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命运葬送(完)

    “羿落部族的光辉贯穿于大陆历史,而我将成为这片大陆之上的永恒!”

    带着千万大小部族长老们的信任,安迪帝佳尼背着战斧,脖子上则挂着用敌人小拇指骨尾制成的项链,熊熊燃烧的火焰宛如狮颈鬃毛,霸道色彩的美丽,“轰隆”、“轰隆”跨越层层虚幻世界,前往诛仙魔剑碎片指引的仙域遗迹。

    这块诛仙魔剑碎片中蕴含的杀戮意志,纵使以安迪帝佳尼的无上杀威,也不禁猛然心动。

    那是一种同道之人惺惺相惜的诡异爱慕?

    至于这块诛仙魔剑碎片本身,安迪帝佳尼当然清楚知道这些无端之中,几乎是突然凭空出现在蛮荒世界群的碎片,其中必然包含着某些阴谋,安迪帝佳尼甚至不仅仅嗅出了阴谋的味道,更似乎在朦胧迷雾中看到了那个隐藏于幕后正在森冷寒笑的阴影!

    但这又怎样?

    “只有无可匹敌的杀意,凌驾于一切阴谋之上!”

     一圈杀戮之火金色波纹荡过,那是正面阳刚的杀戮意志,宛如曾经的炼狱巨人王艾巴当一般,将某一个本该趋向于负面性质的规则能量变为生存本能后的道理规则,将这个充满玻璃碎片虚幻裂缝的世界瞬时扫出一片辽阔平坦,一些寄生于裂缝中的灰色生物发出灼烧般凄惨哀嚎,随着裂缝一同消失了。

    如此可见,这位蛮荒世界主宰的强横程度,绝非一般。

    “而在这阴谋之后,往往有无数强者汇聚,哼哼哼哼哼,暗镜迷宫世界的后面……”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随着安迪帝佳尼跨入暗镜迷宫后面的这个陌生世界,豁然,与这个世界好似嘻哈镜般扭曲的规则风暴一同,无边无际绝望死亡气息迎面扑来,“桀桀桀桀桀”笑声中,纵使另一个强横意志仰天咆哮,战意高昂,却仍掩盖不住满心疲倦无助。

    哗哗啦啦!

    漆黑悬河滔滔不绝,凹凸诡镜世界之中,那个沙哑可怖笑声的源头,却是一位手持诡异书卷的阴影,而受困其中的,则是一位七级主宰,全身被璀璨宝石笼罩,这位主宰虽也算有些特别,却与自己有着相当差距,因此安迪帝佳尼并未注意,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后,便将杀意双眸聊望向那一抹黑影。

    与此同时,对方那宛如无尽漆黑旋涡的双眸,同样凝望过来!

    宛如要被灵魂都吸扯进去的旋涡,仅仅是瞬间的意志碰撞,安迪帝佳尼便清晰感受到眼前这个生物无可匹敌的强大,而在蛮荒世界群落之中,能够给予安迪帝佳尼这般感受的生物,已经忘记了是多少万千年了。

    “你是谁!?”

    安迪帝佳尼站住,胸前尾指骨相连燃烧的金色豁然耀眼璀璨,纵使正在以《生死冥典》召唤彼岸幽冥河的黑巫王,双眸也不尽微微一眯,手中动作暂且停缓。

    “桀桀桀桀,吾乃黑巫王。”

    舔了舔舌头,猩红舌头和漆黑嘴唇在苍白面颊上形成鲜明对比,这个渺小佝偻身影嘴角的邪恶笑容,看起来却是那般的恐怖!

    “不错,不错,这般强横的杀戮意志,也算是我平生所见的前三之列,你有资格与吾一同探索仙域遗迹。”

    说完,黑巫王再次看向被自己困束的身影,“桀桀桀桀”继续冷笑道:“至于它?在这里,弱小就是罪恶!”

    “弱小就是罪恶?弱小就是罪恶!”

    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得颤抖,宛如醍醐灌顶一般的透彻心脾,一口凉气从肺腑之间喷涌而出,那种惺惺相惜的爱慕,瞬时便占据了安迪帝佳尼的一切。

    “是啊,弱小就是原罪!”

    背后战斧被安迪帝佳尼突然举起,粗糙的木柄上以麻草绳胡乱捆绑的石斧,随着“吼”的一声惊天动地咆哮,竟被投掷向了与它素昧平生、无冤无仇的受困主宰。

    呃?

     这般情况,便是黑巫王也始料未及。

     稍稍愕然过后,黑巫王则流露出心领神会般的怪诞笑容,无尽世界便是这般残酷,面对无限随机未知的可怖,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料想到未来究竟发生什么。

     被黑巫王困束的主宰绝望之中,即使再不甘,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能失败,开始准备自己的后路了。

    ……

    另一边。

    是谁说世界树不能凝聚出主宰级分身!?

    此刻,站在六环真灵巫师身旁的这位以世界树精灵形态出现的主宰,便是世界树的分身!

    不过由于此种主宰级分身乃是以最顶级世界树精灵作为消耗品,而世界树与精灵等同于母体与子体关系,即使每一位世界树精灵都在将为世界树奉献作为骄傲,心甘情愿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但这般以子体生命作为自己能力手段的方式,却是任何母亲都不忍做到的。

    嗡嗡嗡嗡……

    纵使借助于凹凸诡镜世界规则伪装,六环真灵巫师自然而然被动汲取的无尽世界维度能量,仍然引起了极端浩大波动,因此六环真灵巫师不得不在距离仙域遗迹碎片极端遥远处,手持命运杠杆默默等待。

    心中无限不舍,巫师世界的大好河山永远没看够,无尽世界纷繁还有太多未知,但每一个细胞都在死亡前的竭尽全力挣扎,六环真灵巫师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而相较于六环真灵巫师的无限悲壮不舍惆怅,世界树分身却目光炙热的凝望命运杠杆魔法杖光辉。

    它所看到的并非是命运杠杆魔法杖,而是自由,属于自己的自由!

    对于他人而言,哪怕是那些低等生物,自由探索无尽世界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甚至于巫师们将此作为必要的成长方式,但这些再平常不过东西,对于世界树而言,却是期盼了一声的奢侈。

    六环真灵巫师自是感应到了世界树的炙热。

    “你即将获得自由,而我将就此走向终结。”

    六环真灵巫师说着。

    “你是在传承意志中获得了永恒。”

    世界树分身回答。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

    被世界树反问。

    六环真灵巫师宽大巫师袍下,缓缓取出了一个瓶子,低沉道:“我不想让未来的巫师们提起我,想到的只是安东尼奥光辉下的命运葬送。这是无尽世界诞生的第一枚六环藻,作为最原始的六环藻,即使它的存在违背了平衡规则,与纷繁规则冲突,但它终究是纷繁规则中的一份子,这是这个维度本身的局限矛盾。”

    也不管世界树是否应下,玻璃杯直接扔了过去后,六环真灵巫师转过身,看向仙域遗迹方向叹息道:“给我无尽的知识,我便以自身为支点,撬动无尽世界!可是,谁又能给予我无尽的知识?巫祖有路勤为径,真理无涯苦作舟……”

    渐渐的,命运杠杆魔法杖七彩光辉在六环真灵巫师手中,形成了一道横跨无尽世界的光桥,一段链接向仙域遗迹旋涡,另一端链接向未知时空流放之处。

    “无限时空,命运葬送!”

    辉煌浩荡时空之力,六环真灵巫师作为支点,振臂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