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两千零二十章 深渊战场 (二十五)

    格林于无极神盟内部的游历闯荡,即使没有格林这个因素,新旧神系之间战争也终将因此影响到位于铁血星河、诡化师、母巢文明交汇处深渊战场的星空天神,寓意掌控空间的至高之神。

    如此,方能让巫师猎魔远征军团更加顺利获得议会话语权,充分发挥出巫师猎魔远征军团的全部作战实力,与深渊魔族生死角逐。

    只是不知这究竟是纯粹的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幕后黑手,那种种无法言明未知存在的安排了。

    轰轰隆隆!

    恒星轨道炮,乳白色光斑自星空领域的浩瀚辽阔战场外轰然爆发,最先受到震撼创伤的不是别人,正是将星空领域囊括整片战场的无极神盟两大至高神之一,星空天神!

    苍白之面,拂袖光幕,却仅剩毁灭沿途一切的恐怖苍白,星空天神袖袍下的手也不禁跟随恒星轨道炮特有频率而颤抖着,难以自控。

    在这种足以让无尽世界维度任何生命体为之震撼的究极毁灭性力量下,任何在它面前的生物都显得如此渺小无助,那个让他为之无限骄傲,拥有斗战星移扭转乾坤能力的星空领域,好似纸张般被无情撕毁开,并以毁灭沿途一切的威能,宛若洪荒海啸般,灌注向被星空领域笼罩的深渊战场内部。

    一旁的神使,不知所措。

    “那,那是什么!?”

    作为铁血将军,铁血一族的高等战士,星空战舰舰头的它仅仅来得及闪过这般念头,便因那道比小型规模世界毁灭还要璀璨光辉从星空战舰前方百里之外涌过,仅仅是荡漾出来的能量余波,轻而易举便将这艘大型战列舰以及周边数百架巡逻舰连同舰上的一切,瞬间气化抹去,彻底消失,仿佛从未在这片虚空出现过一般。

    伴随着那势不可挡的可怖嗡鸣,恒星轨道炮继续轰向了战场内部。

    隆隆隆隆……

    此处虚空战场废墟带,乃是十三世铁血女皇临危受命上任后,第一时间组织起来的反击力量,与支援来的母巢巨虫军团一同,浩浩荡荡的和深渊召唤大军正面交锋。

    漫长厮杀过程中,双方在完成了各自任务使命后,在这处虚空留下了难以置信数量的尸体残骸,一时之间甚至扰乱了虚空泯灭平衡,大量的虚空蠕虫聚集过来,吸收着这些物质能量残骸,却根本难以吸收完毕。

    然而,伴随着“嗡”的一声,乳白色光辉自黑灰色未知虚空深处涌来,从战场中心处穿过,激射向火石大世界,除了战场最边缘处一些大型残骸被恐怖的能量风暴吹向更遥远虚空外,随着恒星轨道炮滑过,超强烈度辐射方波扩散,所有虚空生物灰飞烟灭,即使一些清理战场的低等铁血战士也未能幸免。

    恒星鬼跑到继续向前涌去。

    “警报!警报!这不是演习!恒星轨道炮即将抵达战场,坐标于XHD234443~JMS11332000~SLLLL8234442范围内的巫师,请于最快速度离开区域,否则将遭受到恒星轨道炮致命波及!警报!警报!这不是演习,恒星轨道炮即将抵达战场,坐标于XHD234443~JMS11332000~SLLLL8234442范围内的巫师,请于最快速度离开区域,否则将遭受到恒星轨道炮致命波及!”

    警报灯高频率闪烁,红蓝光辉交替,刺耳的警报声连续不断,低级巫师们无比紧张中不停的核实着自己的坐标,同时竭尽全力摆脱虚空战场中深渊魔龙的纠缠,甚至为此不惜大量抛弃空间飞艇和奴隶怪物军团,努力在第一时间赶回空间要塞战争。

    伴随着空间要塞内部启用能量装置,即使被尾随未来的深渊魔龙军团袭击也在所不惜,纷纷向四周虚空驶去,仅在空间要塞圣痕巫师带领的有限力量下反击着。

    怎么看,都像是一场逃亡。

    “恩?”

    大面积的虚空战场异动,还是引起了受到深渊召唤撕裂空间壁障抵达战场上的无相魔祖们注意,虽然相较于独臂魔祖,这些受召唤而来的魔祖们实力并不算出众,但却有十二位,并且所谓的不出众仅仅是相对于独臂魔祖而言罢了,足以压制这由九名真灵巫师组成的战团。

    作为久经沙场的存在,无相魔祖们自然有所察觉这些异动,却并不能判断究竟因何如此,相对于低级巫师们庞大军团协同作战的匆忙,真灵巫师之间的小动作就要相对隐秘多了,与各自纠缠的魔族们不断向安全坐标处边打边撤离。

    “那些小家伙这般整齐有序逃亡,哼哼,是你安排的吧?”

    手持极度深渊魔法杖的老巫婆没有回答,汗水自额头留下,苍白脸颊随着喘息不住起伏,眼角鱼尾纹似是会呼吸一样,不断消失又再现,看起来一圆老巫婆就好似在年轻、年迈、年轻之间不断转换,无比诡异。

    老巫婆嘴角浮现出诡异笑容,脚下的双环六芒星魔法阵闪烁着,肩头上三色小精灵一个接着一个不断出现。

    随着其默念的咒语,豁然,一条不知是何种规则的虚幻锁链,在其和独臂魔祖之间链接了!

    “是不是老身安排的,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哼哼哼哼。”

     巫术成功的老巫婆,表情十分得意,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独臂魔祖与一圆真灵巫师之间的战斗,时间并不算长,对于真灵主宰之间层次而言,尚且属于热身阶段,因此独臂魔祖挣了挣后,虽未将锁链挣脱,却也毫不在乎道:“邪邪邪邪邪,你的能力我我已看出,不过如此罢了。就凭你,即使我分毫不躲让你随意攻击,一时半刻也休想真正想伤及吾之真身。至于你那怪的真身,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不死不灭存在,但世上哪有真正的不死不灭,多摧毁几次罢了,邪邪邪邪邪邪邪……”

     看得出来,在与独臂魔祖对抗中,一圆真灵巫师相对处于下风被压制状态。

    “哼哼哼哼……”

    一圆真灵巫师也并未说些什么,而是双眸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就在独臂魔祖不解,也跟着同样凝望过去时,蓦然,随着无限深邃虚空中那一抹白光的出现,毛骨悚然毁灭感,瞬间笼罩其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