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一千四百其十二章 梦魇骨魔世界 一

    一天后。

    守护者已经离去,作为从大海深处一路追踪过来的低等守护者,他属于春之守护者麾下势力,离开自己守护领域这般长时间,是时候该回去了。

    如此,格林与邪晶圣痕巫师两人继续上路,继续寻找那股不详荒谬的根源所在。

    咻!咻!

    半空中,格林与邪晶圣痕巫师同时停下。

    “这是月影之环巫师学院。”

    低沉的音调,邪晶圣痕巫师俯瞰着已经沦为废墟的巫师学院,缅怀痛苦喃喃着,显然其曾经与这座巫师学院发生过一些故事。

    巫师学院修建在群山之巅,山巅顶峰一汪辽阔清潭水池,这是一座漂浮在水上的巫师学院。

    如今却已经被荧光绿污染为废墟,尸体血肉都已经融化,只剩下惨绿色的骸骨与机械傀儡残骸,静静陈列。

    这些惨绿色骷髅骸骨纷纷作出痛苦挣扎模样,高举着手臂想要抓挠什么,有些更是拼命掐着自己脖子,想要拼命呼吸的样子,似乎死亡之前经历过漫长的恐惧挣扎。

    突然,邪晶圣痕巫师转过头,凹陷眼窝双眸看向一旁沉默许久的格林,疑声道:“怎么,发现了什么?”

    格林点了点头,三色光眸忽明忽暗,瞳孔频繁切换成各种各样不同形态,视野之中,整座山峰岩石结构框架呈现黑白色,纹理覆盖厚度近百米,混乱荧光绿混沌能量成为黑白色中刺目的点缀,冷热反应,能量流逝,动态入微……

    随着格林真理之面视野切换得越来越频繁,渐渐的,格林真理之面十九期工程各式各样视野残影渐渐重叠,这是格林与所有巫师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破除表象,直指真理本质。

    格林从未向别人透露自己此刻眼中的真理世界,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由亿亿万万方方正正符文组成的规则,这些规则包括大地引力使得山岳堕石,使得四季温差让各式各样物质冷热不均,使得风速方向无法自相冲突,时间的流逝、空间的隔阂,使得每一个生物在拥有自我意识后都会扩散出一层无形力场,影响着周围万事万物变动与自我认知范围。

    每一条规则丝线,内部七彩斑斓,都是由千千万万各种各样规则凝聚而成。

    虽然没有被梦魇污染,但此刻以真理之面进行最细致入微状态观察的格林,还是从千千万万规则中找到了属于梦魇世界的不详荒谬规则,宛如一缕缕暗红色丝发,寄生依附在巫师世界规则链条上,影响着巫师世界。

    此刻,这座废墟山脉上,格林感受到的梦魇规则,尤其浓郁!

    “下去看看,也许能发现什么。”

    说着,格林率先向山巅绿潭落去,“啵”的一声,格林轻踩在绿潭之上,如履平地般一步步走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身后邪晶圣痕巫师同样在努力感应着什么,却没有丝毫发现,只觉得这位泯灭之塔圣痕巫师越来越神秘了。

    “找到了,这里。”

    格林站在平坦无奇潭面,向两人原本所飞行的梦魇之力影响方向望去,凝声道:“再向前走,我们就真正进入梦魇骨魔世界规则影响范围了,也就是梦魇骨魔世界企图与巫师世界重叠的部分。桀桀,如此辽阔范围的世界之门,果然是一个掠夺性虚幻世界,若是一般的中小世界只怕已经将整个世界笼罩。”

    咕嘟、咕嘟、咕嘟……

    原本平静的潭水突然翻滚起大量泡泡,紧接着这些泡泡漂浮在半空中,并逐渐呈现猩红之色,好似血液一般,露出了一张张鬼脸,围绕在格林与邪晶圣痕巫师四周,贪婪却又恐惧的模样。

    “哦?果然是一处梦魇节点,有意思。”

    天空中被污染的荧绿色雾气愈发浓郁了,在这绿雾之中有透出许些暗红,让人压抑,喘不过气,似乎随时有什么东西都这雾气之中走出,来自那个不详荒谬的虚幻沉眠世界怪物。

    “呱呱,你们好。”

    一只白色石膏青蛙从荧光绿雾气中,踩在水面上一步步跳了出来。

    奇异的是它的背上,正有两个扭曲的人影,一哭一笑两种截然不同姿态,此刻正是这个笑脸扭曲人影向格林与邪晶圣痕巫师打着招呼。

    邪晶圣痕巫师冷冷一笑,就这么站在格林身后,没有说话,他双眸深处却满是贪婪。

    “桀桀,你好。”

    格林真理之面下嘴角露出许些邪恶弧度,回应着。

    石膏青蛙高兴极了,那张微笑的扭曲面庞看起来是如此伪善,这时,另一边的哭泣身影幽幽道:“这些都是我的孩子,它们是梦魇魔骨世界最可怜的游魂,我想……两位不介意把自己的皮骨奉献出来,给这些赤身裸+体的可怜孩子穿上件衣服吧?”

    “我们要穿衣服,呜呜呜……”

    这些黑色泡泡哭喊着纷纷长出一条尾巴,一排尖锐的惨白牙齿不停张合着,发出“呜呜”的哭声,变成了一只只丑陋蝌蚪,向格林和邪晶圣痕巫师靠近。

    与此同时,不知是否是因为格林回答了青蛙话语,清潭下方,一根根长满苔藓的枝条向格林涌来,要将格林原地禁锢。

    “我的!”

    “是我的!”

    “我的……”

    格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千千万万丑陋狰狞蝌蚪发了疯似得,向格林涌来。

    此刻给人的感觉,格林就仿佛一个巨大的卵+子吸引着这些寄生精+虫,完成重生。

    凡是靠近格林十米范围的枝条,无声无息溃散,格林冷漠笑着,手中一盏青铜古灯出现,一朵火光在一黑一白缠绕灯芯上,由米粒缓缓燃至指甲大小,随着格林三色光眸抬起眺望,“嗡”的一声,四面八方一切梦魇异物金属溃散,被异化分解。

    “靠!”

    竟然是身后的邪晶圣痕巫师一声大叫。

    在漫天分解异化的蠕动触手器官下,格林砖头疑惑的目光中,邪晶圣痕巫师接着道:“这可是相当珍贵的虚幻标本,没看到它们诡异的生命形态方式吗!”

    “想要的话,后面的给你。”

    说着,格林一步一步踩着水面,向中央的学院废墟走去。

    隐隐见,一个扭曲的高耸幻影摆动着,这是一棵参天老树,干枯树皮上一张快耷拉下的扭曲面庞,挥舞着漫天骸骨树枝,树枝上插着数百个哀嚎的头颅,发出“呜呜”的哭泣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