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仙域(六)

    粉红色衣衫领边袖角为翠绿色,窈窕身姿款款而立,瘦小之躯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百媚生情,看着格林正伸向石棺的手,害怕极了,让人不禁充满怜惜。

    这般魅术,倒是与格林第一次见到小怜时,有异曲同工之妙。

    格林三色光眸凝望着这张画皮好一会儿后,也不管顾这张画皮的反应,直接便伸出蔚蓝色光斑精神力手掌在其面颊躯体之上肆意抚摸着。

    肌肤吹弹可破,温润典雅,婷婷婀娜,甚至能够感受到其因为自己抚摸而过分紧张的颤抖。

    目中透出若有所思之色,格林缓缓收回手掌。

    “皮上作画,以某些未知神秘之力为契机,成为全新生命,倒真是美丽到残酷的艺术结晶,鬼魂精灵?”

    格林肩膀上小八侧着一只眼睛,也在这张画皮上扫来扫去的,奇怪道:“这还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活物耶,怎么这么弱?”

    西尔瓦娜、孽云、小怜也纷纷围了过来,像看珍惜标本似得,观察着这张画皮。

    被众人如此围观,画皮缓缓低下头,一副不知所措样子,任由众人肆意妄为。

    “就是你开凿的这方福地洞天,守护在这里?桀桀桀桀,若此弱小,却办成如此之事,倒也为难你了,看来你应该是在仙域大劫之后诞生的生物了,如此尽心尽力守护这个渴望复生的仙尊,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手段!”

    说着,格林伸出手掌,也不管面前这张画皮鬼魂受到的惊吓,在右手蔚蓝色光斑的笼罩下,画皮女鬼只觉得天地都被掩盖住了。

    下一刻便身子一软,彻底昏迷过去。

    昏迷过去的画皮在众人眼中,体力形象以肉眼可见速度退缩成一张画,不同的是,这张画的材质,乃是一位少女肌肤!

    作为探究真理奥义的高等巫师,格林等人对于这般异域文明的诡异之术也并不算奇怪,格林一只手接住画卷,另一只手轻轻铺平后,人皮肌肤画卷上是一位昏沉而睡的动人少女形象,一看便是心思单纯、意志坚定、为了某些理想信念可付出自己一切的女孩。

     “喂,你要干嘛?管她干什么,棺材里面那个才是我们的目的。”

     小八斜眼看着格林。

    “这般仙术,虽算不上起死回生,却也是按照自己理想意志塑造生命体的奇术了,其中必然涉及到某些高等维度次元奥秘,留这张画皮在外面,看来这位仙尊化劫的逆天之物并非只是这些殷棺菌,真正的化劫之物,应该是她!桀桀,他应该占卜到我的到来,企图以此化劫吧?”

    格林说着,闪耀着蔚蓝色光斑的食指便在众人注视下,一点点的指向画皮眉梢。

    “那就让我看看,这位仙尊究竟留下了什么,让我退却!”

    随之,在格林蔚蓝色精神力之体的记忆洞察威能下,一副副残碎记忆片段,一一呈现出来。

    ……

    一笔一墨,钩拐横移,少女神韵渐现。

    酒香弥漫,流下的却是思念之泪,仙人的情劫透彻心骨,无法释怀,以至于到达如今这般仙尊大能境界,却因为儿时的一次失约,透彻心扉。

    “晓楠,等我赚到钱,回来娶你!”

    大山的孩子留下这句话,便毅然决然离去,留下山路上的直扑女孩含泪倔强而泣,凝望着慢慢消失在山路上的男孩,默默发誓道:“我一定等你回来,此生非你不嫁。”

    然而,这一别,便成了永恒。

    山外的世界实在太精彩了,从大山深处走出的质朴孩子为了生计,很快便学会了各种人情世故,也为此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生存能力也越来越强,由刚开始时的忍饥挨饿到八面玲珑,深得众人喜欢,男孩奋斗了三年。

    “存一些钱,把晓楠名门正娶回来。”

    为了这个理想,男孩更努力了,也逐渐从一位勤勤恳恳男孩成长为器宇轩昂男人,曾有不少少女为之心动,男孩不曾忘记自己的誓言,用自己的努力积攒更多的钱。

    又是三年,他已经成为城市里小有名气的存在。

     就在男孩越来越为自己越来越多的积蓄感到满意,准备回乡探亲赢取晓楠之时,一个来自遥远繁华都城的机会,突然摆在了他的面前。

    每一天比这里高十倍的酬劳,只需要一年,就能获得这里十年的收入!

    去还是不去?

    “应该把晓楠风风光光的迎娶过来,让她和自己一起在城市里居住,永远不会那座大山了,大山里实在太苦了。只需要一年时间,晓楠,再等我一年!”

    这般想着,他踏上了前往繁华都城的路。

     也许是因为上天的眷顾,也许是因为个人的优秀,随之而来的各种各样机遇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可思议,越来越曲折离奇,男孩自然而然踏上了修行问道的长生仙人之路,修行之人对世间繁华不过是过眼云烟,百年岁月已转眼即过,心中的实验也渐渐淡却了。

    这日,曾经的男孩已经正是成就宗门弟子,偶然路过曾经山村,凡心灵动,不知不觉已经落入凡尘,回到百年前自己的家乡,也被修行之人称为入凡炼心。

    在许些变化的山村少许转望后,他便来到曾经晓楠的落魄祖居门前,并上前询问颤颤巍巍老者。

    “哦?她啊,说是为了等一个人,一生未嫁,早已死去。”

    ……

    格林从画皮记忆中苏醒,目中深思之色更浓郁了。

    “这张画皮,代表的是心魔?也许,应该用另一种方式观察!”

    这般喃喃着,格林蔚蓝色光华手掌拂过画皮后,上面的少女形象墨汁被格林蔚蓝色光华轻易剥离,当格林三色光眸再次望去后,却是一位白衣仙人终日晃晃、痛不欲生中,已有进入魔道的疯癫迹象,竟然在用活剥的少女肌肤当纸,终日饮酒作画,不可自拔。

    曾经凡尘之中的微不足道过去,如今已经成为可怕的心魔。

    仙人也意识到了这般,却已经无可挽回,正在由另一个人格吞噬着自己,仙人与天斗,逆天而行,仙人与敌斗,争夺先机,却终究斗不过自己,最终被心魔吞噬。

    “哦!?”

    格林奇异道:“这般说,石棺里的,实际上乃是一个心魔,并企图在仙人死后起死回生,夺取一线天机?打开石棺后,心魔魂飞魄散,画皮就此消失,自己将一无所获,而若是不打开石棺,自己将获得这张画皮?而心魔以这张画皮作为滋养,化过仙人劫难,完成重生?真是一个狡猾的东西,利用人性弱点保护自己,看来地脉世界那位原罪之主多半也就是这般存在了。”

     “嘎!?那我们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小八向格林问着。

    就在格林犹豫不决之时,豁然,随着格林翻动画皮不经意间一看,顿时被上面一张标注图吸引了。

    “祖师爷灵符?这是什么?”

    画皮的背面,赫然标注着一张名为祖师爷灵符的隐匿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