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降临丑态

    淅淅沥沥……

    渐渐的,以灭世基地为中心蔓延开的红色阴云,下起了雨水。

    “噗”的一声,一只突然无缘无故爆开的金龟虫,引起白牛萨满注意,暂时放弃了继续激化守卫眼,双眸环视向四周。

    天是血色的,一望无际,所见一切都是血色,究竟是怎样的崇高法则,怎样的宏伟神力,才会有如此影响力,个人的力量在这种力量下,实在太过于渺小了。

    “不对!”

    白牛萨满猛的抹了一把身上雨水,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看向已经浸红手掌皮毛的液体,嗅着其中的腥味,脸色渐渐凝固了。

    “这不是雨……是血,这是血!”

    与此同时,在白牛萨满的惊恐中,自己浸透在血雨中的皮毛竟然奇痒无比,白牛萨满恐惧极了,竭尽全力的逃跑着,远离着这片血色地狱,然而那股奇痒仿佛已经钻透了皮肤与肌肉,渗透进了血液和骨髓,它无孔不入。

    “不……不!这是什么,啊……”

    颤抖的哭叫声,白牛萨满的皮毛以肉眼可见速度不断脱落着。

    与此同时,四周的树木在也在这些血雨下迅速枯萎着,仿佛短短时间内已经耗尽它们本该有的千百年岁月生命力,“咔吱”、“咔吱”树干折断声是其最后的讴歌。

    这些失去生命力后折断的树干倒在血雨中,仿佛浸泡在强酸里,不断消融。

    “不!呜呜呜呜,咳咳咳,不……”

    天空,死亡乌鸦飞舞,血雨不但没有伤害到这些死亡乌鸦,反而让它们更加兴奋的尖叫着,发出刺耳的怪音,在血雨中舞蹈,吟唱着死亡。

    而在地面上,千千万万个类似于白牛萨满这般生灵,则在最后的绝望中哭泣。

    它们的肌肤已经在血雨浸湿后彻底脱落,在那股无法形容的奇痒中,佝偻衰老身体倒在雨水里,本能的无力抽搐着,最后连尸体也融化在雨水里,成为雨水的一部分。

    ……

    灭世基地。

    数个大型召唤祭坛,数十个小型时空之门,被格林委以重任的卡布奇诺主导着众多巫师,维系这些基础召唤设施,委实忙坏了。

    这般的工作别说她区区一个五级圣痕巫师了,便是真灵巫师们恐怕也未经历几次。

    “禀报无双塔圣痕巫师,东区B11时空传送门能量失衡,缺少高等土属性结晶石作为核心,我们的储备资源空间已经没有了。”

    冒着漫天血雨,三名巫师结伴,穿梭于各个召唤祭坛和时空门中涌出的浩荡混乱奴隶怪物军团、金属机器人军团、机械傀儡军团、奴隶怪物军团,偶尔更有一些空间飞艇在血雨浸湿的泥泞地面留下庞大阴影,三名巫师来到了中心总指挥室,穿越层层安检守护后,面见了卡布奇诺。

    而在大厅中,像他们这般的面见者还有数十人,其中一些直接交给了黎明智慧巫师们,只有少部分才有资格真正面见卡布奇诺。

    没有了格林面前的调皮可爱,这是一个精明果断的女巫师,卡布奇诺正在尽可能维系着导师交给的任务。

    “B11时空门的话,就先尽可能维系吧,让天空之城那边尝试加大能量供给,先输送一些相对低等奴隶怪物,灭世基地要全力维持几个主要召唤祭坛的稳定,那里是圣痕巫师们的降临通道,绝不容许有任何闪失。至于低等时空门,等圣痕巫师们携带充足物资即将临后,再进行修复弥补”

    三名巫师收到指令离开后,很快,关于大批量奴隶怪物在地脉世界无法适应引力规则的报告紧接着传来了,等待焦头烂额卡布奇诺新的指令。

    ……

    灭世基地召唤祭坛中,较为轻松的,叶之语圣痕巫师露莲嫚带着灵魂伙伴叶叶,降临到了众神大陆。

    作为一方大世界,这里有足够的承载力,承受主宰与世界之主的降临!

    不过……

    作为地脉世界的特殊引力规则,降临生物想要再离开这个世界的话,可就难了。

    “嫚姐,这里就是格林要进行真灵奉献的地脉世界啦,哇,引力果然好强,你看那边,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它们都飞不起来了。”

    地脉世界强大引力束缚的结果,三级以下生物,除非翅膀与身体结构的适应性进化,否则很难维持飞行能力,这对于巫师、金属机器人、甚至于一些飞行机械装置同样有着巨大约束力,不少飞行装置坠落后出现损伤。

    如此,才刚刚降临众神大陆,不少失去飞行能力的奴隶怪物们惊恐嚎叫着,曾经一些敏捷如风奴隶怪物被巨大引力束缚,也变得慢吞吞的,一些机械飞行物即使保持了飞行能力,能量消耗却快了数倍。

    失去飞行能力的巫师们则在不断适应的过程中,测试着自己在这个巨大引力磁场包围的世界中,所拥有的能力……

    叶叶所嘲笑的,正是这些才刚刚降临众神大陆的灭世军团丑态。

    叶之语圣痕巫师露莲嫚,仍旧保持着她的金黄色短发,小巧玲珑身姿漂浮在半空中,在初步适应了众神大陆规则后,露莲嫚支撑起一个保护罩离开召唤祭坛。

    东倒西歪,前仰后翻,但面对一位圣痕巫师,即使这些失去飞行能力的怪物们在惊恐嚎叫、慌张不安中,也在竭尽全力保持着对这位叶之语圣痕巫师恭敬退避,露莲嫚与最先的降临圣痕巫师们一同,在初步适应了世界规则后,飞向了中心指挥部领取自己的任务。

    淅淅沥沥……

    一望无际的血雨洒落大地,顺着叶之生命保护罩流下,露莲嫚仰头眺望着无边无际血色阴云,叹息道:“格林的力量越来越强了,我已经无法理解这种层次的力量,你感受到了吗,他的降临,甚至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关于血雨分身的事,露莲嫚是知道的。

    “当然感受到啦,嫚姐你别和他比啊,毕竟那家伙可是巫师世界恒古以来也为数不多的旷世天才,现在又在进行着巫师之祖计划,没有点手段怎么行?哼,这次征服地脉世界完成真灵奉献后,不提黑巫王了,一环真灵巫师和一轮真灵巫师争霸,还有地底深渊那边巫师虎视眈眈,看他怎么办吧。”

    一名又一名圣痕巫师,从专属召唤祭坛降临众神大陆,作为高等生物,世界规则对于圣痕巫师的约束就要相对小了很多。

    或兴奋,或理智,或残暴,或隐晦,种种形态巫师们终于来到了这方大世界,追随着泯灭之塔圣痕巫师意志,进行真灵奉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