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联盟大会(五)

    “你想怎样!?”

    终究,便是以比比罗的忍耐力,也不禁爆发了!

    不过比比罗仍保持着最后的理智,没有扩散出力量波纹战斗模式,仅仅是口头上的质问顶撞而已,内心深处仍然保有一线希望。

    在比比罗开口咆哮之后,霎时间,整个大厅、整艘飞行器、连同附近虚空都仿佛被彻底冻结了,黑巫王“桀桀桀桀”邪笑声也戛然而止。

    咻……

    “吸!”

    萨卡吉塔赛亚人之王只来得及作出吸气姿态,那道漆黑阴影便豁然出现在其一侧,与其身后的高级赛亚人战士比比罗面对面,瞬间便形成了绝对优势的凌驾性压迫力。

    黑巫王不苟言笑,直勾勾盯着面前这位被自己委实惊恐得随时可能以空白疯狂意识战斗的瑟瑟发抖渺小生物,沙哑道:“我想怎样?我想把在你的头上拉屎,用尽一切侮辱你,把你内心深处的野心尽情宣泄出来吧,然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把这份野心的**介质彻底抹去!”

    黑巫王也不管身侧赛亚人之王萨卡吉塔反应如何,任由其冷汗滴落,已经彻底表现出自己邪恶、阴森、冰冷的一面。

    “没错,我就是要尽情的压迫你们赛亚人一族,好让你们这些本就该被无尽世界真理命运抹去的垃圾消失,要让你们去干最肮脏、最辛苦的活,要让你们永远看不到翻身的希望!绝望吧,桀桀桀桀桀,来啊,出手啊,攻击我,不打倒我的话,你们赛亚人一族就永远没有翻身的希望!”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比比罗心脏剧烈跳动着,漆黑的长发随着内体逐渐开始燃烧的战气,逐渐飘逸起来,脚下的水晶玻璃离子层破碎,“咔嘣”、“咔嘣”仿佛蜘蛛网一般蔓延开来,整座飞艇都开始不自然扭曲了,金属发出“吱呀”、“吱呀”的刺耳扭动声。

    黑巫王冷冷看待这一切的发生,傲慢神态嘴角流露出一丝邪恶残酷笑容。

    就这么略显佝偻的站在比比罗面前,任由其体内渐渐浮现的气势扰乱自己冒出的生与死奥义黑烟,浮动自己稀松的长发,浑浊冰冷漆黑双眸透出一丝疯狂。

    不同于格林元素巫师的撬动规则,利益最大化掌控利用心理,黑巫王更希望看到的是排除异己,以绝对权威主宰一切。

    而通过对这支赛亚人战斗民族的了解,黑巫王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格林企图利用对方的行为,是在玩火!

    巫师联盟猎魔远征前的最后一战是否开启,就在这刹那之间!

    咚!

    就在这战斗一触即发的关键时期,这乃是巫师联盟主宰聚集地所在,就在比比罗激将陷入十死无生境地之时,豁然,“咚”的一声,黑巫王与比比罗有所感应,不约而同砖头看去,竟是萨卡吉塔赛亚之王单膝跪地,行以臣服礼节。

    而其所跪之人,赫然便是黑巫王。

    “伟大的黑巫王,我以赛亚遗族之王的身份代表这个时空赛亚人宣誓,感激巫师们给予的生存权利,赛亚一族必会想尽方法予以报答!”

    此刻的萨卡吉塔脑海中,不断浮现出3D光影屏幕中莫丽比王后所产下的王子、公主形象,两者交织替换,似乎在做一个无比痛苦的决定般,萨卡吉塔最终有所决定,痛苦咆哮道:“我决定将莫丽比王后产下的公主,给予伟大的黑巫王进行深造学习!”

