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黑巫王 下

    作为巫师世界最古老悠久的生命体,海王祭甚至要比人祖更加悠久。

    身为八级生物,拥有永恒万能之魂,也许是已经习惯于天赋凛然带来的超然一等力量,成年便是世界之主,这已是不知多少亿万生灵羡煞也难以企及的目标,却是霸王棘鲸的起点,海王祭更是其中亿万年也不遇的绝顶超然者,巫师世界的宠儿,世界的主宰。

    正是因为这般超然天赋,无需所谓的努力,只是不停的休眠与进食,时间流逝,自然而然便是主宰级存在,当海族巫师争霸战落败后,这位霸王棘鲸之王欲要发挥出其极限努力与智慧,在真正的强者之中,除了永恒之魂为其带去的无尽岁月寿元外,战力而言,几乎没有太大长进。

    过于依赖天赋的它,也就决定了一旦天赋用尽,终究是会有成长的尽头。

    如此漫长岁月过去,巫师世界甚至经历了三次文明之战,相比于与海族争霸时期已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同一时期强者者,曾经黑巫王已是成长为无法言明的可怖存在,巫师世界的幕后黑手,一轮真灵巫师在经历此次文明之战后亦是大为成长,唯独海王祭,还是曾经的那个海王祭。

    “你……”

    愤怒已经从远古岁月持续至今,但自从世界争霸落败的那一刻起,为了族群生存,海王祭便已经放弃了所谓的尊严,远古那个大海王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滚开,碍手碍脚的东西,回巫师世界看门去!”

    黑巫王不加掩饰的奚落。

    也许在黑巫王眼中,弱小便是罪恶。

    见到正在专心致志汲取太阳蝎母火焰生命力的黑巫王已经不再关注自己,转而凝望向后续冲来的其他梦魇之王、真灵巫师,背对着自己,海王祭双眸怨恨痛苦充斥着双眸,如此自己现在偷袭……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不,不能!

    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太可怕了!

    即将发生惊天动地战斗,不能再犹豫了,海王祭深吸一口气后,逆向众多真灵巫师、梦魇之王,竟然真的就这么向巫师世界飞了回去。

    巫师世界与梦魇骨魔世界的重合度越来越高,梦魇之门越来越大,到最后将形成了一个囊括三环圣塔十分之一地域的超级世界之门。

    一星真灵巫师、一圆真灵巫师、冰焰蟒角几乎同时抵达,太阳蝎母庞大躯体却被黑巫王渺小身影掌控吸附,肉眼可见,太阳蝎母周身的火焰波纹正顺着黑巫王黑气,被一点点拖拽入黑巫王躯体,宛如无底黑洞般不断吞噬着这些鲜活的火焰生命力。

    燃烧着赤红火焰的甲壳,已经有了几分干瘪枯萎迹象,太阳蝎母不得不以万能之魂源源不绝补充着火焰生命力。

    “帮……帮……”

    被黑巫王诡异力量吸附,这位梦魇骨魔世界南部荒泽大名鼎鼎梦魇之王,竟然连传达一句完整意志的力量都没有。

    “黑巫王,凭你一人之力,想霸占这的一切?”

    一圆真灵巫师凌厉声音质问,曾经噩梦世界与黑域交锋,一圆真灵巫师被黑巫王正面压下,不得已噩梦世界做出让步。

    但一圆真灵巫师的执念却从未得到平息,她变得更加隐忍了,不再像开创噩梦巫师一脉时那般锋芒毕露了。

    “当然不会。”

    黑巫王竟这般回复,邪笑着,低沉道:“除了里面的这个,这个世界还隐隐有几个深层沉眠强大意志,如今压制下这个我已经需要全身心应对,否则随时可能逃脱,那两个金属毁灭者残余仍在这个世界内伺机待动。桀桀桀桀,可是损耗之戒只有一枚,我们该如何分配,不如……先想办法将这些东西确定归于巫师世界再谈分配如何?”

    冰焰蟒角梦魇之王,粉红色花纹蛇尾游动着。

    如今黄泉幽冥河已经将元素化不灭战意与邪影古帝笼罩,不愧为这个世界最古老的四大梦魇之一,邪影古帝竟然在黄泉幽冥河中不断搅动,炸出了一条混乱旋涡,企图与黑巫王分庭抗争。

    至于元素化不灭战意,除了底力较为深厚,一时间难以被黄泉幽冥河覆灭外,对于黑巫王而言并无特别,难以造成威胁。

    “好!”

    竟是一星真灵巫师应下,这位真灵巫师似乎与黑巫王曾经有过某些交情,结合深渊炼体巫师一脉在此次文明之战后的处境,也许……损耗之戒在黑巫王手中,对于深渊炼体巫师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随之一星真灵巫师主动向冰焰蟒角梦魇之王冲去,沿途便飞速完成了野性本能变身,同样是第七层人祖真身,气拔山河力盖世,野蛮魁梧咆哮。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不同于巫师世界,在本土战争每一位真灵巫师内心都会滴血,竭尽全力制止战争规模扩大,但在梦魇骨魔世界,所有梦魇骨魔世界却均没有此方面担忧情况,甚至连其他梦魇之王陨落也只是一个概念化数据,而非牵扯到各方利益的纠葛。

    “巫师世界?上一次敢于组织大规模军团入侵梦魇的世界,那是在我还是一只小骨魔时候的记忆,赛亚星球?一群自称战斗民族的猴子将老一代梦魇之王们摧毁殆尽。哼哼,黑巫王,你的骸骨让我每一缕梦魇之魂都在激动,无尽世界还有你这样的生物……”

    被黑色悬河之困束,混乱不规则旋涡中,邪影古帝屹立,邪影依附的骸骨已经被黑色悬河侵蚀殆尽,只留下一团黑漆漆烟雾,与梦魇天空一样的漆黑。

    黑巫王一只手拿捏着太阳蝎母,任其如何挣扎也逃不开黑巫王手掌心,一只手掌紧握枯骨魔法杖,随着黄泉幽冥河一阵汹涌波荡后,将邪影古帝制造的混乱旋涡掩盖。

    然而,黑巫王的头颅,却扬了起来,凝望向无穷无尽暗红色烟丝逐渐汇聚的竖瞳眼睛,不详气息释放,竖瞳之中仿佛连接着某个未知的时空领域,隐隐能够看到时空镜幕后面的幽魂。

    “倒是稍稍有些麻烦了……”

    哗哗啦啦!

    才刚刚被黑巫王掩盖的黑色悬河旋涡,邪影古帝再次挣扎出来,同样凝望向这个高挂天空暗红色竖瞳巨眼。

    “魔眼古帝,这个入侵生物的可怕程度不用多说什么了吧,把那些沉眠的老家伙们都唤醒,梦魇世界必须要全部激活应对此次危机了,不然我们也会像那些远古时期的老家伙们一样,彻底沦为历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