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蒂尼比亚(三更)

    “桀桀桀桀桀,作为巫师的雇佣兵,现在到了你们族群发挥自己作用的时候了,赛亚一族!”

    漆黑下的阴影,黑巫王身后站着一名黑色头发、神态冷酷的女战士,正是由赛亚之王萨卡吉塔与赛亚王后莫丽比产生下的一对双胞胎中,被黑巫王巧取豪夺掠走的蒂尼比亚公主,一出生战斗力便高达17500的赛亚王族!

    如今,这位赛亚公主作为黑巫王亲传弟子,已经拥有无与伦比强悍实力,集智慧与力量为一身。

    但作为女性赛亚人,如果想要永恒保持绝高战斗力,生命本质的劣势便是永远无法繁衍后代,否则便是断绝自身潜力,彻底走到尽头。

    而在黑巫王身前跪拜于虚空的,则是赛亚人之王萨卡吉塔与其麾下六位高等赛亚人战士,均为战斗力超过一百万的强悍生命体。

    在这些高等赛亚人之后,一名名身着紧身衣、戴着战斗力探测眼镜的赛亚人战士错落而立,彰显着力量与野心,强悍的野性战斗气场自然而然扩散着,尾巴甩动,蒂尼比亚的弟弟赫然也在其中,只是相比于蒂尼比亚而言,这位弟弟仍然只是下等赛亚战士,与蒂尼比亚相比宛如云泥之别,不值一提。

    不加掩饰的冷漠,蒂尼比亚憎恨自己的父亲、母亲和弟弟。

    是父亲、母亲对弟弟的偏爱抛弃了自己,只因为自己是女性赛亚人战士,有着先天缺陷,无法继承赛亚之王王位。

    是弟弟抢走了父亲、母亲对自己的爱,然而得到他们全身心爱的弟弟,自己却只是一个废物,一个战斗力在一千左右徘徊的废物,能被自己一根手指轻松碾死的废物。

    在黑巫王的邪恶极端意志教导下,憎恨中成长起来的蒂尼比亚构筑了残酷进化世界观,发誓此生此世永远不会因为繁衍后代而停止成长,自己要成为赛亚一族史无前例的女战士,让曾经抛弃自己的父亲、母亲后悔,永远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甚至于,毁灭掉这个肮脏的族群!

    “是,伟大的黑巫王,谨遵赛亚一族与巫师联盟签订的雇佣契约,赛亚一族会在最短时间内,全力以赴攻占那些黑暗世界!”

    萨卡吉塔低头,沉声回应,哪有半分赛亚之王应有的无匹威严?

    见到此幕,蒂尼比亚嘴角流露出一抹不屑,为自己体内的赛亚之血而感到耻辱,更加深了自己对于这位父亲的厌恶。

    手中把玩着一个暗黑世界之主的头骨,黑巫王枯瘦、修长、苍白手指,指向被恒星轨道炮一击轰穿的暗黑大世界世界之衣规则豁口,沙哑道:“我听说暗黑大世界乃是由外圈世界群和核心世界群组成,你们攻略的目标只能是核心世界群,否则只能获得一半的酬劳,去吧!”

    不经意间,萨卡吉塔被黑巫王的刁难羞辱握紧了拳头,却仍旧没有反抗。

    一声沉稳有力的“是”,随即起身,萨卡吉塔转首看向了千千万万朝自己瞩目的赛亚人战士们,它们相信自己,相信自己作为赛亚人之王一定会带领这支赛亚遗族重新走向辉煌!

    再大的屈辱,再大的苦难,也都只是暂时的经历而已,只要拥有充足的时间,赛亚一族的战斗之血会让这支战斗族群再次熊熊燃起辉煌之光。

    “所有人听令,随我出征前方星空,攻占那些被低等垃圾生物占据的星球卖给巫师!”

