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完全体黑巫王(中)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桀桀,桀桀桀桀,没用的!堂堂一代巫师之王,同样也只是个不肯承认自己失败的倔强小巫师吗,桀桀桀桀……”

    第七百九十七次对轰,第七百九十七此被黑巫王轰落,格林却也同样像着了魔一般,不认输的一次又一次进攻着,感受着与黄泉幽冥拉菲之间的生与死奥义联系,仿佛要将自己的全部潜力逼迫出来,每一次都全力以赴,却每一次都已失败告终,锲而不舍。

    如今攻守之势对调,格林表现得却比混乱虚空域时黑巫王还要过分,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对黑巫王的居高临下讥讽。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格林虽然处于劣势,纸人躯壳剧烈喘息着,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慌乱神色,似乎早已料到自己将处于的全面劣势。

    与此同时,《童话》维度。

    “啊……”

    “呜呜呜呜……”

    不仅仅是主大陆,各个世界的生灵们都在哭泣着,这是一个天灾**横出的年代,先是异域恶魔入侵,紧接着是各个世界内部规则崩乱,天灾不断,生灵涂炭,弱小生物们为了生存而奋力挣扎着,憎恨着命运的不公,命运的玩弄,规则的残酷。

    而这一切,都是格林所引起。

    “造物主不仁,我们就灭了造物主,掌控我们自己的命运!”

    低纬度弱小生灵们发出歇斯底里呐喊。

    另一边,彼岸黄泉界。

    “呼哧”、“呼哧”喘息的格林,在身后黄泉幽冥拉菲的搀扶下,拄着真理平衡魔法杖从半跪状态重新站起,身上《童话》纸页上已经有了许多破损,正在由新的《童话》纸页替换,一些花鸟虫语、元素流动形态的巫师文字迹也已经变得斑驳不全,看起来狼狈极了。

    三色光眸前所未有专注,格林转头,目光无比温柔专注的朝着黄泉幽冥拉菲点了点头,湍急的黄泉幽冥河上,格林再次看向了黑巫王!

    吸……

    深吸一口气后,格林“嘣”的一声,身影豁然从原地消失,当下一刻重新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出现在合体黑巫王身前,不信邪一般,真理平衡魔法杖第七百九十八次轰了过去。

    轰轰隆隆!

    真理平衡魔法杖与泰坦损耗之戒第七八七十八次短暂僵持,格林灰白色真理之面下透出许些狞色,《童话》纸页躯体上一些巫师文竟然从纸页上飘飞,仿佛烟丝般,在半空中无声无息飘散。

    “恩啊啊……”

    纸人格林喉咙深处发出歇斯底里吼声,竭尽全力挣扎着,并似乎真的有了一些自我突破,与黑巫王的僵持时间明显长了许些,虽然只是超导光阴中的几个刻度而已。

    “和你说过多少次,没!用!的!”

    合体黑巫王居高临下,惊天动地的张狂咆哮声,这一刻格林仿佛遭受到了整个彼岸黄泉界的挤压,三色光眸下瞳孔骤然一缩,“嘭”的一声,被轰落坠入到黄泉幽冥河之中。

    咻!

    一支黄泉幽冥箭后,拉菲赶忙潜入黄泉幽冥河追随。

    然而相比于黑巫王的生与死奥义,黄泉幽冥箭的生与死奥义实在不值一提,被合体黑巫王轻易当下后,同样“嘭”的一声,潜入其中。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格林的《童话》纸页体魄,每一滴黄泉幽冥河河水都是《童话》的异域恶魔降临,格林残破躯体被身旁拉菲不住的晃动着,而随着身后“嘭”的一声,合体黑巫王追随而至后,一张张《童话》纸页代替了先前残破部分,格林也从暂短僵硬恢复后,见到显然不愿再这般无休止僵持下去的黑巫王追随而至,本能的再次恢复真理平衡魔法杖。

    轰!

