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贯穿虚幻(上)

    格林并没有开启真身,这些血脉生物在格林眼中,却也只是密密麻麻头丝一般微小不可察觉低等生物罢了。

    唯有那位血脉主宰让格林稍稍感兴趣,却也仅仅是感兴趣罢了!

    在格林感知中,这位主宰就好像脚下呲牙恐吓自己的一只小狗,努力表现出一副狰狞样子,要是格林敢对其作出伤害,势必要撕掉格林一块血肉的凶恶表情。

    但在格林看来却十分好笑。

    这个主宰虽然就生命层次而言与格林都是同层次高度,但终究只是脚下一条狂吠幼犬,若是愿意格林随便就能将它一脚踢开,能够伤及自己本源的机会绝对不多。

    这个虚幻世界的血脉生物们,显然已经被格林挤入降临这个世界的高等生物气息吓坏了。

    “你是哪位主宰,为何降临血脉世界?”

    这个血脉之王,乃是一个牛头蝙蝠骨翼生物,长长尾巴仿佛蝎子的倒钩,一双巨钳示威性张开,仰望着面前这位跨域降临的三眼怪物,努力控制着自己血脉深处的躁动不安,让自己的咆哮声掩饰住双腿的颤抖。

    “你可以称呼我为泯灭巫师!”

    格林意识在这些低等生物感应中,宛如惊涛骇浪一般蔓延开来,这些低等血脉生物只感到仿佛十二级狂风拂过,血脉之王则不停的以巫师语喃喃着“泯灭巫师”字句,希望从自己古老记忆中找到相似的古老生物遗迹,从中牵线搭桥,建立关系。

    至于格林身后弥漫过来无边无际黑烟,那更纯粹冰冷生与死规则,如此荒诞离奇极端的深层虚幻规则,想必已经唤醒了血脉世界其他的血脉之王,正在从深层沉睡中渐渐苏醒。

    “后面那位乃是彼岸黄泉界主宰,我因为躲避它的追击,意外降临到了这个次元食道与恶煞怨气世界之间的夹缝。”

    格林稍稍解释的这片刻时间,一直喃喃着“泯灭巫师”巫师语的血脉之王,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道:“十环巫师,我想起来了,十环巫师!”

    血脉之王竟未以意识交流方式喊出十环巫师,而是巫师语咆哮!

    而十环巫师所指,自是不必多说,正是上古真灵安东尼奥。

    “哦?”

    格林稍稍诧异道:“连他也来过这里?”

    此刻,其他血脉之王的意识,也通过这个夹缝世界的特殊规则延展过来,接触到格林与身后开始全面侵入的生与死黑色气息后,顿时传来一声声惊呼:“这是哪位主宰降临?竟拥有如此实力!夢鬘之王,你是召唤降临的?”

    格林真理之面下嘴角默默浮现出一缕邪恶弧度。

    夢鬘之王显然是被误解了,然而却还没有来得及做出过多解释,“噗”的一声,宛如决堤洪流般,铺天盖地黑烟汹涌喷出。

    无法言明的惊人冰冷残酷气息,真真实实感受到那个荒诞离奇恐怖生物的压迫力,夢鬘之王瞬间变得无比僵硬,甚至连说话也变得无比艰难了,牛头大口张开,僵硬在原地。

    桀桀桀桀桀……

    随着完全体黑巫王的“桀桀桀桀”笑声由虚幻接近真实,渐渐变得无比高昂,噼里啪啦,血色电弧划破天空,四条手臂缓缓掰开时空裂缝后,稀里哗啦的黄泉黑雨从天而降,彼岸花开妖邪艳丽,这个双头四臂的怪物正在以无可匹敌威势,俯瞰向夹缝世界内的芸芸众生。

