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次元战争(二十四)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铺天盖地的攻击,一声声闷哼,格林手持极度深渊魔法杖,紧紧护住身后正处于极度虚弱状态的安徒西摩,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势,几乎要与安徒西摩齐平了。

    安徒西摩宛如依附于导师羽翼下的孩子,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渐渐浮现。

    长久纪元以来,安徒西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冷漠孤独中度过,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随时可能面临的生死危机,这种温暖与安全的感觉,让安徒西摩彻底回忆起了曾经自己在导师谆谆教导下,成为正式巫师的那一天,随后继承了导师的精神意志。

    此刻,看到格林导师为了自己不顾一切的举动,即使与次元战争军团正面冲突也在所不惜,已经致使自己伤痕累累,安徒西摩心都碎了。

    安徒西摩情愿现在受到伤害的是自己,也不愿成为导师的拖累,为自己受到如此伤害。

    “导师,弟子不但没有能够成为您的骄傲,反而成了您的拖累,弟子无能,弟子惭愧!”

    悲腔声调,潸然动情,安徒西摩哽咽的说着,说到最后几乎泣不成声了,长久纪元以来,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终于在此刻宣泄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后,格林平静声音浮现。

    “安徒,你一直都是导师的骄傲,你是导师看着一点点成长的,其中付出的智慧与艰辛,其他人不理解,但是导师理解!”

    格林一面突破着重重包围,不停穿梭于不同的纸面次元之间,一面对身后弟子予以了肯定和鼓舞,语气坚定,透彻心扉。

    虽然明知道格林导师一定会如此说,但真正听到导师如此安慰后,安徒西摩仍不禁充满感激的闭上了双眼,将深邃、睿智、昏花双眸掩盖。

    顿了顿,格林一声叹息,低沉道:“以你的时空计算,离开巫师世界多少纪元了?”

    “八个纪元、九个纪元、还是十个纪元?我也记不清了。那是一个没有具体空间与时间规则概念的混乱时空,随时可能会与各种荒诞虚幻规则交接,期间我也接触到一些其他世界的强大生物乃至于主宰级特殊生命体,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在以心跳此术进行时间计算,但是累积到三个纪元以后,我也逐渐迷失了,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听到安徒西摩如此回答,格林叹息声更加悠长了。

    格林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安徒西摩本该被无尽世界慢慢消化!

    而随着时间流逝,安徒西摩不但没有被无尽世界消化掉,反而越来越强,逐渐成为了无尽世界消化系统的一颗“结石”,影响到了无尽世界运转,才会被无尽世界本能的挤压到次元食道内,连同千千万万流亡者一块,以发动次元战争的规则方式治疗自己的结石病情!

    也不知次元食道内,类似于安徒西摩这般遭遇的主宰级强者还有多少。

    “导师,巫师世界怎么样了,猎魔远征成功了吗,您的目标计划达成了吗?”

    安徒西摩充满渴望的问着。

    关于巫师世界的记忆,安徒西摩仍停留在格林正在进行真灵奉献,远征地脉大世界的时期,而按照安徒西摩所在的长久纪元,若是巫师世界与之时间平行,只怕猎魔远征早已有了结果,因此才这般本能问道。

    “以导师我现在所连接的物质能量时空,巫师世界不过才刚刚开启猎魔远征计划而已,哪里谈得上什么成功失败?至于猎魔远征的具体战略安排,乃是由导师我一手安排策划,而此次降临次元食道的原因,便是要要在幕后掌控猎魔远征第一战的进程,解决掉猎魔巫师们猎魔远征途中即将面对的一个威胁!”

    看到安徒西摩吃惊的样子,充满询问的眼神,格林真理之面下低沉道:“没错,导师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我现在乃是巫师世界初代巫师之王!你也要努力,未来争取由你接下导师的位置,成就二代巫师之王……”

    “导师小心!”

