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贯穿虚幻(下)

    灵戒冰魂世界。

    裂缝这一端附近,灵戒冰魂世界同样遭受到血脉世界规则污染,但因为灵戒冰魂世界规则要比血脉世界强出许多,因此受到影响相对较小,只有幽魂沿着规则流向血脉世界,却没有血脉生物反向游荡过来。

    仅仅是千余米裂缝罢了,相对于广袤无际的浩瀚虚幻世界而言,根本不算什么,虚幻世界也没有世界之心与守护者规则,因此除非恰巧附近有某位主宰,否则很难察觉到什么。

    事与愿违,就是这么巧合,这条裂缝处的血脉规则恰巧惊动了一位游荡戒灵王!

    “呀呀呀呀……”

    裂缝附近的幽魂们四散飘荡,拼命逃亡着。

    裂缝的另一端,随着一双狭小血色之眼窥探进来,“噗”的一声,血脉规则铺天盖地侵入弥漫进来,一些来不及逃亡的幽魂被血脉规则包裹后,片刻时间便从无形之体的蔚蓝色亮斑渐渐暗淡,彻底成为血雾的一部分。

    惶恐、不详、残酷的规则中,“哗哗啦啦”声,血色锁链从裂缝另一端伸展过来。

    已经感受到相对遥远处那道戒灵王意志,虽然已经察觉到这里,但想要赶过来显然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也不管那边的警告咆哮怒火中烧,血脉之王“哞”的一声,将两颗钢鬃獠牙插进世界裂缝,“咔擦”、“咔嚓”的裂缝撑爆声中,原本千米的裂缝被血脉之王一点点翘起,逐渐将裂缝撑开了。

    至于那条血色锁链,则在裂缝附近不停盘旋着,形成一条血色旋涡,引动着整个血脉世界规则向这里灌注。

    这是所有虚幻生物主宰都拥有的能力,打开世界旋涡降临,固化时空裂缝。

    以灵戒冰魂世界角度,窥探向裂缝深处,在血脉之王后面的血脉世界深处,模糊不清的血色迷雾中,一个无与伦比庞大面庞正在渐渐成型,靠近过来,即使整个血脉之王也仅仅是这张面庞大小而已,嘴角挂着悠闲邪恶弧度,与前方全神贯注全然不知身后的的血脉之王形成鲜明对比。

    “夹缝世界的杂碎,竟企图染指灵戒冰魂世界,哼哼哼,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这位戒灵王豪放大笑着,但从其意识怒火中烧的意识波动来看,显然并没有表面上这般平静,雷厉风行赶过来的同时,不忘以规则共振呼唤着附近的其他戒灵王,意识已经牢牢锁定在了雄猪钢鬃血脉之王身上。

    雄猪钢鬃血脉之王不予理会,

    单论实力而言,这个戒灵王还不及自己,若非正处于固化时空裂缝的关键时期,雄猪钢鬃血脉之王为此分散了大部分力量,这个戒灵王还不配作为雄猪钢鬃血脉之王的正面对手。

    吼哞哞!

    喉咙深处发出歇斯底里挣扎吼叫声,雄猪钢鬃血脉之王竭尽全力撑开裂缝,尽快缩短这个过程,显然也知道若是其它零界王支援过来的话,必然只剩下失败一途。

    嗡……

    渐渐的,这位戒灵王显现出身影,这乃是一个哀嚎状的苍白骷髅头,褴褛斗篷遮蔽住身上魂体,头顶上燃烧着苍白骨火,刺耳尖啸声中由远飞速及近,一只骷髅爪抓向裂缝处的雄猪钢鬃。

    霎时间,四面八方时空都凝结出了一缕缕蔚蓝色雪花。

    凹陷眼窝处,狭小双眸血色冷光滑过,雄猪钢鬃血脉之王跨界深处意志粗壮前爪,隔界与这边的戒灵王对轰过去。

    轰轰隆隆!

