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次元战争(十一)

    骸骨大陆表层。

    作为隐藏于暗处三位主宰牵线木偶的七彩时空巨人、水元素精灵、骨刺怪物,与其他聚集地统治者的交涉暂且不提,一番表演作态后,这只布满怪异纹路的蜗牛渐渐淡出骸骨大陆上众多流亡者视线,来到骸骨大陆下的虚无处。

    蜗牛身上,隐藏灌注着三道不同的意志,必然便是其他聚集地隐藏于暗处的三位主宰意识分身了。

    元素巨人、金属球、晶石巨兽静静等候,当这只蜗牛找到初代巫师之王、混炎大帝、紫晶比蒙王后,身后蜗牛壳“咔吧”一声龟裂出层层叠叠纹路,紧接着一只黑炎巨蝎、一张画卷中的飘逸怪青年,一团蔚蓝色虚幻化光斑,三个不同的意志分身破体而出,遥遥看向了在场的三位主宰。

    相对于格林那边三位穿越时空降临的无尽主宰,这三位主宰虽然仅仅是一缕意识分身,但从这些意志分身也不难看出,这些主宰本体强横程度绝不会只是一般的小角色,至少表面上足以与格林三人正面对抗。

    若是贸然发起战争,鹿死谁手,倒是尤未可知。

    更何况,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盟友的说法!

    “又是三位主宰的大型聚集地,这片区域,光是我们三个已经探索到的聚集地就有十余个,零零散散分布着近三十位至强主宰,看来即使次元食道其他地域也有这般的聚集地集中区域,规模也很难再超过这里了。敢于降临这里,想来诸位也都是来自不同时空的真正顶级强者,那么多余的废话也就没必要说了,两个文明,一个光明天堂文明,一个胜负之殇文明,你们打算怎么选择?”

    说话的是黑炎巨蝎,这种阴暗狠毒类型的主宰较为多见,若是这些不停冒着一个个尖叫幻影的黑色火焰没有特殊能力的话,这只黑炎巨蝎最为小心的便是尾巴上的未知毒素,格林真理之面不提供观察着这些作为一段时空内绝顶强者的实力。

    “那你们打算怎么选?”

    混炎大帝外层的金属巨球已经重新合拢,浑厚意识询问着。

    画卷卷轴已经展开,于青山绿水间的水墨画中,这名飘逸洒脱青年将手中折扇合拢,风度翩翩道:“根据请报,光明天堂的最强底蕴为光明之泉,泉水不干枯,它们就可以源源不断获得恢复,按照道理那些天使应该更加在意我们这些外来窥探者才对,从我们身上掠夺更多的加持,从而与胜负之殇文明对抗中获得更大优势,可是他们没有,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天使中有一位绝对统治者,并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顿了顿,画卷中青年又道:“而作为最先攻入次元食道的胜负之殇文明,除去族群内还没有能够完成团结统一核心强者的极小可能性外,那就说明它们有着严格的纪律和计划。而这只正在不停扫荡资源点的次元战争军团,应该就是我们的目标了,它们很快便会接近这处由数十位至强主宰构成的资源群……”

    小半个沙漏时间的交流后。

    这三位造访主宰的意识分身再次潜入蜗牛牛使者体内,回归骸骨大陆表层后寻找其他聚集地,而格林、混炎大帝、紫晶比蒙王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我这里倒是有个合适的意志载体。”

    格林和混炎大帝还未开口,紫晶比蒙王远比大腿更强壮的双臂上,一只粗糙大手在虚无中一抓,当其再张开的时候,赫然出现了一颗琥珀。

    琥珀只有婴儿拳头大小,里面封存的乃是一个不知名昆虫头颅,朝着格林三人诡异一笑。

    “这乃是吞金蚜,一种早已灭绝的奇异生物,拥有着难以置信惊人强度体魄。普通的物质攻击、能量攻击对它基本无效,但却有没有虚无属性的种种弊端,虽然这枚琥珀只是保留了吞金蚜的一个头颅而已,但也足够我们意识分身应对一些意外情况了,你们说呢?”

    说着,紫晶比蒙巨人“噗”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一滴鲜血,落在琥珀表层后很快便渗透其中,钻进了吞金蚜体内。

    金属巨球板块不停的“咔嚓”、“咔嚓”组装着,内部的混炎大帝道:“我是没问题,这般载体我可不像你们二人,能一个接着一个的拿出来。”

    一缕黑色火焰承载着混炎大帝意识,钻进了琥珀中的吞金蚜体内。

    “桀桀,也好,我也没问题。”

    与混炎大帝和紫晶比蒙王的意识分身截然不同,作为八级生物,这两位主宰虽然也已经接触到了意识应用能力,但相比于格林的意识手段而言,却宛如稚嫩儿童一般,实在粗糙简陋,更不要提八级圣域与九级生物之间意识本质的鸿沟差距。

    一缕完全透明的意识体,以巫师文的方式,烙印入琥珀吞金蚜头颅内的意识中,这般不经意的手段展露,几乎要比之前格林与混炎大帝最直接的意识碰撞更加震撼。

    紫晶比蒙王还好些,混炎大帝瞬间便沉默下来了,格林隐隐能够感受到混炎大帝之前敌意的彻底驱散,转为了谨慎。

    “走吧,我们绕开它们的探索路线,朝那个方向探索一下,胜负之殇次元军团影响到这里还需要相当一段过程,我们有充分的时间。”

    咻!

    承载着三位主宰意识的吞金蚜消失不见,三位主宰在虚无之中沉寂下去。

    只是这般的联络,不知是在迷惑别人,还是在欺骗自己,难道真的是交流?

    ……

    “胜利,在微笑。”

    纸牌人手中是一枚圆形幸运币。

    幸运币中心则是方孔,象征着胜负之殇文明认知的天圆地方,而幸运币的一正一反分别用黑白区别,则代表着阴阳回轮。

    亿亿万万纸牌人,乘坐在指派飞机、纸牌战车、指派坦克、指派机甲战士、指派战舰上,进行着资源掠夺。

    对于次元军团而言,那些被次元食道规则挤压的流亡者便进行次元战争的最基本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