    嗡!嗡!嗡……

    黄泉幽冥河与彼岸轮回花规则侵入。

    瞬间,隐藏在血脉世界深处的一个又一个古老意识彻底苏醒了,并纷纷以最快度向黑巫王入侵这里聚集过来。

    即使处于自我封印术爆期间,格林也能够完全控制自身力量,但仅仅只是第四次恢复完全体的黑巫王却没有这般控制力,也正是因此,两者之间反响才会如此截然不同。

    完全体的黑巫王不论到哪个世界,便是彼岸黄泉界规则入侵到哪个世界。

    “我们只有齐心协力地抵御这个可怕荒诞主宰,把它打回彼岸黄泉界深处,血脉世界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格林趁机蛊惑着血脉世界众人。

    由于完全体状态的黑巫王实在太强大了,除非是次元食道、彼岸黄泉、维度间隙这些的绝对稳定维度次元壁障,否则即使是以巫师世界、宇宙世界这样的大世界,也必然将遭受到完全体黑巫王所引的规则大灾变影响,而对于生活在承载力更低世界内部的生物们而言,这便是一场全面入侵灭世战争!

    “巫师之王,何必耍这些无聊的手段,蛊惑这些无知生物白白送死。”

    完全体黑巫王已经彻底被格林逼上绝路。

    如果说现在的完全体黑巫王还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它太强了,却又无法完全控制这股力量。

    只要脱离最深层虚幻世界,在任何世界都必然会遭受到本土生物全力抵抗,只怕还没有降临到物质能量世界就先被一个又一个虚幻世界无穷无尽虚幻生物耗死了。

    然而,面对世界规则崩坏,这些本土生物可不认为黑巫王仅仅是因为与格林私人恩怨路过而已,亿亿万万血脉生物在几个血脉之王意志驱使下,赴死一般冲向入侵的黑巫王。

    哗哗啦啦……

    黄泉幽冥河流过,数不清低等生物被带走,彼岸花开,这些低等生物又瞬间成为奴役亡灵,即使四级、五级生物也罕有能坚持一时半刻的。

    “不论你是来自哪个强大世界的虚幻主宰,吾誓死守卫血脉源泉!”

    一位鹰嘴羊身的血脉之王咆哮着,赫然冲向了黑巫王,“轰隆”、“轰隆”、“轰隆”的激斗声连绵不绝,但任谁都能看出,这位血脉之王不过是完全体黑巫王手中玩物罢了,其他血脉之王在退无可退情况下,纷纷一声歇斯底里咆哮,也跟着冲了上去,意图将黑巫王阻止在血脉世界之外。

    格林真理之面下邪恶一笑,倒也不至于在此期间偷袭什么,对于此时状态的格林与黑巫王而言,这不过是战斗之间的插曲游戏罢了,也不算什么卑鄙手段。

    巫师世界。

    完全体状态黑巫王离开彼岸黄泉界后,黑域上空的黑云便在以惊人的度,向黑巫王圣塔巅峰汇聚而去,阳光辐照下来,一个又一个黑巫师震惊凝望着这般异象。

    黑巫王圣塔仿佛一个黑洞般,形成了一个级旋涡,将长久纪元来黑雾积累的无穷无尽人类绝望之力吸扯进去,补充入荒诞虚幻深层的那个强悍离谱的生命体体内,支撑着它横跨现实与虚幻的体魄。

    咔嚓嚓!

    黄泉幽冥河对于血脉世界规则的破坏更大了,规则混乱,无数低等血脉生物成为生态大灾变的亡魂,与此同时时空崩坏中,竟然要与旁边未知的虚幻世界相联通样子,一条时空裂缝手崩乱规则影响出现。

    蔚蓝色幽魂气息,冷若冰霜,从裂缝蔓延过来,侵扰着血脉世界规则。

    无比森寒灵魂感受,这应该是某个特殊灵魂生物聚集地。

    影影绰绰,低等的幽魂在裂缝边缘,感受到血脉世界的异域规则气息,只能在附近蔚蓝色光丝中游荡,裂缝更深处,那些更加庞大强悍的幽魂们察觉到时空变动,正在赶来。

    …………

    ps:第二更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