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闯入梦魇

    时间回到梦魇骨魔之门被冬之规则冰封时。

    黑暗无际,到处是怪诞沙哑喧嚣,暗红色迷雾让整个世界都充满了不祥气息。

    高空,一个又一个淡绿色旋涡,每一个漩涡都代表着一个被噩梦朦胧照的世界,为这里的梦魇骨魔怪物提供恐惧惊吓的灵魂,无知的生灵们在噩梦之中,被不断吸食着生命力。

    “这个巫师世界,远非上一次掠夺的草木精灵世界能够相提并论,我从这个世界感知到了相当多的强大气息,若是梦魇之门能够打开,那些在地底深层沉眠的老家伙们也一定会为之苏醒的,可恶!”

    整个南部荒泽聚集的梦魇骨魔怪物之巅,太阳蝎母不甘的丝毫咆哮着,庞大身影火焰热浪沸腾,头顶,原本已经开启的世界之门重合投影,彻底被冬之规则冰封。

    作为梦魇骨魔世界南部荒泽最活跃的几个梦魇之王,太阳蝎母鼎鼎大名即使在北部骨漠、食野丘也是相当出众,曾主持了数次世界掠夺。

    “北部骨漠、食野丘的梦魇之王正在聚集过来,询问此次入侵事宜,我们能打破巫师世界封印吗?”

    蜂窝状眼罩,木乃伊主宰眼罩密密麻麻数不清眼睛一眨一眨着,随着话语,口中冒出大股紫色毒息,一些路过的低等无意识骨魔、怨魂,纷纷暴毙。

    无声无息,又是一个梦魇之王出现在太阳蝎母身边,破破烂烂的斗篷窸窸窣窣无风抖动,斗篷下冒着黑烟,却似乎空荡荡一片,没有实物。

    “太阳蝎母,可是你委托我唤醒的邪影古帝,若是待其苏醒后发现没有值得侵略的世界,哼,作为南部荒泽最古老的梦魇之王,梦魇骨魔世界四大远古梦魇之一,你可要准备好承受打扰它沉眠它的怒火!”

    太阳蝎母狭长细小看向这个梦魇之王,本就已经愤怒至极的心情此刻不禁怒火中烧。

    “嘶嘶嘶,刚刚部下报告,有大量掌握火焰力量的巫师入侵梦魇骨魔世界,收集了很多梦魇晶石,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系?”

    牛头蛇身,身上满是粉红色花斑,这个从梦魇世界深处爬出,体型超过十余万米的超然庞大巨物,此刻牛头正伸着长长的芯子,牛角上一冰一火截然不同力量规则缭绕。

    “那颗聚集着梦魇规则与巫师规则的心脏,被那名神秘巫师夺走了,只要那边遥远时空梦魇骨王们想办法夺回心脏,我们还是有机会再次打开封印的,并且这颗心脏将为梦魇骨魔世界带来梦魇血雨的变化!”

    太阳蝎母低沉说着。

    “这些话你还是先和北部骨漠、食野丘的那些梦魇之王去解释,然后再去和正从深度沉眠中缓缓苏醒的古帝去解释吧,你可是一次唤醒了四大古帝中的两位!恩……北部骨漠的那些家伙来了!”

    蜂窝眼罩木乃伊说着,遥远天边。

    漫天遍地梦魇骨王追随着几个强大气息扑来,首领为一只巨龟,龟壳里却伸出了山羊头,头顶上戴着一个金色王冠,手中骨杖顶端是一团燃烧的暗红色火焰,全知之眼在暗红色火焰中不停的眨动着。

    这个梦魇之王,格林也曾在中介虚幻空间与其投影种子战斗过。

    “蝎母,为了此次巫师世界入侵,我们北部骨漠可是交足了份子资源,现在不但没有能够入侵掠夺,反而折损了大量随从,甚至听从你的所谓计划损耗梦魇精魄,植入投影种子,这些损失……蝎母,你看该如何赔偿?”

    “哼,赔偿?”

    太阳蝎母冷笑着。

    “你们的资源都已经用来打开时空重合投影仪式,难道想从我们南部荒泽诸位梦魇之王手中夺取资源?荒泽骨漠已经几万年没战争了,如果诸位觉得掠夺资源速度已经不够梦魇骨魔世界消耗,我倒是不介意一场战争陨落几位。”

    全知之眼还未说话,身后另一位黑色蜈蚣一般的梦魇之王,千百条骨节支足爬动着飞了过来,头部却偏偏是软体蠕虫,因这一张丑陋老妖婆面庞,皮肤与骨头极不协调,似乎随时可能掉下来的样子。

    “那就不要废话了!近些年来你们南部荒泽胃口越来越大了,是该减少一些资源消耗了!”

    这些北部骨漠梦魇之王也是暴脾气,南北双方梦魇之王战争从远古时期便一直在进行了,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只要梦魇世界掠夺资源不够消耗,便必然会发起战争。

    老妖婆狰狞憎恶鬼脸奸笑着,口中舌头弹簧般伸了出来,竟主动向太阳蝎母攻击过去。

    “好胆!从上一次战争后就没有人敢如此对我轻视了,你将在烈焰之毒下永世哀嚎!”

    漫天遍地梦魇骨王率领本该入侵向巫师世界的骨魔军团,围绕着这些梦魇之王们进行着南北战争,看样子要持续相当长时间了,每一次南北战争都要持续几十、几百年。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混乱的能量波痕,当食野丘众多梦魇骨王赶到时,也着实无法再开口了,开口便是加入战团。

    “算了,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食野丘一众梦魇之王凝望了南北双方盛怒大战的众多梦魇之王片刻后,感受着地底深处一道正在缓缓苏醒的可怕意志,又看了看已经被彻底冰封的时空之门,一声叹息,决定不再参与此次战斗。

    随着食野丘众多梦魇骨王就此散去,准备再次进入沉眠之时,突然,冰封时空之门映出一道火红。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又一道裂缝,清脆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四面八方已经乱成一片的梦魇之王们注意到这突如其来变化,纷纷停手,吃惊的凝望着。

    轰轰隆隆!

    惊天空地爆炸,一颗巨型火球冲破无尽冰封,砸穿了时空隔阂,在众多梦魇之王目瞪口呆中,在梦魇骨魔世界天空划出一条绚丽的轨迹,坠落向梦魇骨魔世界最深处。

    众多梦魇之王还没反应过来,时空之门中便传来欢快笑声。

    “哇哈哈,天哥,快,快去抢夺损耗戒指,我们成功了!”

    金属生命体冲入梦魇骨魔世界,威震天肩膀上,小帝头顶永动机消失。

    “你们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永动机是我的,损耗之戒也是我的,包括你们的尸体也是我的珍藏!”

    时空之门中,黑巫王一张巨脸猛的探了进梦魇骨魔世界,苍白大手将时空之门撑大一圈后,闯了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