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三色光眸

    咕嘟、咕嘟、咕嘟……

    正在这时,漆黑泉水冒出泡泡,在亿亿万万只有指甲盖大小的漆黑蝌蚪推送中,一座祭坛从漆黑池泽中缓缓升起,一股与次元食道截然不同的荒诞不详气息,豁然释放。

    祭坛好似一座金字塔,由未知矿物堆积而成,但在金字塔矿物之间的缝隙,是用血肉粘结,阴森残酷。

    在祭坛顶端,九盏青铜血蜡古灯从鬼脸兽口中伸出。

    见此一幕,米莉几乎瞬间便明白过来,朝着黄金巨人大喝道:“犹豫什么,还不出手!”

    另一边,黄金巨人大手中,七色彩虹精灵不停挣扎着,却根本挣扎不出钢箍一般的金色大手,身体已经由小蜜蜂形态变为偏偏花瓣。

    黄金巨人看向冰晶凤凰,又看了看银古术士和身下祭坛,犹豫不决。

    米莉和黄金巨人的契约上倒没有涉及到联手对付银古术士条款,仅仅是引路与各自应付目标罢了,但作为此时两人作为盟友关系,若是能够联手的话,即使银古术士有这座祭坛加持,面对米莉也应该没有任何反抗机会才对。

    “呀……”

    然而,黄金巨人短暂犹豫后,在手中七色彩虹精灵的歇斯底里尖叫声中,一把将其塞进了大口中“嘎吱”、“嘎吱”咀嚼着,尖叫声渐渐平息,“咕嘟”一声,七色彩虹精灵被黄金巨人咽进肚子里。

    随即黄金巨人丝毫没有理会米莉的联手对战请求,毅然决然转身离去,只留下一抹淡金色光影渐渐消失在外围空间银粉中。

    “好好好,哼!”

    冰晶凤凰蔚蓝色光眸凝望着黄金巨人留下的阴影,双眸迸发出透彻心髓的森寒。

    冰尾翔翎甩动,冰晶凤凰元素真身内米莉高举绝对零度魔法杖,大喝道:“冰霜奥义,冰海咆哮术!”

    撕碎一切的极寒狂风笼罩下,隐隐间竟浮现出几条冰龙幻影,位于祭坛之巅的银古术士端起一盏鬼脸兽口古灯,大口朝着古灯一吹后,“呼”的一声,青绿色火焰腾空而起,与喇叭旋涡状的冰海咆哮数对冲,却渐渐落了下风,隐隐能够透过冰火之间的混乱地带,看到那头可怕冰霜巨兽展翅翱翔身影。

    “这家伙的实力,真是强得可怕,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怪物!”

    银古术士喃喃着,肉痛至极的端起第二盏古灯,食指在血蜡顶端一晃,一颗黄豆大小火苗燃起,指向冰霜与火焰之中的那个身影后,“咻”的一声激+射过去。

    然而却被冰晶凤凰明暗一闪,轻松避开了,随即天空之上的冰火混乱曾被一柄擎天冰剑一分为二,张开双翼的冰晶凤凰是如此夺目,这柄千米冰剑俯冲而下!

    “银古密式第五十一道,暗锁天门!”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

    两个月后。

    如果说先前的战斗还是相互试探对方能力体系的小打小闹,那么此刻则是在竭尽全力至对方于死地了,连续两个月的战斗,这个口袋空间不但支撑下了两个怪物级别生物战斗,甚至于仍然保持着相当稳定状态,这的确有些异常。

    不过,在这场底力比拼中,即使有祭坛加持,银古术士却越来越不支了。

    尤其是胸口冰皇钉在不停挣扎过程中,局部封印被再次打破后,几乎每过小半个沙漏时间,银古术士便要痛苦至极的咳嗽一番,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体力飞速流逝。

    嘭!

    冰晶凤凰爪子踩在银古术士头颅上,祭坛已经千疮百孔,支离破碎,如果不出意外,从今以后这片聚集地便要就此解散了。

    米莉居高临下俯瞰,冷冷道:“我能够感受到你身后那位主宰的意志,巫师的手段千变万化,你可以自己说出来,或者我将你作为祭品找出来,甚至于直接搜索你的灵魂意志!”

    “咳咳咳咳……”

    咳出大量银屑冰渣,银古术士头颅被冰晶凤凰踩在骸骨碎屑上,已经无法反抗,每一位主宰的晋级之路都充满了荆棘坎坷,巫师们如此,这些次元食道怪物们又何尝不是?

    “目标果然是它吗?咳咳咳咳,不过可惜了,次元食道末日清洗就要开始了,它是不会降临过来的,否则即使打败我也只有死路一条。罢了,这个空间就先让给你,等次元食道末日清洗结束后,再让它夺回来吧。”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哗哗啦啦!

    漆黑泉水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每个泉眼中都冒出一道激流,数以千计的激流汇聚后,渐渐形成了一个黑色旋涡,在冰晶凤凰头顶撕开了一条时空通道。

    呜呜呜呜……

    自虚无之中传来的哽咽声,哭嚎声。

    听到这般音调旋律的米莉,每个细胞都在颤栗着,毛骨悚然的窒息中,后背已经冷汗淋漓,冰晶凤凰抬头,看向了旋涡隧道后面早已俯瞰这个空间多时的那个未知可怖存在。

    “你就是绝望世界吗?”

    世界即主宰,主宰即世界,弱点是没有办法移动,却拥有超乎想象的强横实力!

    口袋空间?

    米莉豁然开朗,就像袋鼠的口袋一样,银古空间就是绝望世界的口袋空间啊!

    裂缝足足万米,但相比于裂缝后面的那个可怖巨物,却仅仅只是一个勉强窥探进来的缝隙罢了,呜咽与哭嚎声中,时空波动一闪,一个超巨型蝌蚪作为其意志延伸,从裂缝后面勉强露出了一个头,密密麻麻尖锐牙齿裸露,呈现出诡异月牙的弯曲弧度。

    这个巨型蝌蚪不过是其意志代言者罢了。

    “冰霜生物,你想要窥探我的时空奥秘?”

    蝌蚪肌肤表层爬满了各种渺小怪诞的虚幻生物,仿佛粘液一般蠕动着,恶心急了,沙哑道:“哼哼,那你就过来吧,是时候让你知道一下真正的恐怖了!”

    冰晶凤凰在经历了最初的震骇后,此刻却诡异一笑,抬头仰视着裂缝后面的蝌蚪,阴阳怪调道:“抱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想要窥探你时空奥秘的不是我,而是他!”

    蓦然,毫无征兆,冰晶凤凰脚下的时空,三只不同色泽的万米的眼睛突兀睁开了,眼珠瞳孔宛如无限星空一般平静深邃,透过旋涡看向后面的巨型蝌蚪。

    霎时间,这片空间变得诡异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