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意识疾病

    “恩?巫师?”

    紧接着格林注意到轮子上的巫师符文,以及轮子中央人头上的残**,虽然有了人工修复或者说疗伤痕迹,但灵魂上却有些混乱波动。

    应该是意识方面有些问题,处于精神分裂幻想状态,或者说思维不健全。

    这个怪异形态巫师看着格林,甩了甩头,努力想让自己努力保持意志清醒,却似乎只是徒劳,短暂的挣扎后又恢复了浑浑噩噩状态,口齿不清发出“哼哼哈哈”声音。

    轰!

    突然,格林周边水流异动,好似无穷无尽的旋涡,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吸扯过来,而这个人头后面的轮子也因此高速旋转起来。

    这一切对于格林自是无用功,伫立于海底沟壑水中,纹丝不动。

    “应该不是机械巫师改造,否则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机械巫师真的把自己改造成这般异类,也绝不会用如此简陋方式修复自己头上的创伤,更何况灵魂受创。看来这片幕达拉海域的种种异类传闻,乃至于被这个世界原始生物们称为魔鬼之地,就是这个疯子巫师在作怪。”

    这般想着,格林伸手,将四周海域牢牢禁锢。

    上一刻还狂暴激荡的海流,此刻竟温顺得像只绵羊,只剩下最微小波动,这片海域又恢复了往日的诡异平静,透出一丝压抑的平静。

    招手,这个口中“哼哼哈哈”的人头轮子,便不能自已的被格林摄了过来,漆黑的轮子“嗡嗡”的转着,在格林身前十余米处挣扎。

    “哦?原来是命匣。”

    待格林看清高速旋转轮子上的符文设计后,确认了这位残存巫师之所以如此的原因所在。

    看来是在它命匣重生后,由于短时间的虚弱,之后又发生了一些危机,导致灵魂受创,意识变得混乱不清,而在它偶尔短暂的清醒之中,则用最原始方法修补了自己命匣上的损伤,却无法恢复意识上的损伤了。

    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若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只怕将是发现外星人、获得惊人机缘、外星人遗迹等等的传说,但对于格林,却只是一个小插曲,无关紧要。

    不过如今既然碰到了,那么就顺手吧。

    一缕蔚蓝色光斑涌入这个命匣巫师的体内,不停“哼哼哼哼”挣扎低吼的命匣巫师突然镇定下来,紧接着混乱的眼珠渐渐被蔚蓝色光斑代替,恢复清明,在不经意之间格林甚至为这名巫师带去了生命质变。

    “您,您是……”

    犹如做了一次意志上的精密手术,这位巫师从疯魔状态恢复,认清了格林后,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颤颤巍巍问着。

    “距离第三次文明之战已经过去很久,巫师世界也因此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个世界只是巫师联盟中不起眼的一个资源世界,因此没有发现你的异常。至于我,只是一位在这里短暂度假的高级巫师,回去吧,建设全新巫师世界需要你的一份力量。”

    格林的话,让这个命匣巫师“咕嘟”一声,本能的咽了口口水。

    对于别人而言,也许已经过了相当漫长时间,巫师世界第五次文明之战都已经过去,但对于他而言,则还是巫师联盟与金属毁灭者文明的战场,巫师世界生死存亡的战争,竟有了一种恍惚隔世犹如梦幻的错觉。

     “我……”

    命匣巫师还想说些什么,面前的格林却已经消失了。

    ……

    噗通!

    格林被迷迪和汤姆安一起拉上甲板,在两人期待中,格林摘下蛙人眼睛和氧气面罩,从格林的沉默神色中,两人自是知道了答案,也没有多说什么,汤姆安的36E大波女友走过来,把汤姆安抱在怀中安慰,也算结束了这次远游探险,米莉则在为格林擦着身子。

    一年后。

    格林、迷迪、汤姆安同时毕业,面临着工作抉择问题。

    由热血到成熟,迷迪和汤姆安对于幕达拉的探险也渐渐埋在了心底,也渐渐与格林失去了联系。

    “格林,毕业后你打算做什么?”