    吼……

    一声号令下,众多赛亚人军团兴奋呐喊着,欲要追随赛亚之王出征,努力成为更强大的战士。

    在萨卡吉塔仿佛漫不经意转身回眸中,看到蒂尼比亚嘴角的残酷不屑冷漠,漆黑瞳孔深处骤然一凝,与自己这位女儿短暂对视。

    “桀桀桀桀,还不快去?”

    就在萨卡吉塔稍稍惩戒自己这位不敬女儿的瞬间,黑巫王身影横跨一步挡在蒂尼比亚身前,冷笑俯瞰着这位赛亚之王,浩瀚之力威压下,这位赛亚之王渺小得宛如一只蝼蚁,在黑巫王脚下颤抖着。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一名名赛亚人战士冲向暗黑大世界深处,黑巫王身后传出蒂尼比亚平静声音。

    “导师,他为什么敢于冒犯您的威严?”

    蒂尼比亚竟然直接称呼自己的父亲,也是赛亚一族之王的萨卡吉塔为他。

    此中不敬,若是在赛亚族群内部,只怕后果将是灾难性严重,然而在黑巫王身边,所谓赛亚人一族不过是初代巫师之王用于实验观察的同时,培育的一条猎犬而已,并被黑巫王这根锁链牢牢束缚。

    “你的父亲当然不敢冒犯吾之威严,他是在恐惧你。他在恐惧于你的潜力,还有你内心深处对于赛亚一族的不认同,你在破坏赛亚血脉深处的规则凝聚力,所以在他的眼力,你是一个异端。女性赛亚人在赛亚一族地位低下,这一点你应该知道。”

    黑巫王屹立于虚空,不受猎魔远征军衔统领管辖,不受攻略暗黑大世界计划约束,也没有调遣猎魔巫师军团的权力,除了几支巫师之王亲信军团外,一无所有,甚至于连巫师世界黑巫师们都已经灭绝。

    而这支赛亚人军团,正是黑巫王手中掌控的为数不多从属势力之一。

    听到黑巫王这般解释后,蒂尼比亚充满厌恶道:“他不是我父亲!”

    “说气话是没用的,你终究是赛亚一族的血脉,这是事实,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巫师就要尊重事实,在客观存在的真理奥义基础上探索更深层奥秘,掌握更强的力量。”

    黑巫王带着蒂尼比亚,被无边无际黑烟包裹,缓缓向暗黑大世界世界之衣规则豁口处走去。

    在黑巫王深邃漆黑双眸中,无穷无尽猎魔巫师军团仿佛入侵病毒一般,正在感染着那个看起来还仍然十分健壮,却已经不再健全的庞大生命体。

    也不知无始暗黑圣祖走上这般进化之路,究竟是对是错,也正是因为意识思想不同,无尽世界才会如此纷繁美妙,不被千篇一律的单调占据,巫师们也没有成为金属机器人一般,只需要格式化教育便可发动千篇一律毫无成长价值的族群。

    “走,跟为师去探索一下里面的黑暗之源神秘之力。据说那位无始暗黑圣祖在很久之前,曾经乃是流光回溯世界的一位奇幻存在,如果能够和这种层次生命体交流一番,甚至于获取到生命信息标本,那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桀桀桀桀桀桀,为师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感叹着,黑巫王腥红舌头舔了一圈略显暗黑的嘴唇,狰狞贪婪。

    “导师,我为自己体内的赛亚之血感到耻辱,难道没有办法改换自己的血脉吗?”

    然而黑巫王这位赛亚人女弟子却更关心自己的血脉问题,这也是赛亚人一族永远无法摆脱的归属感,战斗之血。

    “当然有办法,如果你能成为巫师之王那般存在,改换血脉也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于按照自己意识创造一些血脉。听说一印斗战真灵巫师和一圆真灵巫师也都在研究赛亚人战斗之血的秘密,这些事,以后你可以亲自请教一番。”

    恐怕,还有导师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