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四百一十九章 暗灭帝国之战 九

    “桀桀桀桀,罪恶元首?这个词汇用得不错!”

    那名二级荣誉勋章的三级猎魔大巫师,宽大巫师袍下手持一柄圆环魔法杖,大环套小环,环环相扣,汹涌磅礴的魔力波动肆无忌惮的释放着。

    随着手中魔法杖一挥,竟然是数十枚大小不一的紫色光圈出现,向着世界守护者周围的奴隶怪物旋转激射了过去。

    一头尖脑袋的奴隶怪物被光圈击中后,冰甲鳞片与光圈间竟然发出了“嘣”的一声脆响,好似金属的摩擦碰撞声音。

    尖脑袋奴隶怪物晃了晃脑袋,一道血柱留下,却并没有受到大碍的样子。

    嗡嗡嗡……

    然而,随着刚刚倒出去的紫色圆环再次旋转着出现,并且数量不止一个的时候,这头奴隶怪物一声沙哑尖叫,只听见“嘣”“嘣”“嘣”“嘣”的冰甲鳞片、骨头断裂声不绝于耳,通身是血的从天空坠落。

    嘭!

    这头奴隶怪物尸体成了到处充斥血腥的广场街道上微不足道一部分。

    嗡嗡嗡……

    “哼!”

    这些圆环仍在继续攻击着,随着一个愤怒的声音后,大片黑色火焰覆盖而下,这些紫色圆环纷纷被淹没。

    轰隆……

    数千米外,一座数百米高的火红之巢似乎根基被摧毁,缓缓倒下了,附近大地一声震颤。

    激烈战斗中的众人望去,倒塌火红之巢内涌出了二十余名猎魔巫师的样子,正猎杀着再也隐藏不了身影,同样从火红之巢中逃出来的蝗虫人们。

    这些猎魔巫师似乎并没有荣誉勋章,其中一部分人发现了格林这边的激烈战况后,及时支援了过来。

    咻、咻、咻、咻、咻、咻……

    更远方。受到格林一级荣誉勋章巫师本源意志波纹召集的猎魔巫师越来越多,远远超过了那名炎魂世界守护者所召集的帮手。

    格林站在远方,并未行动。

    真理之面下双目淡若自如的看着远方足足数十位强大猎魔巫师精锐。正在快速蚕食着炎魂世界守护者周围的奴隶怪物。

    这些猎魔巫师都是拥有荣誉勋章的精锐!

    如此数量的精锐猎魔巫师,根本不是一位低级世界守护者与两名三级蝗虫人带领带三百余头灵魂奴隶。二十几名低级蝗虫人能够抵抗的。

    稍稍片刻后。

    “吼!我已经将你来到炎魂世界的讯息告诉了这个世界的所有守护者,就算我死去,就算伟大的蝣蝗意志断绝,就算这个世界毁灭,你也会一起陪葬的!”

    黑色火焰大声咆哮着,被十余名猎魔巫师联手击杀。

    “哈哈哈,是我杀的!尸体归我了!”

    一名二级猎魔巫师大笑着,将炎魂世界守护者尸体提起。没有了世界之力加成,尸体与这个世界身高普遍一米五的蝗虫人没有太大区别。

    这些受到格林召集的猎魔巫师,除了一小部分以外,绝大多数甚至都不知道此次召集的真正目的,只以为是杀死这个世界守护者而已。

    “呼……还是让那个小家伙跑跑了,希望以后不会给这个世界的远征带来什么变化。”

    克雷蒂亚低声叹息着,双目有些失神。

    坐观完众多猎魔巫师将那名幼年蝗虫人的一切阻碍都解决完毕后,格林回过头看了克雷蒂亚一眼后,脚下坐标突然发生了变化,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一个狭窄空间内。

    冰与火双色光眸燃烧着。出手间没有任何犹豫,格林羊角噩髅魔法杖砸下。

    ………………

    呼哧呼哧……

    暗灭帝都太大了,一处倒塌火红之巢残骸废墟下的狭小空间内。幼年的蝗虫人努力钻了进来后,将入口堵上,收起了背后嫩绿的翅膀,抱着双腿蜷缩成一团哭泣着。

    几天这一切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从一出生,贾斯比伯便被各种各样的光环围绕。

    美好的家庭,令人羡慕的天资,崇高的地位,家族的荣耀传承……

    “贾斯比伯。你要记住,你是伟大乌嗜炎神的后代。曾经的乌嗜帝国富饶程度丝毫不下于现在的任何帝国。只要你有一天能够觉醒自己的炎魂之力,就可以按照家族的《乌嗜炎咒》修炼……”

    乌嗜帝国在炎魂世界的历史极为短暂。就仿佛那位英才的起落。

    乌嗜炎神作为炎魂世界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天才蝣蝗,修炼炎魂剑道四千年,宛如天上太阳般冉冉升起,历时六个月的炎魂论剑中,击败了一位又一位的蝣蝗圣者,直至再无一人能够登台,尝试挑战。

    如此,乌嗜圣者受到世界本源意志关注,一跃成为了有着详细晋升历史记载的乌嗜炎神。

    多么令人向往的传奇故事啊,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蝣蝗们努力着。

    已是上万年时间过去,乌嗜炎神后代家族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代族长,从最开始的一位圣者族长,到后来的勉强晋级为统领的族长,在至如今……

