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沙虫袭击

    一天后。

    格林也醒了过来,溺塔却比格林更像公主的忠诚护卫,几乎寸步不离,守护在米莉左右。

    “这是姆达尔莫最甜美的水果,名为幼麟,富含丰富的生命活力,在姆达尔莫王国也只有当地最名望的贵族才有资格享用。当年我父亲意外得到了几枚,一直用冰能沙晶保存,现在也只有您这样的地位尊贵之人才有资格享用它。”

    鲜红色水果,好似一团火焰,倒是和巫师世界火龙果十分相似,却更加馨香,大概是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它变得更加鲜美芬芳。

    可怜的格林,醒来以后就被溺塔无视了。

    毕竟只是跟在米莉身边的随从,而在这个沙虫统治的世界里,普通人类之间武力高低仅限于个体层次,根本无法实现质变,凌驾于群体之上。

    动作优雅,溺塔将幼麟果切成精致的花瓣状后,用水晶盘混着冰渣端上,在沙漠中的如此待遇,便是皇族贵室也不过如此罢了,这还未完,溺塔又伸出戴着宝石戒指的手向后面招了招,仆人赶忙“嘭”的一声打开红酒瓶木塞,倒在了幼麟果冰渣上,让冰渣融化后的鲜冷香诞彻底混合。

    格林好像在观察生物本能的智者,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回忆着自己巫师学徒时的一幕幕。

    “哦,阁下太客气了,竟然用如此贵重之物招待。”

    米莉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扮演的是一位亡国公主,正努力适应着自己的角色,体验着与格林的第三生。

    “叫我溺塔就好了,我希望我们这一路上,能像朋友一样真诚对待,你说呢?”

    溺塔火热专注的看着米莉,米莉作出娇羞状。

    按照道理,有人在自己面前明目张胆勾引自己老婆,即使是巫师也会暴怒生气,然而怪就怪在格林、米莉虽然努力将自己沉浸在一个个世界中,却仍然不忘自己的高等生我本质,仅仅是当做一次游戏,一个体验而已。

    正在这时。

    门外的嘈杂声渐渐变得混乱起来,沉浸在美好中的溺塔被身后仆人提醒道:“少爷,是沙虫袭击!”

     仆人声音十分惊恐,然而已经有数次出航经历的溺塔却在瞬间严肃后,对米莉宽慰道:“放心,这是最大的沙漠之舟,储备水很充足。而且,船上还有一些秘密武器,就算是那些体型超过十米的大型沙虫,我们也有应对经验。”

    一个安慰性微笑后,溺塔带着随从向甲板上“咚”、“咚”、“咚”走去,格林也默不作声跟了上去。

    吼……

    打开木门,甲板上和甲板下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世界。

    “咚”的一声,一个家伙摔倒在溺塔、格林面前,满脸惊慌,向后爬着,然而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一条两米左右沙虫便猛得扑了过来,沙黄色角质层好似金属般坚硬,倒刺在这个仆人身上留下密密麻麻血洞,彻底刺伤。

    “救我,救我!”

    杂役竭尽全力挣扎,想要将这个缠绕自己的东西推开,刺进体内的倒刺让他痛苦欲绝,双手死死抵在沙虫张开六片花瓣般长颚嘴巴的头下,泪目闭眼,无比惊恐绝望。

    格林也看清了形式。

    这四架沙漠之舟商队算是倒霉,竟碰上一窝沙虫群袭击,相比于从沙丘下一跃而出的一条条两米、三四米沙虫,那条正在被众多高压水枪全力对付的十余米成年母沙虫才是真正大块头。

    “轰”的一声,母沙虫被高压水枪伤及,猛的抽在船头,整条沙漠之舟都被抽飞开数米,几个倒霉的家伙掉了下去,在沙丘上还没挣扎几下,转眼间便被数以百计巴掌大小幼年沙虫分了尸,连骨头都没剩下,只能看到鼓动的砂砾好似沸腾的水。

    一般意义而言,沙漠之舟商船队所能应付的最大规模沙虫群便是如此了,再高级沙虫或者更大规模沙虫群若是出现,商船队便是十死无生。

    甲板上胖肚子商贾汗流满面,身边几个抓着水袋的仆人东倒西歪,甲板边大片破碎,总管惊魂未定,刚刚差一点他就被母沙虫拍成渣了,此刻拿着高压水枪的双手仍止不住颤抖,心理素质最好的总管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其他人。

    在沙漠之虫前面,这些苦苦求存的人类是如此渺小。

    “快,快拿水来!”

