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童话》维度

    “我这是在《童话》维度次元?”

    恍惚中,格林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

    《童话》的原来身乃是《格林童话》,书中没有涉及任何巫术知识甚至于真理概念,通篇所讲只是巫师世界一个名为格林的作者,在孤苦伶仃无聊之际写了一本童话小说。

    故事的主角名为可徒,在众神世界中,世间残酷折磨着他,不幸的命运降临于他,众神是世间苦难的根源,却根本无从战胜。

    唯有可徒在坚信着父亲的遗志信念,神灵也是能被人类打败的。

    在可徒永恒的坚持自我中,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最终战胜了所谓的神灵,恢复了世间和平美好。

    这是格林三级大巫师巅峰时期欲要离开巫师世界游历时,被五环真灵巫师强行扣押,耗费六十余年光阴岁月编纂的一部传记在体小说,零零散散千余万巫师文,书中涉及到众神世界历史、规则、人物矛盾、生命起源、未来发展、力量体系发展猜想等等……

    就写作手法而言,这并不是一部上佳作品,只是一本入流作品而已,但却因为序言乃是讲述作者是巫师世界格林而非同一般,在逐渐推广之中,形成某些低等生命提所无法理解的规则。

    此刻,众神世界!

    表象看来,格林乃是一副流浪学者模样,戴着黑框眼镜,左手持鹅毛笔,右手持《童话》书籍,慵懒靠在街边石墙上晒着下午的阳光,无所事事的样子。

    在格林眼中,这个维度所有一切都是由巫师文构成!

    流动的风是根据自己对于巫师世界的想象进行的设定,昼夜各六个沙漏时间,会根据季节的变化有所调整,大地是由“泥土”、“砂石”、“岩层”、“水份”等等密密麻麻巫师文组成,根据巫师文的密集和光亮程度决定土地松软程度。

    街上的人们,同样是由无数个巫师文人名组成了外表形态,血液是无限微小的巫师文“血”组成,而这些流动的巫师文“血”,则是由更微小的巫师文“红细胞”、“白细胞”构成,而“白细胞”巫师文则是由中性细胞、淋巴细胞、单核细胞、嗜酸性细胞等等构成。

    可以说,格林在《格林童话》中的千余万字中,最基础的规则便是此,讲述了一个低等次元维度构成规则。

    如果这个低等次元维度的生物想要解析真理奥义,就需要由无限微观入手,像解密一般,首先解析最低等元素巫师文明,并不停的拼成更高等元素,直至彻底解析《格林童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格林作为高纬度存在,只需要书写一个高等巫师文,便是亿亿万万金字塔一般的低等巫师文自动生成规则,这就是不同维度次元的力量。

    说起来,当初五环真灵巫师能够耐心看完《格林童话》,并发现其中一些隐藏奥秘,乃是因为他无与伦比智慧所致!

    对于巫师大陆大多数学者而言,《格林童话》委实太过于臃肿了一些,其中一些设定云里雾里,不知所谓,感觉完全没意义的篇章……

    对于将其当做传记故事的一般人而言,则是通篇废话,若非相传是高等巫师之作,故事主线还算有点吸引力,这种垃圾小说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力。

    咚、咚、咚……

    恢弘钟声响起,往来的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事情,即使在马车上的人们也纷纷下了马车,无比虔诚姿态进行祷告,跪拜歌颂秩序之神光辉。

    “伟大的秩序之神啊,您的光辉一定能量驱散可徒魔教邪恶势力,让这个世界重新恢复和平,我们永远都是您最忠实的奴仆!”

    一名青春少女祷告过程中,竟忍不住泪如雨下,可见她多么的虔诚。

    在格林的《格林童话》设定中,可徒乃是为了众神世界人们的自由而奋斗,坚信父亲的信念,不屈不挠,所谓神也只不过是强大一些的生命体罢了,终究是可以打败的。然而这般高尚信念在普通人类的愚昧无知面前,却是一个破坏众神规则的邪教首领,人们自甘作为奴仆,诅咒着可徒。

    以高纬度视角来看,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残酷世界啊……

    格林所降临的这段时期,应该是可徒崛起的时期!

    很快,众人发现了格林这个对于秩序之神祷告钟声无动于衷的异类。

    在周围人们的愤怒注视中,格林仿佛正在看动物园笼子里的稀奇古怪生物,东看看,西看看,为这个次元维度的一切好奇着,虽然《童话》中的一切是格林精心设计,但这般深入其中的感觉,却非同一般。

    祷告的人们强忍住心中怒火,将祷告仪式进行完毕。

    很快,大量人群包围过来,对于格林大吼大叫,怒斥着格林对于秩序之神的不敬,甚至有一些激进狂热教徒已将将格林判为邪教异类,扬言要把格林送上火刑架。

    嗒、嗒、嗒、嗒……

    一队骑士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奔来,金光闪闪的教会装束,众人让开一条道路,为首的高大威严教会骑士居高临下俯瞰眼前这名落魄学者,低沉道:“就是这人?”

    “是的,大人,我们都亲眼看见了他对伟大秩序之神的不敬,很可能是可徒邪教的异教徒!”

    一名衣衫褴褛老妇人指着格林,恶狠狠的说着,真不知她已经穷困城如此了,为何还在信仰着所谓的秩序之神,指控格林,亦或者是内心深处的原罪让她看到比自己更落魄的人而产生快乐?

    “把他绑起来带走。”

    冷酷蔑视的看了格林一眼,这名骑士首领挥了挥手,随即驾驭身下战马转身离去,根本没有正视过格林这只蝼蚁。

    几名骑士下马走来,“哒哒啦啦”的金属锁链镣铐声,不由分说就要拷住格林。

    “无趣。”

    格林自言自语了一句,《童话》连连翻页到最后空白,周围万物一切在格林眼中都在飞速发生着变化,矮楼变高楼,昼夜昼夜不停交替,云朵漂移,四季轮回,战争成废墟后又重建……

    格林宛如一个光阴生物,正在穿梭时间,纵向跨越,而非探索空间。

    没有理会这连些卑微蝼蚁都不算的路人甲乙丙丁,它们已经成为故事中的历史,格林直接穿梭到一万年后,这也是可徒大帝最辉煌鼎盛时期,众神体系规则彻底崩溃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