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仙域(九)

    呼……

    黄沙漫漫,无边无际沙漠。

    风啸过后,沙漠高空云团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紧接着一双大手狠狠扒开了空间夹层后,从漆黑的时空断层后,眨着三只眼睛的苍白面庞怪物一点点挤进来。

    格林、小八、画皮作为外来入侵者,降临在棋盘之上。

    虽是无际沙漠,但在这些更高维度次元的降临者眼中,却是另一番迹象。

    对于棋子而言的无际沙漠,对于戴着真理之面的格林,脚下则是由无数仙文交织的规则道理,也便是棋盘的网格,以特定的方式约束规划着时空,对于这般规则稍稍观察了片刻后,格林便有所感悟。

    “一个盒子。”

    喃喃过后,格林右手真理平衡魔法杖稍稍挥动,乳白色光斑将众人淹没。

    小八和画皮对此不知所以,格林如此行为乃是将众人转为盒子世界时间与空间隔层的存在,并未棋盘里的棋子,仿佛维度间隙现象。

    这是棋局的旁观者世界。

    沙,沙,沙,沙,沙。

    片刻过后,几名骑在巨蛇的怪物从各个方向,沿着棋盘特定的道理交织围了过来,巨蛇长短不一,最短的只有三四米,粗壮无比,黑黝黝的,而最长巨蛇足足五十余米,身上笼罩着一层粉红色毒雾,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怎么回事,刚刚明明在这里有异常波动,却没有发现邪神踪迹,难道是异次元混乱?”

    骑在最短最粗壮巨蛇身上的怪物,身上还“滴答”、“滴答”流着粘液,右臂上连着一柄绿色长刀,粗壮的体格近乎成了圆球,凝闹着自己的背,看起来虽然一身力量却笨手笨脚的样子,宽大的额头皱出几根线。

    “那些逆天行事的邪神,最近手段频繁。哼哼,被天道所不容的他们,也只能和那些异次元怪物勾结了,我们的职责是维护无际沙漠的生态平衡!”

    几条巨神上的生物们稍稍停留了一会儿后,便纷纷散去。

    作为高纬度生物,棋盘的旁观者,格林等人哪怕是画皮,也拥有着这些低纬度生物们难以企及的维度次元意识。

    “仙人应该是彻底灭绝了,这里虽然残留着一些仙人意志,不过也仅仅是按照内部规则行事的试验品罢了,根本不是那些仙人。”

    小八说道。

    “这些我也知道。”

    格林回应了一声后,手中真理平衡魔法杖挥动,几人时空波动一闪便出现在了棋盘之内最强者的天蛇BOSS头顶,仍然是在以高维度次元生物的俯瞰者角度,悄然观察着这个棋子。

    下半身已然与棋盘之内的千千万万规则连为一体,只有上半身实体化的自由行事,而下半身则是棋盘本身,因此理论上这条巨蛇可以在棋盘表层的任何地方出没,按照棋盘规则的设定,它虽然是棋盘的缔造者意志,棋盘内部的意志化身,棋盘的自我循环规则,但其本身也要遵守自己设定下的规则,它仅仅是这个棋盘内的最强生物罢了。

    “天蛇,应该是代表碧涛宗门对于天道的理解,棋盘里的天道,但却并非碧涛宗的意志化身。”

    以格林个人的角度,这条天蛇代表着碧涛宗对于天道的力量,也便是巫师对于真理命运的理解,碧涛宗远不及自己。

    真理平衡魔法杖乳白色光斑再次晃动,将格林、小八、画皮包裹,一个恍惚后,来到一个山洞内。

    作为高纬度生物,格林等人无视了山洞岩壁等等的阻隔。

    在几人的感知中,这些不过是仙文组成的世界罢了,这些仙文对于棋盘内部适应它、以此为基础上进化的生物来说,是世界的构成,但对于无尽世界维度的方格本源符文格林等人,仅仅只是文字幻影而已,甚至连固态、气态、液态都算不上,一层障眼法。

     因此,几人无视了一切阻隔,好似墙壁笔画,又好似灯光光影,更好似传记小说中某些无法理解的鬼物。

    突然!

    山洞倒挂在顶层的老蝙蝠,无故睁开自己血红色双眼,从它的双眼中似乎流露出无边无际深邃,更细致入微观察,它似乎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些异常,身体没由来无端一个凛冽。

    “是谁!高纬度生物?”

