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四百三十七章 末世生活?

    五天后。

    一队看起来十分落魄的男性蝗虫人结队离开檀顶堡城,前往硫磺隔离区域之外的地域,在那一片一片深渊苔藓遍布的危险陌生世界中,寻找着可能的果腹食物。

    他们不但要努力让自己填饱肚子,更是要省吃俭用给家中的妻子后代留上一份。

    只是,深渊化的生物对于蝗虫人来说实在是太陌生太危险了。

    在蝗虫人没有适应这种深渊化之前,不知要大批量死去多少蝗虫人后才才能渐渐适应这个世界的深渊化生活。

    至于未来可能爆发的深渊大灾变……

    格林成了檀顶堡城蝣蝗勇士中的一员,每日享用着城内唯一一块纯净土地中结出的最新鲜圣果。

    满面的严厉冷酷神色。

    格林与另外三名蝗虫人勇士飞在半空中,警示着城外的蝗虫人不可擅自进入,这种无聊工作便是这些蝗虫人勇士的全部职责。

    “嗯?”

    远方十余名采摘搜寻食物的蝗虫人飞了回来,格林小队的四名蝗虫人勇士飞了过去,将十余名蝗虫人拦了下来。

    仔细的确认了一番后,小队蝗虫人头领才放了十余人进去。

    格林注意到,这十几个蝗虫人都满面悲伤的神情,应该是途中遇到了什么不幸,失去了某些伙伴。

    而且其中一人有了明显的深渊侵袭伤势,应该是被什么深渊化生物袭击了。

    待这十余名蝗虫人飞到城内各自离开后,格林四人小队的蝗虫人头领分给了三人一些物资,应该是从刚刚那十几名蝗虫人身上顺手扣留的。

    “怎么样,兄弟几个,晚上有没有兴趣去花街玩玩?”

    蝗虫人头领一口将一个果子嚼烂后。两颚不停的蠕动咀嚼着,神态种说不出的轻佻暧昧。

    所谓花街,便是类似于巫师世界酒馆一样的地方。

    相比于巫师世界。炎魂世界的女性蝗虫人几乎完全处于不平等弱势地位,很少有能够修炼炎魂剑道的女性蝗虫人出现。

    而在蝗虫人这样的末日情景下。上层蝗虫人怕的是那些可能潜伏进城的巫师散布巫师之影,而底层蝗虫人怕的,便是饥饿!

    不论是人类还是蝗虫人,饥饿到极限都会让人发疯。

    如此一来,檀顶堡中便诞生了与暗灭炎神意志相违背的花街,是一些女性蝗虫人在失去丈夫后,为了生存而出卖自己身体与异形蝗虫人进行交配换取生存物资。

    她们不是巫师世界的酒馆陪酒女,这与她们的信仰相违背。但却不得不为。

    其他两名蝗虫人都一副感兴趣模样,唯独格林,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还有个妹妹有照顾。”

    格林的意思,便是不愿挥霍物资。

    “妹妹?哈哈,格林啊,我看这种时候,你还是尽早把妹妹甩手了吧,不甩手只是多了一个拖累而已,毕竟现在已经不是曾经了。”

    这名蝗虫勇士的话虽然难听。却是真诚实意。

    格林摇头一笑,没有接口什么。

    经过这五天的潜伏,格林已经基本摸清了这座檀顶堡小城的一些状况。甚至借这座小城,了解了桑伦格力属国的一些状况。

    一个月前,桑伦格力属国,的的确确有一位炎魂世界守护者亲临,并且在这座檀顶堡小城引动世界之力,清除了小城内的深渊苔藓与一名隐藏猎魔暗巫师。

    此后小城才学会了硫磺防止深渊苔藓扩散的方法,在末世般的灾难中苦苦挣扎求生着。

    周边被深渊苔藓侵蚀的小城、村落,蝗虫人纷纷聚集了过来,几乎将这座小城挤满。

    小城内一共有三位统领。也就是三名二级蝗虫人,一名失去神力召唤的暗灭神殿祭祀。三百余名蝗虫人勇士,十几万城内居民以及数万的城外难民。

    城内的主要核心建筑有三座。

    暗灭神殿、统领之巢、圣果园。

    而在如今暗灭神殿失去炎神光辉的末世中。圣果园自然成为了小城的重中之重。

    不知为何,格林虽然没有明确证据,却隐隐间能够察觉到,城内恐怕真的隐藏着一位神秘猎魔巫师在密谋着某些计划,这完全是出自格林潜意识的感觉。

    夜晚。

    格林、克雷蒂亚、中年蝗虫人妇女、娜默、娜月、弗尔雷德共聚一室,双目纷纷看向了中年妇女旁边的那个男性蝗虫人。

    这人正是娜默、娜月的父亲。

    嗯?

