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平衡补全

    仙域,曾经恢弘一时的强悍文明,周边世界群落向往的文明中心。

    就好似夏合文明和无数曾经恢弘一时的强悍文明般,仙域文明也经历了由弱到强、称霸一方、文明扩散、登峰造极、销声匿迹过程,然而不同的是,更趋向于自给自足农耕文化的仙域文明,这个过程虽然漫长,但对于周边世界群落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小了些,以至于仙域文明的消失并未对周边世界群造成太大的秩序混乱。

    崩溃成数以万计大大小小的仙域世界碎片,贯穿于无尽世界的任何虚幻角落,其中一些在漫漫岁月中逐渐被侵蚀殆尽,彻底被无尽世界规则消化掉,而另一部分则在无尽世界维度的不断消化过程中体积在不断缩小,得到精炼,内部规则浑厚异常。

     站在那道充满暴躁时空能量的仙域世界旋涡边缘,格林和一环真灵巫师带着小怜、孽云,来到这处不知名虚幻世界角落。

    到处是漂浮的残垣断壁,无端出现,废墟上铭刻着各种墙饰,大小不一。

    有趋向于花鸟鱼虫的砖制结构,有趋向于各种弯曲线条螺旋纹的石制结构,有趋向于未来畅想的科幻化的全新材料等等。

    这个虚幻世界,是残垣废墟规则的遗忘角落。

    四人并未行动。

    一方面,闯入这些被仙域遗迹绝非易事,否则西尔瓦娜也绝不会非要生拉硬拽要格林一同前往了,另一方面,此时的格林逗留在此,还有另一件事要做。

    真理之面下,格林三色光眸仿佛洞穿了时空,遥遥锁定在那一抹七彩时空命运之光上,被其中的决然与悲壮震撼,心胸激荡,似乎已经清晰感应到那一位位各显神通、威名赫赫主宰挣扎却无可奈何的咆哮,以及六环真灵巫师的慷慨激昂。

    “命运葬送,借助于命运对自己的葬送诅咒,波及到身边敌人同归于尽。虽说这般的无上大巫术乃是借助于安东尼奥遗留命运杠杆魔法杖施展,但其威能,已然不下于当初安东尼奥的命运支点,毕竟六环真灵巫师可没有消耗巫师世界底蕴,全凭自己一人支撑。”

    格林的感叹,小八道:“那边已经开始啦?六环藻怎么样,有没有被高纬度生物直接干预?”

    “没有。”

    格林的回答,让小八有点失望样子,而一旁的西尔瓦娜却明显更关心此次六环真灵巫师执行任务的成败,赶忙追问道:“那些鱼儿呢?”

     “一个没跑。”

    格林的斩钉截铁回答,让西尔瓦娜松了口气,低沉道:“六环算是青史名留了,从默默无闻的隐匿治理巫师世界环境,到掌持命运杠杆魔法杖,再到如今这般命运葬送,一生之中近乎于没有任何污点,成为永恒传说。”

    “那……那师伯,您在这里不是说要对那边命运葬送进行最后的补充吗,究竟该怎么补充?”

    嗡!

    随着格林右手真理平衡魔法杖缓缓抬起,威压激荡,环绕的乳白圣洁之光蒸腾而起,“哼”的一声,似是发动此般巫术便是作为初代巫师之王的格林也必须施展全力方可,情不自禁闷哼后,蔚蓝色精神体魄光华丝丝缕缕扩散,加持在了手中命运杠杆魔法杖之上。

    受到格林无上魔力威压压迫,被一环真灵巫师护持的小怜、孽云巫师袍和丝发瞬间暴起,便是一环真灵巫师也不禁作出防御姿态,巫师罩被压迫得近乎于扭曲了。

    “真理奥义,等价平衡!”

     咻!

    乳白光辉形成一道天平杠杆,霎时间贯穿虚幻,格林作为托举杠杆的支点,散发出耀眼光辉,璀璨映目。

    ……

    凹凸诡镜世界。

    被无穷无尽能量汇聚压迫,手持命运杠杆魔法杖的六环真灵巫师面庞宛如破碎的陶瓷,“咔嚓”、“咔嚓”裂缝蔓延,紧接着这些裂缝碎片宛如燃烧过的纸张灰烬一般,随风飘散,细胞竟因为无法承受过于庞大的能量,自燃起来。

    旁边,世界树分身仍无法从刚刚那一瞬的震撼中清醒,双眸惊喜震骇,火热兴奋无法掩饰。

    “拿去吧,这柄巫师世界最强底蕴命运杠杆魔法杖的无上威能,足以让你获得时空挪移自由,在你的手中它也将发挥出更强的力量!”

    六环真灵巫师将手中命运杠杆魔法杖递给本能伸出双手的世界树分身,精灵全部心神都已经被手中魔法杖吸引,再难以被其他事情转移分毫。

    这个时候,谁若是敢试图从其手中夺走命运杠杆魔法杖,相信很快就会领略到世界树的力量!

    “太美妙了,太美妙了,太美妙了……”

    世界树狂热之色,喃喃自语。

    六环真灵巫师双手背负,似乎是在体验生命的最后美好,嘴角浮现一抹含蓄弧度。

    嗡……

    正在这时,一抹乳白光斑从虚无之中传来,自燃状态的六环真灵巫师没有抵抗,反而似乎是在享受,主动张开双臂,迎接着乳白光斑的锁定。

    ……

    “不!”

     “吼!是巫师的阴谋!只有巫师世界的那柄命运杠杆魔法杖才能够施展出如此无上时空威能,它们试图流放这块仙域世界碎片!”

    “给我开!”

    一位又一位本该沉醉于仙域遗迹探索发现的无尽主宰们,纷纷从沉醉中清醒,嘶吼咆哮,努力欲要打破七彩命运之光对这块费尽千辛万苦才挤进来的仙域世界碎片,却无济于事,在那种宛如集体封印术的绝望中,挣扎着。

    “桀桀桀桀桀桀……”

     黑巫王同样凝望这道七彩命运之光光幕,却发出阴险的笑声,邪恶森寒。

    仅仅小半个沙漏时间后。

    在那浩瀚磅礴的七彩时空光辉下,仙域世界碎片遗迹的时空渐渐稳定,凝望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涌来的金属飞船战舰,众多主宰倒也没有当成回事,但毫无疑问,此刻的它们已经到了全新的未知时空。

    想要回去?

    嗡!?豁然,一抹乳白之光穿越时空,降临在黑巫王的身上!

    在黑巫王理所当然的冷笑中,身影渐渐变淡,随之替代的则是六环真灵巫师自燃之躯,仅剩的一只眼看向正在缓缓探进的金属战舰们,以及已经有所行动的主宰们。

    “吾将埋葬于此吗,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