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胡说八道

    几个沙漏时间后。

    十余万赛亚人,并非全部进入时空传送阵,因此只有小部分赛亚人跟随比比罗,在血雨和魔娃娃带领下来到灭世基地,其他绝大多数赛亚人则在螺旋纹路圣痕巫师带领下,一边参观着生机全无的地脉世界,一边朝灭世基地前赶路进着。

    “哼,爱好和平的种族?这些巫师真敢说!”

    一名低等赛亚人冷笑讽刺着。

    一路飞行,这颗星球惨绝人寰景象,这些赛亚人无不感到了深深的恶意与残酷,然而这些巫师却仿佛没事人一般,从未将这般残酷景象放在心上,这让赛亚人们感到了莫大的危机感。

    这些巫师充满了邪恶,而且拥有着另类智慧与独特价值观,更重要的是它们表现出的纪律性,这应该是一个历史古老文明族群。

    “好了,一切听从比比罗大人安排!我们已经完成了最初任务,现在来到这个陌生时空,活下来是最重要的。”

    这般,数以万计赛亚人乘坐在球状飞行器中,“咻”、“咻”、“咻”、“咻”破空远去。

    ……

    另一边,追随着魔娃娃和血雨率先来到灭世基地的小批赛亚人,首先便被基地上空那个散发着金属色泽光辉的金属大陆震慑了。

    “那……那是!?”

    莫丽比仰头,棕黑色秀发甩开,一只手不断的调整着战斗力探测眼镜,企图对太空中那颗诡异的人造星球进行细致放大观察。

    然而希望之棺金属大陆距离彻底降临地脉大世界还需要一段时间,虽然在茫茫虚空中已经能够看到希望之棺金属大陆,然而想要在这般距离进行透彻观察,大概也只有格林真理之面能够面前做到了。

    “啊?嘎嘎嘎嘎……”

    小八拉长了怪调,小眼睛滴溜溜一转,眼都不眨道:“这就是巫师世界热爱和平的证明啊!用于散播和平友善思想的平台,传播巫师文明先进性思想智慧,有时候也用于人道主义救援,帮助一些世界毁灭无家可归的生物组群不被灭绝,比如救援这个世界啦。我们叫它天空之城,巫师语中意义为实现梦想的城市,代表着平和与美好。”

    血雨分身听到肩膀上小八的解释,身体起伏不定,仿佛一个快要憋得爆炸的气球,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心情。

    小八在前面飞着带路,不断有巡逻的巫师军团和金属机器人军团整齐行礼,这种机械与个人战斗力紧密结合的族群,并且形成了如此强度,在三亿五千万年前赛亚人星域绝无仅有,赛亚人们默不作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由于地脉世界引力磁场已经失去了强力束缚规则,原本在地脉世界天空永恒高挂的次大陆时空漩涡已经全部消失,代替的则是一颗颗血色圆月空间要塞和AT力场罩虚空母舰。

    这些巨型飞行器,有些高挂天空不动,有些则往返于希望之棺金属大陆与灭世基地间。

    地脉世界生存条十分艰苦,因此灭世基地早已将大量奴隶怪物军团与低等巫师军团运送到各个空间要塞与虚空母舰上,如此,辽阔灭世基地也显得空旷了许多,工作效率有所提升。

    魔娃娃抬起头,纽扣眼睛默默的遥望了希望之棺一眼。

    在辽阔无际的次元食道,它守护希望之棺不知多少个纪元,然而最终让它脱困的却不是希望之棺,反倒是泯灭巫师不仅通过希望之棺回到物质能量世界,甚至于将它也召唤到了物质能量世界,现在作为一处战争平台使用。

    按照他的解释,希望之棺本就是巫师世界铸造?

    应该不可能……

    魔娃娃不会轻易相信格林的话,在魔娃娃的漫长认知岁月里,已经习惯了希望之棺作为次元食道传说来看待,情愿它永远是未解之谜,而非自己已经走向传说,正在见证历史。

    “你看,那是巨龙一族,是这个世界的土著生物,多么漂亮可爱的族群啊,也是因为这个世界毁灭而陷入濒危的种族。这个世界,曾经邪恶的众神奴役了它们,传播着愚昧信仰,邪恶的众神也是巫师们散播爱与和平的阻碍,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巫师世界只能发动战争推翻暴+政,捍卫和平,可谁想到它们,呜呜呜……”

    说到关键处,小八竟然用翅膀捂住眼睛,啜泣出声,一副悲天悯人模样,恨世间一切太残忍的样子。

    “可谁想到他们临死前的反扑竟是如此丧心病狂,连它们的母界也这般毁去了。邪恶的它们从未想过这个世界其他生灵,实在是太残忍了,因此我更加坚信了巫师们做得一切!只是可怜了这些巨龙,已经成为濒危保护物种。也正是因此,巫师们为了它们可是煞费苦心,宁可耗费巨量能源降临天空之城拯救这些巨龙,也不愿眼睁睁看着灾难的发生。”

    小八简直是满口放炮,胡说八道,血雨分身实在听不下去了,咳了一声道:“快走吧,不要影响这些巫师们的救援行动,这颗星球短时间不多了。”

    “啊!对对对,看八爷这脑子,快点走,格林少爷就在前面等候诸位呢,以格林少爷的博学知识,相信一定汇合你们赛亚人一族合作愉快。”

    在小八带领下,众人快步向灭世基地中心处走去。

    跟随在比比罗身后的赛亚人学者和赛亚人战士,正不断观察着灭世基地内的一切,“滴滴滴滴”战斗力测评数字频频响起。

    此时,赛亚人们已经彻底按耐住了自己的高傲和野心,这座基地所能够形成的战斗力,显然不是此时陷入这个陌生时空的一支赛亚人军团能够抗衡。

    比比罗跟着前面不停叽叽歪歪的烦人鸟前进着,面色沉重。

    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这个名为巫师的族群却让比比罗本能感到了莫大威胁,从他们虚伪的表情下,比比罗似乎看到了它们内心的嘲讽。

    这种感觉,就仿佛赛亚人学者在研究科学时候,看待实验台上劣等族群生物标本的目光。

    咚、咚、咚、咚……

    脚步声在金属走廊中回荡,比比罗竟然感到了罕有的忐忑心情,走廊被密集的能量层干扰,无法探查那位还未谋面的泯灭之塔圣痕巫师首领的具体战斗力,同时也在想象着那位泯灭之塔圣痕巫师的具体形态。

    不过已经确定,即使在这个基地表面上摆出的战斗力,除了眼前的这两个家伙外,还有几个战斗力在百万上下甚至超越的能量体。

    层层守卫,基地内先进的能量机械科技已经让赛亚人学者应接不暇,赛亚人战士们则因为四面八方隐隐的压迫力而满面严肃,牙齿紧要,每一个细胞都处于战斗前的紧绷状态。

    “嘎嘎嘎嘎,到了!”

    吱呀!

    随着层层禁制的金属大门缓缓打开,略显昏暗的房间内,原始烛光后面,兽皮高座上一个人影缓缓抬起头,灰、红、蓝三色光眸凝望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