    出租屋内,米娜穿着连衣裙坐在沙发上,看向床头电脑前的格林,问道。

    “销售类的我不擅长,那天的编辑社不错,你呢?”

    格林头也不回的说着,并指着电脑上的一张图片道:“看,这张拉姆德拉的名画中,把这些繁琐去掉,深层信息竟然是巫师文。”

     米莉看了眼,并没有对这些问题继续深层研究,拿起指甲刀修着指甲,两人俨然一副老夫老妻样子,而这个世界米莉的父母则一直反对着米莉和格林的事,却无济于事。

    “我家里让我回去管理企业,前提是离开你。”

    米莉平静道。

    “早知道我也学着你,选择一户资源丰富的高产阶级人家重生了,也省去许多麻烦。”

    格林一边说着,一边又道:“对了,前几天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竞选,应该是代表着武器销售的军火商利益集团获胜,看来这个世界又要进入新一轮混乱了。”

     “比起这些,我对于这个世界的自然生物更感兴趣。静下心来的话,站在低级巫师角度,这个世界的一些物种倒也有些奇异之处,比如说关于光元素的应用,经能够抑制元素生物成长,这在其他世界十分罕见。”

    五年后。

    汤姆安的婚礼,格林和米莉作为汤姆安的好朋友,应邀出席,可惜的是汤姆安身边的女伴早已不是几年前的36E大波妹,而是一位小鸟依人的金发女郎,而汤姆安也从那个胖墩成为精明能干的白领,事业相当成功。

    “格林、米莉!”

    大婚的汤姆安来到格林、米莉、迷迪桌席,十分开心,从他的脸上格林已经看不出任何大学时期对于探险的向往,各种各样的社会责任义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即使如今它的生活已经有了保障,但是更高的追求却让他不得不把自己的所谓“幼稚”强行抛弃掉,成了这个世界规则枷锁下压迫的一颗微不足道元素。

    至于那艘游轮,毕业的时候格林便收回了贩卖游轮的三分之一出资,虽然名义上这笔资金乃是从米莉那里获得。

    “恭喜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米莉、格林送上了属于自己的祝福,迷迪也早就换了女友,汤姆安热情的抱了抱几个大学时期的几位好友后,看向格林和米莉道:“你们才让我羡慕,不管经历了什么都在一起,从不分开,甚至从不吵架,这种真爱让我都有些相信你上辈子你们的因缘了,哈哈。”

    香槟酒代替了啤酒,笑声中,草坪上的几人干杯。

    “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酒后,汤姆安的突然问话让米莉略显尴尬,同时充满期待的看向格林。

    格林稍稍沉默后,吻了米莉的额头,一副幸福满满道:“等米莉准备好嫁给我的时候。”

    仅仅几个月后,格林和米莉在这个世界的婚礼便如期举行,人不多,甚至可以说为此米莉已经和家里吵翻了,作为孤儿的格林自是没有什么亲戚,双方也没有奢华的仪式,仅仅是绿茵草坪和鲜花白鸽,以及幸福甜蜜的吻。

    这种恍惚的意识,这种美满幸福,格林默默记住每一个细节,体会着一个人与两个人之间的区别,也努力遗忘着一些事情,用迷人的笑容代替了不多话语之间的空白,一次又一次的祝福,让格林感觉到自己的意志都为此受到了影响,发生了从未有过的变化。

    “心理疾病、解不开的心结,精神上超出平衡的乐观悲观,都是意志的不健康,严重者就像那位命匣巫师,而自己便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可怜的是,越是透彻意志,自己的意志疾病便越是顽固,难以治愈。”

     想到种种的格林,仰头咽下了口中香槟,再次低头时仍旧是一脸迷人笑容。

    “唯物主义的极端,却成了唯心主义的个人意志,哲学探索,这个无尽世界维度真的想那个《盘龙》维度说的,是一个平平常常的维度,而我只是这个维度的一个独特因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