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银河文明

    “见过伟大的泯灭之塔圣痕巫师!”

    被混乱魔神作为祭品的巫师,一共六人,均为三级大巫师,此时被格林救下后,本已绝望之心再次看到生的曙光,不禁感激涕零,纷纷对格林施以最虔诚巫师礼仪。

    重新落到几名巫师身边,这般低等生命存在落入世界之口中,体内有限能量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这片虚无时空消耗殆尽,从而被无尽世界彻底消化。

    若非格林在此,即使混乱魔神不杀几人,这几人也没有半点生还希望。

    “恩。”

    随着格林挥动魔法杖,原本被格林用于阻止混乱魔神的冰川,被格林重新归于最基础元素能量本质,吸入维度次元球中。

    “不必拘束,你们愿意抛弃巫师世界墨守成规古老体质,随吾出征这片遥远的世界群落,你们是为了巫师之祖理想而沦落至此,无论任何时候,吾都是你们最坚强后盾。”

    一番激励话语,这几名低级巫师被格林如此鼓舞,只觉得热血沸腾,仿佛已经看到巫师世界强盛、统一、理想化的一天。

    混乱魔神已经除去,征服这个世界的后半段任务则需要庞大灭世军团以时间推平了,格林心中最后的惦念也就此了去后,心中轻松了许多,将几名低级巫师安抚,示意暂时在自己身后等候,格林一步一步来到滚滚雾墙之前。

    伸出极度深渊魔法杖,格林试图返程一个逆向旋涡。

    理所当然,格林失败了。

    “大师,在这层迷雾的后面,一个来自三亿五千万年前的未知生物被混乱魔神召唤,正在那边窥视着我们,它似乎同样拥有渊博的知识见解,是一位智者。”

    一名低级巫师按耐不住,向格林说道。

    “三亿五千万年前的生物?”

    格林声音低沉、沙哑、阴邪,明明看不透这层时间乱流浓雾,三色光眸却偏偏一直在目不转睛关注着。

    理论上而言,此时格林处于绝对的被动地位,根据这里的光阴特性,时间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因此格林无法对于迷雾那边形成任何威胁,反倒是那边掌握着绝对的主动。

    “你的族群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那就是对知识的渴求,我和来自银河文明的绿行侠,奇异的生命体,你呢?”

    迷雾另一端透出的意志话语,十分缓慢,仅仅有序,似乎充满了洞察力智慧。

    “说起来,不知那些只知道在时间之丝上爬行的光阴生物眼中,我们是什么样,也许是只知道在空间盘子上爬行的蚂蚁?但我见到你,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在和还没有出生的后代进行谈话,请原谅我们这些空间生物对于时间伦理的解读。”

    绿行侠?

    呵……

    嘴角一丝嘲笑弧度,格林道:“和你一样的感受,不同的是,我见过你的族群,我现在竟然和遗迹曾经说话。虽然不知你们称呼次元食道为什么,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在维度次元的边缘看到了你们的族群在高纬度生物玩弄下,与一群超变身能力的野蛮人发生了旷世战斗。”

    “维度的尽头……你!你能看到我?”

    比起格林所说的维度尽头看到过自己族群遗迹,这个生物似乎更奇特的是,此时格林竟然能够逆向看透光阴,看见自己。

    “用你们族群所擅长的知识做交换,我告诉你我研究的知识,或者你们在次元维度的线索,选一个。”

    格林说着,竟然拿出一盏光阴明灯,略微犹豫了一下后,慎重的般摆了出来。

    “现在的这盏明灯,在我这里只是普通的光**具罢了,但无尽世界就是这般奇妙,若是这盏明灯的线索穿过光阴的洗礼,里面的内容被你看到,那么它就是一个渡上永恒的无上圣物,是一个记录光阴并逆转传达的光阴节点,说不定是更高纬度生物的某些遗漏。那么,你选哪个,你的族群所擅长的知识又是什么?”

    时空另一端陷入了沉默。

    几名低级巫师实在无法理解泯灭之塔圣痕巫师正在做的事情,这般的真理知识获得方式,实在超出这些低级生物的理解。

    咯咯咯……

    无端出现的诡异之风,让格林毛发悚然,努力强装镇定的同时,几名低级巫师对此却毫无察觉,本能的磨牙哆嗦着。

    “嘶,好冷。”

    一名巫师喃喃自语了句。

    这里可是世界之空内的时间旋涡,时空平静处,哪里来的风?

    好一会儿后,时空另一端坚定道:“知识,我用绿行侠所理解的生命与分解基础认知知识,交换你们族群对于知识的理解方式。”

    “好,成交。”

    深吸一口气,格林将光阴明灯重新收起,像是害怕惹上什么祸端似得,听到对方要求的是知识后,脸上露出续许些轻松。

    看得出来,格林并非真心愿意以此作为交换。

    或者说,格林在以此试探什么?

    但当看到几名小巫师莫名其妙的一哆嗦后,在那荒诞无理的毛骨悚然中,格林承认,自己在那一瞬间,确实害怕了。

    “巫师的知识,源自于万事万物之间的联系,巫师称之为规则。巫师所做的,是以最微小力量拨弄这些股则联系,将微不足道的力量无限放大,使理想转化为现实。形象比喻来说,巫师是通过知识认知,将脑海中的想象通过对万事万物本质的理解,逐渐转化为现实。”

    说着,格林则做起了巫师学徒的实验,火元素、火球术与火鸟术的关系。

    另一边,绿行侠在格林传输意识同时,也在诉说着自己的知识理解。

    “在绿行侠的眼中,生命的存在是一种反抗,是对这个次元维度机械化定律的反抗。如果没有生命对于这个维度机械运行的物质能量干扰,那么这个维度次元所有一切的运动规律必然都能够以数学公式的方式表现出来。那么,生命缘何而来?最终,绿行侠们以此为根本,发现了隐藏在生命运行规律之后的未知函数,也就是那个更高纬度意识,也就是你现在所恐惧的,绿行侠的生命与分解力量,来自于未知函数的笨拙,有自愈它设计生命艺术的漏洞,复杂与简单之间的矛盾,请原谅我的自大,在绿行侠眼中,它只是一个笨拙的工匠罢了。”

    格林的巫师知识解释,对于绿行侠无异于解读天书,反之,绿行侠的解释对于格林何尝不是如此。

    诡异的是,两者明明都无法理解对方解释,却偏偏一副受益匪浅,醍醐灌顶的样子,无比兴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