    溺塔朝身边的仆人喊着,同时拿起旁边桅杆,也死死滴在了被沙虫压在身下的仆人头上,阻止沙虫恐怖的嘴巴落下,腥臭粘稠口水流成了一根丝。

    到处是惊恐吼叫和哀嚎,被沙虫压在身下的家伙,随着沙虫不断挣扎过程,已经被倒刺钩得伤痕累累,在不救下肯定是活不了了,千钧一发之际,格林更得拿起旁边滚落的反手刀,朝着杀虫头劈了过去。

    “当”的一声,宛如劈在了一层厚重盔甲上,格林的刀砍掉几根倒刺后,卡在了沙虫的坚硬角质层中。

     “没用的,它们已经脱离幼虫阶段,长出甲壳了!”

    溺塔大吼着,手中桅杆木头显然也已经支撑不住了,发出“嘎吱”的声音,随时可能断开,被沙虫压在身下的仆人伤口处流出大量鲜血,身体也渐渐松软,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格林没有说话,在这个世界的设定,格林乃是米莉最忠实护卫,也是普通人类中较强的武士,无需多言。

    这个世界的反手刀很有意思,乃是逆向刀刃,反状月牙,格林在抽回反手刀后,二话不说再次劈下。

    奇迹出现了!

    随着格林第二刀仍然准确无误劈在沙虫同一处,这次“噗”的一声,格林沿着先前一刀劈开的缺口处,刀身彻底没入沙虫体内。

    嘶吼……

    沙虫猛的挣扎两下后,随着大股绿色汁液流淌而出,身体渐渐松垮,像一坨死肉压在了昏死过去的杂役身上。这时,先前去找水的仆人才匆忙取来一个水袋,惊慌失措间浪费了很多水,倒在沙虫尸体上,奇异的是即使沙虫已经死去,水仍然和沙虫发生剧烈反应,好似最强烈的熔酸,将沙虫尸体腐蚀了大片。

    “不要浪费水了!”

    溺塔朝这个已经彻底惊慌的仆人大喊着,制止了仆人浪费水资源的行为后,喘息间看向格林道:“阁下好身手,竟然徒手杀死了一条成长期沙虫,不愧为公主殿下的贴身护卫。”

     格林淡漠道:“我听国王陛下说,在真正的勇士面前,没有什么是劈不开的,一刀不行就两刀。”

     此刻的沙漠之舟甲板,不时有沙虫从沙丘中一跃而上,猎取上面的船员作为食物,而船员则在不停用水作最致命的武器予以反击,正和格林说话的溺塔猛得注意到自己父亲的危险,一声大喝,也顾不得这边了,便朝着肥猪似得商贾冲去。

    格林也注意到了那边情况。

    一条三米的更大体型沙虫在杀死一位杂役后,将尸体摔下沙漠之舟,转眼间便被隐藏在沙下的数不清不到一米幼虫分尸,它在饲养幼虫,随即又向商贾冲去。

    这时,格林却见商贾从衣袖中手忙脚乱拿出一包纸袋,满脸心疼的样子,一边逃跑一边将纸袋朝着沙虫洒了过去。

    漫天红色粉末飘散。

    “呃!辣椒粉?”

     奇异的是,被辣椒粉笼罩的沙虫好似发了疯似得,不但不再追击商贾,在甲板上拼命挣扎了一会儿后,便滚下了沙漠之舟钻进沙丘,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