    乌嗜家族虽然有着辉煌的过去,如今却也与那些圣者后代家族再无不同。

    理论上而言,优质的血统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但却永远只是理论而已。

    贾斯比伯一出生懂事起便被告知,伟大的暗灭帝国正在消亡中。

    因为暗灭神殿的光辉不再照耀,人们再也无法进行祈祷与歌颂,再也感受不到伟大暗灭炎神的关注。

    甚至就连暗灭炎神主祭祀,作为神灵在人间的代言人,虽然一直在告知伟大暗灭炎神只是在神国中休眠,让子民们不要惊慌,继续保持着虔诚,可是就连他自己都已经无法召唤出任何的暗灭神力。

    这便意味着……

    如果不是他已经失去了暗灭炎神的眷顾,便代表着暗灭炎神正处于巨大危机中,甚至无法维系教堂的神圣光辉。

    这一切。都与当初的乌嗜帝国是那般的相似。

    “贾斯比伯,不用去理会那些流言,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今天我要你修习的功课完成得怎么样了?”

    贾斯比伯低着头,不敢看向父母失望的眼睛。

    “没……没有完成。”

    “没!有!完!成?”

    果然。迎接贾斯比伯的是父亲愤怒的咆哮和母亲的劝解声,一股说不出的心酸出现了,七岁的贾斯比伯流泪争辩道:“为什么其他贵族都能够每天快乐的享受,只有我每天都必须要这样,我甚至还不如一名低贱的平民,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你是伟大乌嗜炎神的后代!你要振兴伟大的乌嗜家族!你要重新找回属于家族的那份荣耀!”

    父亲理所当然的咆哮着,母亲则在不停的劝解。

    “好了好了,说少两句。比伯。快,别让父亲失望,把功课补上……”

    枯燥的童年生活中,贾斯比伯的记忆力只有一遍又一遍的炎魂之力疏导、不停的挥剑收剑,企图有一天凝聚出属于自己的炎魂剑刃。

    日子似乎本应该就这般继续下去。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贾斯比伯觉醒出了炎魂之力,进而成为一名蝣蝗勇士、蝣蝗统领,甚至运气好些成为了蝣蝗圣者,将家族传承延续下去。

    然而直到今天……

    六颗血色的月亮高挂在天空,压抑的不祥气息填充着炎魂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人们纷纷走上街头眺望着天空,看着那仿佛在不停滴血的众多诡异之月。

    人们开始暗中不禁猜测着,这与百年前暗生帝都世界之门灾变。是不是有着什么联系?

    贵族间的话题也全部是这些。

    仿佛是自己不知道一些上层蝣蝗强者关于这些血色之月的猜测流言就落伍了一般,人人都在谈论着。

    暗地里。

    贾斯比伯发现,暗灭帝都周围正有大批的蝣蝗军团调集着,往日繁华的暗灭帝都,如今竟然开始了宵禁,同时一些祖辈圣者健在的家族开始暗中转移出帝都范围。

    这一切都在告诉贾斯比伯,将有非比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每一座火红之巢上都安排了神之使者,并且禁止靠近,暗灭帝都的神迹开始频繁显现……

    一切的一切。从今天早上后,终于将一切的压抑爆发了。

    六颗血色月亮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芒后。开始渐渐凝实,紧随之便是无数的怪物涌了出来。与强大的蝣蝗军团厮杀着,爆炸声、尸体坠落生不绝于耳。

    到处都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个个长相臭丑陋的类蝣蝗怪物突破了层层防御后,坠落在了暗灭帝都街道上,向着火红之巢内杀去,包括自己所在的火红之巢也已经被占领。

    到处都充斥着杀人的怪物,继艾斯比伯害怕极了,被妈妈塞进了暗室里,瑟瑟发抖着。

    暗室的缝隙中。

    贾斯比伯看见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叔叔,一个又一个被残忍无情杀害,包括那些企图逃亡的贵族,也都被杀后,将尸体运送了回来。

    无穷的憎恨与恐惧周中,贾斯比伯只觉得自己体内一股热流出现了,这是灵魂与火焰交汇的炎魂之力!

    同时仿佛还有一个莫名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喃呢着。

    “趁现在,快逃出去……”

    …………

    废墟内,贾斯比伯缓缓从衣服中拿出了《乌嗜炎咒》,眼睛中充满了泪水。

    “爸爸妈妈,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我要将那些邪恶怪物一个不留,全部杀死!呜呜呜呜……”

    这一切,都仿佛传记里描绘的主角!

    辉煌的过去,强大的敌人,悲惨的现实,等待主角改变命运的开始。

    从此以后,主角将仿佛受到了命运的眷顾,一次次对邪恶而强大的敌人厮杀中成长,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同时自己也在越来越衰落的油荒文明中越来越有威望……

    “嘎嘎嘎,终于找到了!”

    怪异的声音后,贾斯比伯抬起头愕然看去,一只漂亮的小鸟从废物缝隙中钻了进来,并且朝自己尿了一泡尿?

    下一刻,一个空间扭曲后,贾斯比伯眼睛中只剩下了一个羊角骷髅头砸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