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深渊战场(一)

    二代巫师之王,对于初代巫师之王格林所说的巨龙一族也有研究。

    就种族天赋而言,同阶级生命体之中,巨龙一族属于相当强横的存在,不论是体魄进化程度、智力的逻辑思维开发程度、对于能量的控制运用,甚至于可塑性,客观而言都十分强大,若非因为族群数量过于稀少,没有组成社会性,假以时日发展为一个文明世界族群也不是不可能。

    而根据初代巫师之王格林的研究线索,巨龙一族数量之所以如此稀少的原因,很可能是一种血脉诅咒!

    不言而喻,这个诅咒的施术者,必然便是战胜者邪龙一族了。

    “巨龙一族?”

    哒、哒、哒、哒。

    二代巫师之王手指尖无意识敲击着座椅扶手,看向这头缩小至两米左右的邪龙使者,灰白色真理之面下流露出许些饶有兴趣的邪恶弧度,低沉道:“巨龙一族,乃是初代巫师之王还未成霸业时期,征战一方偏僻世界后收服的族群,并已经和初代巫师之王签订了契约,虽然在联盟中地位不够,但因为与初代巫师之王的特殊关联性,哼哼哼哼……”

    不置可否,二代巫师之王三只眼睛直勾勾看向邪龙使者。

    在场其他众多真灵巫师,以及两位联盟主宰,均一副以二代巫师之王马首是瞻的样子,没有说话。

    邪龙使者感受到了空前压力!

    能够轻易集结这般多主宰,并且实力层次已经达到如此惊人程度,再加上先前探查到的这支无与伦比军团战斗力,巫师一族的力量,只怕要胜过邪龙一族太多!

    心里有了这般决断后,邪龙使者道:“据我所知,正在有一个强大的族群在秘密谋划对付巫师一族,我可以代表吾王与贵族签订命运契约,只要巫师一族不再保护麾下庇护的邪龙遗族,邪龙一族便不会与巫师为敌!”

    嗤……

    一声嗤笑,竟是上演空手套白狼把戏。

    周围追随着也纷纷露出轻蔑姿态,二代巫师之王不耐烦站起来,讥讽道:“我还以为阁下横跨虚空前来,必然会带来什么惊喜,没想到竟是看低了我们巫师一族,你当巫师怕了那些泉祖不成?想从巫师一族麾下白拿好处,阁下还是先好好解决了万兽联盟麻烦再过来吧,不瞒阁下,万兽联盟也对巫师联盟很感兴趣,并且开了相当优惠条件,哼哼哼哼。”

    看到二代巫师之王就要起身离去送客的态度,邪龙使者再也按耐不住。

    “巫师之王不再考虑考虑?少个敌人总比多个敌人好!我邪龙一族这般多年来,从来都是主动向外扩张,万兽联盟仅仅是勉力支撑罢了!”

    二代巫师之王当真停下了,真理之面下三色光眸宛如浩瀚星空,以肆无忌惮暴虐态度,俯瞰向这头邪龙使者。

    “邪龙一族不怕就此灭绝的话,到时候攻打过来便是,巫师一族不会畏惧任何敌人的挑战,包括深渊世界!现在的巫师联盟,已经不是初代巫师之王统治时期的妥协者了,哼哼,吾乃巫师世界第二位至高无上王者,誓要让巫师世界威名传遍虚空!再不滚开,就别怪我了,在我眼里,捏死你就像捏死只虫子一样容易!”

    邪龙使者暴怒,正要说些什么,却被身边的情青面獠牙面具的鬼火一把拉住。

    “快走!”

    与这位流浪主宰数十多年,却从未见过这位好友如此紧张,看来应该是两人准备的特殊逃亡手段已经被对方识破。

    有了这般觉悟后,邪龙使者猛的停下身子,不再多言,直接便转身离去了。

    “哼……”

    二代巫师之王一声冷哼,一场不愉快的会面就此结束。

    跟随在二代巫师之王身后,一圆真灵巫师老巫婆也不尽一声讥讽。

    “我以为是什么好事,原来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偏远世界群想占巫师联盟的便宜。嘿嘿嘿嘿,每个人都知道深渊世界乃是被无尽世界次元位面排斥,必败无疑,到时候留下的六个大世界群空白地带,才是真正的混乱开始啊,在利益面前只有弱肉强食,哪有什么盟约,那泉祖世界群还能给于一个世界群的好处不成?无知跳梁小丑!”

     猎魔远征土中不大不小的事,本不值得说些什么,这般的事件在二代巫师之王不算长的任期内已经发生了不少次,对于他人而言算得上改变历史进程的事,站在巫师之王角度却因为频繁发生而不值一提,但却又因为发生在猎魔远征的特殊时间内,被有心之人记录下来,成为一段历史。

    ……

    虚空星陨大世界,已经随着多方战争的持续投入,被彻底轰成了千百万块碎片,在虚空中飘荡。

    “从没想过有一天,我竟然会和一只虫母并肩战斗,可悲可笑!”

    象鼻状的金属头盔上留下三条爪痕,肩膀上的光束粒子短炮也已经被折毁,这名铁血将军胸口处的伤口深渊气息弥漫,仿佛有自我意识生命似得,拼命向这位铁血将军体内钻去。

    “少说两句话,说不定你会活得更长一些,坚持到我把它打败后,再把你慢慢吞掉,消化成粪便后再排泄出来,让我的孩子们继续分食,嘶嘶嘶嘶。”

    说话的是一只来自母巢世界的虫母。

    单看面庞,这只当真是一位绝美的女子,漆黑长发和诱人红唇,然而下半身却是一直肥胖的蜘蛛,并且还有密密麻麻的小蜘蛛爬开来爬去,看起来虽然肥胖,身形却相当灵活,只是蛛腿却断了一根,一条巨大的伤口几乎贯穿了腹部,险些将其撕成两半的样子。

    话虽如此,但看两人真实狼狈模样,不过是强颜欢笑罢了。

    另一边。

    “邪邪邪邪邪!”

    虚空之中的沙哑邪音,被数不清丝网黏在一块虚空岩石上,这块虚空星陨大世界爆炸后的残片,不知见证了多少生灵的送葬,各色的鲜血已经将将其彻底浸透,一个苍白平滑面庞的怪物将丝网一点点撕开后,露出腹部正在发出邪笑的大口。

    一圈圈牙齿,宛如旋涡般,狰狞可怖。

    “一起死吧!”

    三米高黑影瞬间挣脱了丝网,两人似乎已经预知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重伤的铁血将军和虫母不再过多挣扎,迎接着那最纯粹黑暗冰冷的深渊洗礼。

    噗……

    一抹幽光,轻而易举将虫母身体撕成两段。

    铁血将军缓缓摘下头盔,深绿面色带着许些苍白的虚弱,四根獠牙的大口“吼”的一声咆哮,下一刻便被这头深渊魔族肚脐处巨口中弹射出来的舌头贯穿了。

    血光四溢,两具尸体在漂浮,与虚空中无数的残骸、尸体并无二样。

    远方“轰隆”、“轰隆”的火光映照着一群又一群深渊魔龙阴影,这个深渊魔族收回舌头后,不再多看两人,也未发动深渊召唤,就这般独自去寻找混乱战场上的下一个目标了。

    对于深渊魔族而言,对抗同阶级一杀二、一杀三、甚至于一个杀一群,都是再正常不过之事。

    因为在所有深渊魔族的记忆中,自己永远都是被围剿的对象,被挑战的存在,作为人们最恐惧的魔王,等候那群渺小卑微者的无力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