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火刑架上的女巫

    地脉世界内,能量越强,质量就越高,所承受的引力束缚就越大,因此也就越难以摆脱引力磁场的束缚。

    理所当然,格林所承受的引力规则,极端惊人。

    然而万事万物没有绝对!

    现如今,摆在格林面前脱离地脉世界束缚的方式有两个,其一是最寻常方式,那便是以主宰万能之魂作为消耗,强行突破地脉世界引力规则束缚,以血雨分身才刚刚进阶主宰的万能之魂充裕程度,突破地脉世界引力束缚所消耗的万能之魂虽然不小,却也并不会形成本质影响。

    不过,万能之魂终究是万能之魂,作为主宰的根本,一切的根基,一丝一毫的万能之魂都极端珍贵,能够节省当然要节省下来。

    如此,格林决定采取第二种方式。

    当初格林偷渡地脉世界便是以平衡之光作为杠杆,以维度次元球永动机能量与格林质量作为等价平衡,强行偷渡,现如今,格林仍旧决定采取这般方式。

    虽说穿梭时空与脱离世界规则束缚,等价平衡的方式不同,但对于格林而言,却都不过时暂时性失去维度次元球加持罢了。

    以格林的力量,纵使失去维度次元球加持,主宰之下又有谁能作为敌手?待格林灭掉斜塔世界反抗势力,重新回归地脉世界,自然重新获得维度次元球加持。

    “斜塔世界,当初从那个囚羽邪神口中获得讯息没有进行应有的关注,是我的失误。”

    自责一句,表象之袍在维度次元球狂暴能量中簌簌抖动,格林右手平衡之光,一端链接维度次元球,一端通向虚空斜塔世界,以自己为中心,能量向四面八方荡开,宛如耀眼骄阳辐照。

    嗡……

    随着一道强烈时空波动,格林瞬间消失,耀眼骄阳辐照也瞬间归于平静,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错觉,格林从未出现在这片荧光绿污染地带。

    ……

    一层层引力波纹以地脉世界为中心,向虚空深处散去。

    受到地脉世界恐怖引力规则束缚的中小世界,零零总总超过百数,虽然众神大陆罕有生物离开过,但从一个又一个坠落到众神大陆圣域、邪神们口中,众神大陆生物们知道除了主大陆之外,还有一些次大陆,天空中的旋涡之门便是次大陆通往主大陆的入口。

    当然,事实上而言,这些旋涡乃是引力磁场制造的时空漏斗。

    多年来,在地脉世界引力波束缚的众多中小世界,一轮又一轮血色圆月高挂天空,不详与惶恐笼罩大地,其中其大部分世界都被巫师们率领的灭世军团攻破了,统治族群或就此灭绝,或臣服于巫师意志,只有少部分较为强大世界仍然在坚持抵抗,仍未被巫师意志彻底征服。

    而在这极小部分世界中,斜塔世界却是唯一的特例,巫师军团连续两次出征,却均被覆灭,两颗血色圆月接连坠落!

    那么,斜塔世界胜利了吗?

    “烧死他,烧死他,邪恶的巫师!”

    “呜呜呜,我就知道,一定是邪恶的巫师在暗中作怪,汤姆怎么会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暴毙,这里充满了邪恶的阴影,必须要斜塔僧侣业力火焰才能净化。”

    一大群类人生物将火刑架团团包围,唾弃着被束缚的女巫师。

    这些类人生物大多金色头发,蓝色眼珠,洁白肌肤,衣衫褴褛,身高在一米六左右,耳垂奇长,粗糙的脚掌踩在大地上,却没有茧子。

    两次巫师入侵,虽然被斜塔苦行僧侣们抵御下来,获得胜利,然而巫师们造成的灾害苦难却深深烙印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战争时的恐惧与屈辱在战争胜利后,全部发泄出来。

    失去空间要塞巫师意志加持,这些战争失败后散落到斜塔世界各处隐秘的巫师们,委实受尽了磨难,被发现踪迹的巫师们往往会被束缚在火刑架上,受尽凌辱后活活烧死。

    “哼哼,哼哼哼哼……我已经准备好迎接死亡了,为了巫师世界的新时代,就让我在火焰中痛苦死去吧!而你们,终有一天也会死去,我等你们!”

    女巫师翠绿色头发已经被小镇居民唾弃得肮脏不堪,嫩白肌肤上到处是石块砸出的伤痕,双手双脚被头陀钉钉在火刑架上,脖子上系着一个金属项圈,一只眼睛在拘捕过程中受伤,被血色充斥,嘴巴里溢出血液。

    女巫师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迎接着小镇密密麻麻人群的咒骂、诅咒、唾弃,发了疯一般大笑着。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血液沿着火刑架木桩流到木柴上,抽走着她最后的力气,甚至连喊叫的声音也渐渐虚弱了。

    “快看!她的血竟然是红色的,肮脏恶心,充满了邪恶!”

    “烧死她!”

    受到村民高涨的情绪影响,镇长看向几名僧侣。

    居住于斜塔之上的僧侣,并非任何人都能够担当,作为僧侣的前提条件便是忍受!

    僧侣不能有享受,因此僧侣们必须放弃对于财富的追求,通过精神去感化信众,修建斜塔,传承业力。

    其次僧侣必须遵守戒律,杜绝伴侣配偶,参化自身,这被称为观影或者明镜,亦或者本心。

    然后僧侣必须具有智慧,智大若愚,放弃任何捷径,只以最返璞的基本道理,面对一切,要求对万事万物以最刚正不阿态度回应或解答。

    最后则是毅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苦行僧们会每日在身体上加入一个小环,类似于戒指大小,可以作为耳环、戒指、鼻环进行佩戴,待凑足三十个后便融为中环,类似于手镯,再凑足三十个中环则融为金刚环,这也是苦行僧最近处修行。

    所以说,看苦行僧的力量强度,往往看其身上佩戴的金刚环数量便知道了。

    抓捕女巫师的苦行僧,一共四人,都配别佩戴着大大小小金色圆环,不苟言笑,不做厌恶,只是平静的看待一切。

    镇长的请示,让其中一名小僧点头后,来到被钉在火刑架上的女巫师面前,平静道:“如果你能够透露其他巫师踪迹,并在斜塔内面壁观影忏悔七十年,积累自身业力功德,斜塔便会让你生命继续延续,体验世间冷暖。”

    “烧死我吧,巫师不会畏惧死亡!”

    女巫师最后的讥笑,小苦行僧身上业力之火熊熊燃烧起来,是那般的璀璨与圣洁,将女巫师照耀得邪恶狰狞,火刑架点燃。

    “啊……”

    凄厉惨叫,女巫师在火焰中哀嚎着,在小镇居民忍不住闭目的过程中,火刑架最后渐渐归于平静。

    “我们还没有获得真正的胜利,这些巫师们从未放弃邪恶信念,一定还有更加大邪恶的巫师!只要他没有死亡,这些巫师们就永远不会放弃,我们的战争就没有终结。”

    老苦行僧说完,率领其他三人离开了小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