    似乎未料到萨卡吉塔竟然做出如此选择,黑巫王也稍稍一愣。

    莫丽比产下的一队龙凤胎,王子先天战斗力432,公主先天战斗力17500,按照道理而言萨卡吉塔应该将潜力更强的公主留下才对,然而黑巫王没有想到的是女性赛亚人生育繁衍后的绝境,以及这位萨卡吉塔赛亚之王在三亿千年前时空的遭遇。

    这位先天战斗力低下的王子,不正是曾经的萨卡吉塔吗?

    “陛下!?”

    比比罗难以置信的看着萨卡吉塔,这位高傲的赛亚人之王,面对残酷的现实,为了赛亚人一族,竟也选择了如此?

    “还不跪下!?”

    萨卡吉塔的咆哮声,让比比罗本能“嘭”的一声选择了单膝跪下,同样向黑巫王低下了赛亚人一族高傲头颅。

    然从他们双眸深处,没有人会怀疑自己看到了更坚定的野心,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只要时机成熟,必然会对曾经压迫自己的强大生物发起最致命一击,予以报复。

    诧异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罢了,黑巫王不屑道:“想要本王收为弟子,那是你们赛亚人一族莫大的荣幸,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想要跪在吾的前面,却都成了死尸,你们应该感到无比光荣!”

    “是!赛亚人一族确实感到无比荣幸,感谢伟大的巫师之王能够收我的女儿作为弟子!”

    面对彻底躬卑下来的卡萨吉他赛亚人之王,即使黑巫王也不好发作了,甚至于内心深处的躁动不安反而更强烈了。

    最深层灵魂意识在不断告诉黑巫王,必须马上不择手段搞死这两个主宰,但格林的意识却在影响黑巫王,要按照规则做事,利用规则的掌控将两者玩弄于执掌之间,把他们的力量发挥出来,服务于猎魔远征终极计划,等到不需要的时候再用雇佣规则玩弄死。

    最终,格林的意识战胜了黑巫王本能意识,黑巫王凝重的看了萨卡吉塔一眼,冷哼道:“想报复就尽快成长起来吧,让我看看你们这支超时空遗民究竟有什么本事!那么大会过后,就把你的女儿送到巫师世界,如果敢违背今天说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说完,黑巫王自顾自的从两人身边走过,离开了舰船。

    “是。”

    萨卡吉塔直到黑巫王离开后,才和比比罗站了起来,愤怒屈辱的目光中作出了忍辱负重决议。

    好一会儿后,下等赛亚人战士和赛亚学者们才纷纷从昏迷中清醒,酥软的身子勉强站了起来,看到王座上郁郁不乐的赛亚人之王陛下后赶忙请罪,并很快重新组织起来,恢复了舰船基础功能后驾驶离去。

    当黑巫王再次回到虚空后,聚集来的主宰明显多出不少。

    这片世界群落之辽阔,比之上古巫师世界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如今巫师联盟强大实力,只怕早已经超越上古巫师世界巅峰,而随着巫师之祖规则的推广,先天巫师的殖民扩散,数量暴增,实力比之上古巫师差距将会越来越大,直至天壤之别。

    如此,巫师世界也才终于有了正面远征深渊世界群落的勇气,而非再像上古巫师们计划的亡命一搏。

    “黑巫王!”

    面对这道熟悉的意识问候,黑巫王看向了南无郁郁葱葱古树分身。

    虽然只是六级巅峰分身,但这棵世界树本体却是黑巫王也为之正视的可怕生命体,足以与完全体普米罗修斯抗衡比肩的超级生命体!

    若非本体无法移动的原因,这个奇迹生命体可怕程度,也许将会连巫师世界也需要小心谨慎对待的无尽世界终极生命体,超级八级的生命体!

    “世界母树,猎魔远征计划就要开启了,你准备好完成当年和巫师世界制定的契约了吗?”

    黑巫王问话,世界树分身轻松道:“当然!即使明知道道路危险残酷,但巫师世界诶付出的代价我又该如何拒绝?哼哼哼哼,毕竟这乃是让吾真正拥有自由的命运杠杆魔法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