也是因为诡化师几乎没有强烈对外扩张态度,在如今石中剑遗失后,这方面倾向更明显了。

    而这位大罗汉金刚来自己这里,也绝非只是为了做客,随意问的一些问题,诡化师一族与梵语金刚关系并没有到达那个程度。

    而且从对方询问的几个问题中来看,虽然表面上是随意而为,但却都直指隐晦中的敏感,极有可能是在试探诡化师一族的态度,甚至于这外来三族表面上看矛盾重重,但内在却是要有和常年与深渊对抗而实力大损的铁血星河、母巢、诡化师分庭抗争,提高整体票仪权之势。

    事实上而言,就此处议会的整体绝对实力,是应该碾压深渊一族在此处战场投入的力量,但就是因为各族分散战斗,小族倾向于保存实力,怕主宰发生意外后就此灭族,而大族则在不停相互攀比,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那些类似于各个泉祖的中等族群又想在不投入过多实力的情况下分一杯羹,这般又如何与团结一致的深渊魔祖战斗?

     正是由于种种这般,对抗深渊世界的扩张,各族才不得不集结数倍于深渊世界实力的联盟议会,与其形成平衡后再慢慢压制回去。

    接连想到了许多,智者的回答也就更加谨慎了。

    “梵语金刚和冰霜吞噬兽的矛盾争端,不是诡化师一族能够明确插手的,届时梵祖到来后两族再行会务进行磋商,实在不行就拿到议会提案上,和巫师的票仪权问题一起解决。至于巫师的票仪权,我们三族也都交换过意见,还是之前的规定,在看巫师军团投入实力的情况下,以一百票作为上限,各大族都可对此进行评估,取中间值,但不论如何以后巫师成为此处深渊战场的第七大族却是毫无疑问。”

    外来三族包括那些小规模族群的票仪权,也是由这般制度产生。

    这般制度的好处在于客观,评估太高等于损失自己的利益,评估太低又等同于塑造敌人,需要慎重考虑。

    几乎没有问到什么有价值的明确信息。

    “也好!这样一来,除了无极神盟作为联盟没有绝对主导权外,其他六大族群的王者都聚集起来,若是能够达成有效的契约,相互妥协,这处处战场我们就算是结束了纷争时代,可以开始全面总攻了。”

    正说着,这位大罗汉金刚缓了缓,又接着道:“说起来,巫师也挂这个联盟的名头,结果却是由巫师完全主宰一切,这个所谓的联盟乃是名存实亡,巫师在联盟内部拥有着无可撼动的绝对统治地位。希望这个联盟不会像深渊一样,走向无休止的扩张之路,不然的话,说不得几个纪元后,我们又要面对一个新的敌人了。”

    “最好如此。”

    诡化师圣者同样喃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