    “呜……”

    仓皇应对的格林再次一声闷哼,坠向更深层黄泉幽冥河,不见了踪迹。

    次元食道。

    关于次元食道的深层隐秘传说,上古巫师们历来避而不谈,甚至于相比次元食道这个名字,巫师们更愿意称其为流光回溯世界,据说上古时期巫师世界第二次文明之战起因,便是安东尼奥探索次元食道时的一些遭遇,那是关于无相古魔的最早记载,也是上古巫师们探索虚幻时空的极致。

    无尽皑皑百骨,亿亿万万纪元葬送于此的征服者们,诉说着对无尽世界残酷规则最后一搏的绝望,仿佛在表达着高维度生物们的玩弄手段。

    在这里,任何时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里没有特定的规则,唯一目的就是将所有陷入这里的生物消化掉,重新归为无尽世界本源,完成生命意识的轮回。

    困束在这里的大大小小聚集地怪物们,每多活下来一天,实力就强盛一分,距离死亡也就更近一分,这里的时间没有意义,只是次元食道消化规则的必胜手段之一,无可逆转。

    血泉之城聚集地,属于次元食道千百万数不清的小型聚集地之一,常驻怪物数十个,最鼎盛时曾达到数百人。

    次元食道奇异数之不尽,而这汪血泉,也勉强算是其一,不特定时间内便会凝聚出几枚血精,拥有提升精血纯度上限能力,因此这个聚集地大多是血肉生物,为了争夺血精而彼此战斗不休,而其中几位最强者,则被成为血王。

    轰!轰!轰!轰……

    这日,两个大名鼎鼎血王又在为了一枚血精而战斗了,这在血泉之城属于再平常不过事情,影影绰绰的一双双眼睛暗中窥视向这里,伺机而动,或者领悟学习血王战斗技巧。

    两位血王也是老对手。

    一头山岳龙鬼巨猿,原本在物质能量世界轻易进化出的万米体魄,在次元食道竟生生浓缩至了十余米,戾气缭绕,幽魂弥漫,双眸带着宛如跨越尸山血海的煞气,委实属于主宰之下不可多见的强悍生物。

    一头紫晶骨战魔,类人生物体魄,一身骸骨转化为紫色晶体,不必多说,其硬度只怕已经达到难以置信程度,手中握着一柄三菱刃匕首,缭绕着光阴之力,胸口骸骨内一颗心脏“咕咚”、“咕咚”强有力跳动着。

    “血精只有一颗,嘶嘶,你来晚了。”

    说完,“咕嘟”一声,紫晶骨战魔竟一口便将血精吞食,也不管愤怒暴躁几乎快要爆炸的山岳龙鬼巨猿如何。

    在次元食道这般极端恶劣环境中,只有已经占有的好处,才真正属于自己。

    “吼!”

    惊天动地咆哮,紧接着便是再次传来激烈的“轰隆”、“轰隆”战斗波痕,暗中观战的其他几名血王见到此幕,不禁纷纷暗笑,显然这一次的山岳龙鬼巨猿反应度要远超曾经。

    两人战得越激烈,其他血王之后争夺血精的机会就越多。

    呼……

    正在这时,灰云天空,一些诡异的规则波动传来,血泉之城的老怪物们纷纷仰头望去,感受到其中令人惊悚颤抖的荒诞,纷纷神色巨变,便是正在激烈战斗的山岳龙鬼巨猿和紫晶骨战魔,也不禁纷纷停下,骇然仰望。

    哗哗啦啦……

    随着黑色的瓢泼大雨倾盆而降,“咻”、“咻”、“咻”、“咻”,除了极少数反应机敏的幸运者外,其他怪物凡是被黑雨淋到后,仿佛失去了灵魂意识一般,尸体“嘭”、“嘭”、“嘭”、“嘭”完好无损倒下了。

    咻……

    轰!

    一个黑影从天儿降,坠落至血泉之城正中心,“轰轰隆隆”荡开一圈震荡冲击波后,骸骨大陆的血泉之城被瞬间抹去,只留下了一道超级陨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