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暗中出卖

    巫师离开了,对于这里的人们而言,仅仅是一段微不足道小插曲罢了。

    与此同时,天气也变得诡异起来。

    按照沙暴世界往年记载,雨季一般持续七天到半个月便已经是极限,而此次雨季却达到惊人的二十三天,甚至导致主城的内涝,这真是史无前例的讥讽!

    沙漠的沙虫也因此出现大量锐减。

    “格林,你说那个巫师说的泉祖是什么意思,难道泉祖世界群真的打算插手这里,和巫师们进行战争?”

    米莉猜测着,随即摇了摇头道:“以泉祖世界群的一片散沙状态,和现在的巫师世界争夺,无异于自寻死路。”

    格林想了想,却道:“也许,这个世界本来就属于泉祖世界群统治范围?”

    “怎么可能?若是如此的话,以泉祖世界群的特殊存在方式,必然会在这个世界形成巨量的水元素,绝不可能是如今这般干旱状况。”

    米莉先是本能否决后,紧接着又从巫师全方位思考的角度,自我否定道:“难道是特殊功能的泉祖?比如,汲取走水元素的泉祖?”

    格林没有说话,似是也在对此进行大胆假设思考。

    远处,几名皮肤黝黑的矿工走过来,脸上热情洋溢,今年格外延长的雨季,对于城内地势较低而内涝的皇宫贵族是一次损失,但对于城外零零散散生活的贫苦人们则毫无影响,不但将所有盛水容器装满,还学着格林、米莉,种植了一大片沙棘树苗。

    除了被淹没大片宫殿、工厂的贵族外,最惨的要属城内供水商人了,几乎可以预见,所有供水商人都要苦上一年了,尤其是那些储存了大量纯净水资源的家伙。

     “格林,这处贫矿我们已经开采得差不多了,这次雨季这么长,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深入一下沙漠,寻找一个更富有的晶石矿挖掘,你说呢?”

     这位老矿工有四十多岁了,对于这个世界贫民阶级普遍五十几岁生命而言,已经属于晚年,但对于这个世界贫民,却是活到老干活到老,干不动了也就意味着该死了。

    格林一边摘着雨后沙果,一边向远方沙漠看去,慢悠悠道:“按理说,旱季的时候即使这里也不算安全,都是因为这些沙棘树的根,聚拢水份,才让这里开采矿石还算安全,暂且还没有发生沙虫侵袭事故。但如果脱离这片盐碱地,去了沙漠区域,至多半个月,沙丘下的水份就蒸发殆尽,到时候即使有富矿,我们也没命开采。”

    格林也知道这些矿农的苦衷,皱着眉道:“我看之前那位巫师应该有些来头,坚持一下吧,说不定过几年就有转机了。”

     ……

    时间流逝,又过了三年。

    接连三年,雨季一次比一次长,最后这次竟然破天荒的达到三十天,这可苦了城里的人们,贵族们争相将厂房财产转移到城外,原本的城墙此刻已经变为湖泊防水大堤,绿洲因此扩大了几倍,贩水商人全部都已经破产转业。

    相对的,格林这片沙棘树林也不知升值了多少倍,附近的人家已经增长到三十几户,并在绿洲充足水源供给下,开发出一大片良田,曾经的矿工如今都已经转化为农民,格林、米莉的名气也因此越来越大。

     又到了一年一度雨季,人们都在猜测着今年雨季能持续多久。

    “好像有点不对劲。”

    夜空,站在瞭望台负责观察天象的观星师道:“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颗奇星记载,几个月前无故出现在东南方,按照那些商队所说,在东南方乃是一颗血色月亮,我们这里因为太偏远而看不清全貌。”

    其实用不着观星师,人们肉眼也能分辨出遥远天边多出的这颗星星,只不过没人在意罢了。

     除了……格林和米莉!

    “谍影巫师后的猎魔远征,灭绝掉这个世界的沙虫后,以巫师的高等文明水平,征服这个世界的土著亚人将是轻而易举事情,我们的运气倒是不错,赶上了一次猎魔远征。”

    即使是观星师也不能理解那颗血色月亮代表着什么,但作为沙暴世界生物的本能,却能够隐隐感受到身体本能的颤栗不安,心血来潮般的惊恐不详。

    连续数年的绵长雨季,加上一种未知寄生虫的传播,沙虫的数量一减再减,尤其是幼生沙虫,虽不至于灭绝,但却极大方便了沙漠商队的出行,大大增强了各大林绿洲王国之间的交流。

     ……

    未知沙漠,深层地下。

    “消灭它们!?说得轻巧,你可知道它们是谁?它们可是巫师!毁灭无数世界,灭绝无数生物,带去无尽恐惧的巫师!”

    晶矿堆成的小山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融化,而随着幻影的咆哮,晶矿小山的融化速度更快了。

    晶矿小山的下面,则是一支百米巨大沙虫,恳切道:“伟大的宇旱泉祖,先王对您的供奉一直未曾减少,沙暴世界也是您的私有领地,沙虫一族为您守护这个世界几万年来,尽心尽责,忠心耿耿,您可不能抛弃我们!”

     说到最后,这条巨型沙虫竟有些悲腔了。

    “哼……”

    晶石山上的泉祖虚影缓声道:“按照我和巫师的协定,已经将沙暴世界连同其他几个分支世界,打包卖给了巫师,正在逐步抽离分支这个世界的旱泉之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根本不知道那些巫师的疯狂可怕,现在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尽快召集沙虫一祖精锐直系,我会尽快打开传送门,寻找一个新的世界提供给你们驻守。”

    原来,这位泉祖竟然已经在暗中将沙暴世界连同其他几个周边世界,一起卖给了巫师!

    也不知巫师付出了什么代价。

    “不,先王还没有找到,它只是暂时离去,我们不能走,没有先王的命令,沙虫一族绝不会离开沙暴世界,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沙虫咆哮着,誓死不从样子。

    “你没有资格和我这么说话!”

    那边的虚影也怒了,这也就是看在沙虫一族这般多年来为自己守护沙暴世界尽心尽责才大发慈悲,没想到对方竟然不领情,不领自己的好意。

    “不走的话,那就去好好体会巫师的恐怖,等待被灭绝吧,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的脚步。运气好一些的将会成为他们的奴隶,成为他们的意志爪牙,成为他们攻打下一个世界炮灰。”

    咔嚓,嘣!

    晶石山崩溃,留下这只巨型杀虫孤零零站在原地,为泉祖所渲染出的巫师而恐惧着,却无法退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