    格林察觉到了这名男性蝗虫人身上的伤势。

    原来他就是白天那十几名蝗虫人中,受到深渊侵袭的蝗虫人。

    “咳咳。”

    这名受到深渊侵袭的蝗虫人慈爱的摸了摸自己小女儿娜月,看着小女儿日渐削瘦的身体和越来越严重的巫师之影侵袭,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愧疚与绝望。

    “月儿,不要担心,只要心中虔诚信仰伟大的暗灭炎神,不论有什么样的困难,我们都会从新变得美好,到时候我还会带着你到桑伦格力都城你姑姑家玩耍。”

    五天的时间,娜月的深渊侵蚀程度又严重了几分。

    通过观察,格林已经彻底明白了城内仍然受到深渊侵袭的原因。

    除了最直接食用的植物被城内蝗虫人注意外,其他不论是水源还是空气,都已经开始被深渊气息污染,这里的蝗虫人却因为没有相应的认知,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

    深渊气息虽然很微弱,但足以对体质相对弱小的幼年蝗虫人造成侵袭。

    可怜的小娜月并不知道,她已经被格林严密监控,成为了一个*标本,被格林观察着深渊侵蚀生死周期。

    看来,这个世界未来的深渊大灾变剧烈恐怖程度,要远远超过阴影谜团世界格林曾有幸见过的一次火晶大灾变了。

    毕竟那次所谓的火晶大灾变,就实际而言,不过是世界规则的一部分而已。

    阴影与火晶的交替,便相当于巫师世界的日夜循环。

    一部分苏醒,另一部分就将陷入沉眠,只是这个轮回周期对于一般生物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一些。

    “嗯。”

    小娜月靠在了爸爸的怀中,充满向往的闭上了眼睛。

    格林与克雷蒂亚一副贵族后代样子,虽然在这种末世,贵族身份已经没有任何用途,但格林蝣蝗勇士的身份却是不容置疑的。

    “呜呜呜,你说你这次受伤回来,下次再出去的话,也不知道……”

    说到最后,中年蝗虫人妇女几乎泣不成声,不忍接着说下去了。

    “你要是死了,我们该怎么活下去啊!那些怪物越来越强,可是你现在又……”

    唉……

    中年男性蝗虫人一声叹息。

    他承担着一个家庭的责任,可是在这种末世,他的力量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了。

    现如今自己又……

    蝗虫人父亲突然转过头,郑重的看向了弗尔雷德,沉声道“弗尔雷德,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在你父亲母亲未被巫师之影杀死前,我与他们都是同一辈好友,对于你我放心。我问你,你愿意娶我的女儿娜默做起妻子吗?你愿意按照炎神意志,担负起一个蝣蝗丈夫的责任吗?”

    “我……”

    弗尔雷德激动道:“我愿意!”

    欣喜激动着,弗尔雷德紧紧拉着娜默的手,巨大的喜悦冲散了心中的一切杂念。

    数日后。

    弗尔雷德与娜默举行了一场简单温馨的婚礼,格林、克雷蒂亚与两人的亲朋好友都送来了末世中的简陋祝福。

    看着这一幕,克雷蒂亚依旧是那副伪装的喜悦,格林却仿佛陷入了某个回忆,双目深处流露出了一道属于自己的感伤。

    几天后。

    被生活所迫,娜默、娜月的父亲再次离去,双眼最后看了自己家庭一眼后,毅然决然与一小队蝗虫人离开檀顶堡城,向远方飞去。

    “关于血晶石,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

    克雷蒂亚在格林身后低声说着。

    以她在蝗虫人中的美丽外表和巫师智慧,再加上贵族身份掩饰,已经有了属于她的交际圈,帮助格林打探信息。

    “嗯。”

    格林答应了一声,淡淡道:“关于炎魂之力和深渊苔藓影响数据观察还需要一些时间。而且……这个小城应该不可能这般的平静下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