    安徒西摩一声大喝后,残败的骸骨魔法杖挥出。

    魔法杖杖头赫然是一位未知主宰的头颅,从其眼窝中射出两根黑光后,将一支极其隐晦的偷袭箭矢拦下。

    书页次元极端遥远处,这名偷袭的卡牌王见一击不成后,身影腾转翻跳,离开了与格林所在的共同次元。

    与此同时,偷袭猪仔身后涌现了铺天盖地密密麻麻战斗机卡牌人军团,朝着格林与安徒西摩涌来。

    安徒西摩能够察觉到偷袭,佩戴着真理之面的格林自然也能够察觉到!

    只是格林早已经习惯于全面掌控情况下游刃有余出击,而安徒西摩则在长久纪元的殚精竭虑中,追求务必将所谓危机灭杀在萌芽之中,一点失误也将造成极其严重后果,因此才会如此。

    被弟子这般,格林也不好再分心。

    身上的伤势让格林时时刻刻处于剧烈痛苦中,想要修复的话,格林所耗费万能之魂绝不是一个小数目,足以让格林也为之心痛了。

    “集中精神突围,一切等回到巫师世界再说!虽然从你离开后,巫师世界只过去不到两个纪元而已,但如今的巫师世界已经发生了提翻天覆地变化。”

    安徒西摩听导师如此说,充满期待的“恩”了一声,点了点头,在导师的保护下,全神贯注寻找着可能对导师造成威胁的攻击。

    黄泉幽冥拉菲手中箭矢,不停的“咻”、“咻”、“咻”、“咻”射出,一张又一张精英卡牌人被箭矢击杀。

    站在安徒西摩的视野角度,格林导师实在是太强了,强得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即使是安徒西摩被困束在混乱时空中的长久纪元中,也从未见到过任何强者能够与现在状态的导师相匹敌,甚至连刚刚那些被胜负之殇文明的卡牌人次元军团吞没主宰们,逃亡的主宰们,也同样没有!

    安徒西摩能够清楚感觉到导师体内近乎于无穷无尽的魔力,压迫着四面八方的一切,近乎造成了次元食道时空的波纹扭曲!

    也许将来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次元战争军团的一员,在导师的指引下开启这般战争吧?

    可悲的是,如今的自己和导师,却连这支文明的战争核心都没有接触到,仅仅是边缘的一支战略司令部军团,便将自己与导师还有那般多巅峰主宰带入绝。

    ,巫师世界猎魔远征军团与之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也对,也只有这般强横的军团,才会拥有打破无尽世界维度次元时空,征服更高纬度生物的野心吧,就像俯瞰桌面纸牌游戏一样,俯瞰着无尽世界,逗弄着盒子里的蛐蛐!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足足冲击了小半个沙漏时间。

    期间格林不知摧毁了多少低等卡牌人军团,一直在向更深层漆黑虚无处前进着,前方却一直有卡牌人军团拦截,甚至连格林的自我封印爆发术都有些萎靡的时候,终于,茫茫漆黑虚无出现在两人眼前。

    格林与安徒西摩,冲出了胜负之殇文明卡牌人次元军团的包围!

    “导师,我们成功了!?”

    安徒西摩激动的问着。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格林回过头,三色光眸心有余悸的向后凝望了一眼,似乎在确定着什么,一边急速继续逃离着,一面道:“是他们放弃了继续围堵,否则哪有这么简单。”

    说着,格林“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脚下黑暗之源阴影丝发与黄泉幽冥拉菲渐渐收入躯体,真理平衡魔法杖乳白色光斑笼罩,身影由二维平面状态重新恢复为三维立体状态,在化为一道流光的逃亡中喘息道:“应该是次元食道的这两支次元战争军团发生正面遭遇战了。”

    “那我们怎么办?”

    安徒西摩问着。

    在此刻的次元食道中,任何生命体都难以做到真正隐藏,次元食道消化规则会自动标记出所有生命体,待次元战争结束,胜利的次元战争军团会彻底扫荡次元食道,完成血祭后,打开次元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