    “哞”的一声,雄猪钢鬃血脉之王大部分力量被时空裂缝牵制,短暂对峙一击过后,情不自禁一声吼叫,躯体“隆隆隆”的倒退回血脉世界深处。

    才刚刚撑开数千米的裂缝还未来得及彻底固化,瞬间缩小至两千余米后,一点点愈合着。

    戒灵王也倒退出一段距离,稍稍冷静下来,厌恶的看了眼四周血雾,像驱赶苍蝇一般,头顶几缕苍白骨火散开,四周弥漫的血脉规则雾气便像燃料一般,“噗”的一声豁然烟蔓开来,短瞬间便形成了一大片空白区域。

    随着戒灵王双眸凝望向空空如也裂缝处,再无血色雾气弥漫,固化的血色锁链也在世界规则下一点点崩塌着,“哼哼”一声冷笑后,这为戒灵王并没有马上尝试封印裂缝,骷髅头眼窝内幽光闪烁下,似乎起了一些别的心思。

    血脉世界入侵灵戒冰魂世界是不可能了,但如果……反过来呢?

    带着这般心思,这位戒灵王看看靠近裂缝后,双眸好奇的向另一边窥探凝望过去,待意识感知穿过那层血脉规则阻隔后,落在那个遮天蔽日恐怖身影上,顿时,这名戒灵王僵硬在原地。

    遮天蔽日的苍白面具,三只眼睛正在用嘲讽神色看向自己,嘴角上带着无比邪恶的弧度。

    “桀桀,过来一起玩玩吧!”

    轰轰隆隆!

    仍在自我封印术爆发状态,格林没有理会身旁,被戒灵王一击轰回来后摇头晃脑的雄猪钢鬃血脉之王,在看到裂缝那边戒灵王一点点靠近并窥探过来后,脚下阴影弥漫,咻、咻、咻、咻、咻,数不清的黑色触手朝着戒灵王缠绕过去。

    “啊……”

    惊恐的叫声,戒灵王努力挣扎着,想要逃回灵戒冰魂世界。

    格林身后,拉菲阴影渐渐从黑暗之源中浮现,嘴角浮现出一缕残酷弧度,朝着戒灵王伸出手掌,无声无息做出一个抓握姿势。

    亿亿万万条黑暗之源丝发,仿佛无穷无尽,竟渐渐将这位戒灵王包裹成了巨大黑茧,甚至连挣扎的资格也没有便被“噗”的一声拉进了血脉世界,看都没在多看一眼,拉菲将其投掷向了黑巫王方向。

    “继续吧。”

    格林平静朝着身旁早已被震撼的目瞪口呆的雄猪钢鬃血脉之王说着。

    雄猪钢鬃血脉之王这才反应过来,“咕噜噜”猛的吸了一口周围血脉雾气后,不敢过多犹豫,继续撑开裂缝,进行固化。

    此刻雄猪钢鬃血脉之王显然也已经知道,血脉世界正处于一个极端危险的境地,在这般掌控无法想象力量的高等生物战斗过程中,只怕一个掌握不好,这个已经存在了数不清纪元的虚幻世界便将会就此成为历史。

    另一边。

    格林解决完这边之事后,凝望向手持《生死冥典》的黑巫王方向。

    黄泉幽冥河在不断入侵过程中,在破坏血脉世界过程中,不仅仅遭受到了血脉世界本身的抵制,作为几个大型虚幻世界的夹缝,黄泉幽冥河竟然在遭受周围其他世界的共同挤压,黑巫王明显变得十分吃力,这也是格林事先没有预料到的。

    饶有兴致,格林倒要看看黑巫王有什么解决方法。

    “没办法了。”

    黑巫王喃喃了一声后,缩小黄泉幽冥河流量的同时,时空波动渐渐浮现,赫然是人祖尸身、无相十首尸魔傀、炼狱噩骨傀儡!

    “恩?虚幻时空反向召唤!消耗的是自身细胞生命精华?”

    格林三色光眸中,透出兴趣盎然之色,对于黑巫王越来越感到惊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