     蝙蝠的问话,它的意志交流方式,实在低级,只能勉强模拟出一些无尽世界维度的意识交流方式罢了,绝大多数技巧还是源自于棋盘内的仙文,不提格林本身的无与伦比意识,单单它那可笑的意识应用程度,就好似婴儿血语般。

    明明比天蛇弱小许多,却能察觉到格林等人的观察窥视,的确有些不同!

    “恩,这便是代表仙人意识的寄托物了,突破天道的修行者,总体而言与巫师倒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格林好似翻看书页或者一环真灵巫师所说的玉简般,看着这只蝙蝠的一切构成方式。

    这便是碧涛宗留下的精华!

    “嘎嘎嘎,要不要把它拿出去慢慢研究?”

    小八所指,自然是脱离这里后,以高纬度观棋者身份,直接取走这颗棋子了。

    摇了摇头,格林低沉道:“没有必要,越是接近无尽世界维度次元极限,生物们便越是喜欢研究维度次元,见得多了也就如此罢了,这个棋盘的价值在于其完整性,而非这个仙人意志。”

    “对呀,我的意思就是把整个棋盘全都收起来啊!”

    少许的沉默,格林伸出手掌,着指着老蝙蝠体内社走了几个仙文,无关紧要的事情,并不能引起老蝙蝠的异常,仅仅是再次一个冷颤后,老蝙蝠虽然疑神疑鬼,却根本不能确定究竟真的有所异常还是自己心神不定。

    这便是不同维度生物之间的绝对凌驾性差距。

    “终究只是个试验品,就像对于那些高纬度生物的我们。”

    格林一声叹息,乳白色光斑再次将几人包裹后,时空波动流转,无数的仙文被挤开后,格林、小八、画皮来到了棋盘世界的地底,无穷无尽的蚂蚁群上。

    “真多啊,真是可悲可怜蚂蚁,只能在平面行走的而微生物,即使那些蛇只是在这张纸上漂浮着,这些蚂蚁也根本复发察觉到它们的存在,更何况我们!对于这些蚂蚁而言,我们恐怕是已经超越神、超越它们一切想象认知的可怕生物了吧。”

    密密麻麻蚂蚁群,相互蠕动,而头顶的道理规则仿佛一张薄纸般,就在这些蚂蚁的上面,对于三维生物而言似乎随时可能上去,但对于这些二维生物蚂蚁,却是天人之隔。

     格林三色光眸眨了一会儿后,突然道:“那边有一只变异。”

    原来是一只蚂蚁,似乎有意识般,爬到了两只蚂蚁的背上,做出一副想要登天的姿态,然而让格林失望的是,这只蚂蚁的变异仅仅维系了短暂一瞬间而已,终究只是一闪即逝的灵光,没有就此坚持下去,付诸实际行动改变命运。

    “算了,亿亿万万次变异,才能有蚂蚁一只蚂蚁坚持下去吧,低纬度生物想要影响高纬度生物,哪有那么简单。”

    格林说着,在地上随手画了一个圈。

    而这所谓的画了一个圈,不过是以高纬度生物影响仙文排列的方式,在这一望无际的平淡无奇平摊上,多出一个凸起罢了,如果是一个没有意识的小孩子来到哪里,也能做到。

    但就是这般无不足道的手段,对于这些蚂蚁而言,却是无法理解的神迹,似乎是凭空“少了”一块时空,被未知的方式隔开了,从自己的感知中消失了。

    周边一些蚂蚁意识到此点后,有意识的尝试用触手感知观察思考起来。

    而林则从这个圈向更下方看去,无边无际的不详混乱,还有那种荒诞的想象规则,各种各样诡异交织,小八“嘎”的一声大叫:“维度间隙!?”

    “桀桀。”

    格林真理之面下一声冷笑道:“果然没那么简单,竟在此留下了一条后门!连这种小宗门都有此手段,那些大型宗门为了对抗天道,还不知想到了什么稀奇古怪方法。不过,维度间隙虽然理论上是高低纬度之间的隔层,但古往今来,只有次元食道、无限微观、虚空纵横三道门,从未有次元食道选项,这是条令人绝望的路。”

    说着,格林随手又抹平了圆圈,二维蚂蚁的感知中刚刚失去的时空由回来了。

    如此神迹,让那些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蚂蚁出现了一些异常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