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四百一十二章 暗灭帝国之战 二

    “杀啊……”

    “吼!”

    一队队的猎魔明巫师、猎魔暗巫师驱赶着数以千万的浩荡灵魂奴隶军团,仿佛潮水般涌向了远方的蝣蝗军团。

    一名名暗巫师更是高高跃起后,化为一个个星陨火球带着长长的尾焰,划破天空,俯冲向了地面一座座千米火红之巢、昔日繁华昌盛的暗灭帝都。

    “你!”

    随着黑索塔圣痕巫师的残酷发令,始蝗炎神只觉得自己出卖了伟大蝣蝗意志尊严的委屈求,全竟然被对方戏耍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屈辱感、愤怒感自始蝗炎神心中爆发了”。

    “吼!你这个邪恶的巫师,既然你想要引发两个世界的战争,那便战吧!你将承受伟大蝣蝗意志的所有愤怒!”

    随着始蝗炎神的咆哮,愤怒的始蝗炎神黑色火球伸出一柄两百余米黒炎巨剑,竟然直接冲向了黑索塔圣痕巫师。

    速度快到极致!

    咻!咻!咻!咻!咻!

    几乎同一时间,暗生炎神、幽明炎神、幽暗炎神、天空守护者、大地守护者,五颗百米黑色火球带着数以亿计的蝣蝗,浩浩荡荡从后方蝣蝗阵营冲了出来。

    “蝣蝗意志的愤怒?桀桀桀桀,可是我看到的,却只是几只在巫师意志下颤抖的虫子,桀桀桀桀桀桀……”

    黑索塔大笑着,周围簇拥匍匐的奴隶怪物们身躯不停的颤抖着,似乎是在恐惧。

    缓缓的,周遭不断塌陷扭曲空间下的黑索塔圣痕巫师从骨椅上站了起来,望着六颗朝自己冲来的黑色火球,目光中充满了嘲讽。

    与此同时。

    周围瑟瑟发抖的匍匐奴隶怪物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全部都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黑索塔圣痕巫师身边,仿佛是在逃命一般。

    嗡……

    突然,黑索塔圣痕巫师身体上涌出了无穷无尽阴森、冰冷、暴戾的纯黑色能量。几乎就是一瞬间,黑索塔圣痕巫师便化为了一名三百米的黑色巨人。

    高空中,炎魂世界天空的云团一阵扭曲后,一道来自遥远未知之处的魔力化为黑色光柱,注入到了黑索塔圣痕巫师所化巨人身上,黑色巨人继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再行膨胀起来!

    五百米、六百米、七百米、八百米、九百米……

    以至于始蝗炎神竟然生出了一种幻觉,越是靠近黑索塔圣痕巫师,自己便越是渺小。

    “桀桀,不要抢!这个世界之主的灵魂归我了!”

    突然,一片阴影中仿佛水波一般冒出一个三百余米苍白骷髅身影。手持不断冒着黑色烟丝的百米骨剑,身体宛如虚幻的影子,奇快无比冲向了幽暗炎神。

    正与一个黄沙巨人对战的幽暗炎神大吃一惊,手中百米炎魂巨剑匆忙迎了过去。

    嘭!

    大片能量震荡中,千米范围内的一些低级生物直接被震飞开数百米。

    心中骇然着,竟然是一位可媲美始蝗炎神的强大‘巫师之神’!

    口中却不甘示弱,声音阴沉道:“对于你的灵魂,吾也很感兴趣。”

    “哼……”

    迷盘圣痕巫师所化黄沙巨人冷哼道:“这次记下了。”

    说完,黄沙巨人化为漫天黄沙。沿途顺手击杀了数以千计低级蝣蝗勇士后,将正在与暗生炎神围攻象牙城堡圣痕巫师的炎魂世界大地守护者拦下了。

    “嘭”的一声。

    黄沙与黒炎四溅,迷盘圣痕巫师望向了旁边足足两百米高、通身长满狰狞骨刺的人形怪物。

    “象牙城堡,那个暗生炎神是你的。我帮你拦下了这个世界守护者,抵消了上次欠你的五十万奴隶,怎么样?”

    骨刺怪物一边抵挡着炎魂巨剑,一边大笑着。

    “哈哈哈哈。好!”

    象牙城堡圣痕巫师答应了下来。

    世界守护者,是远征期间巫师们最为厌烦的,因为力量强大的同时击杀对方却根本不会获得任何收益。付出与收获不成比例。

    另一位炎魂世界的天空守护者,则被暗之境圣痕巫师牵制着。

    也不知是否巧合安排,此时战场上炎魂世界的世界之主等级生物,与巫师世界一方,竟然都是六位。

    不过,虽然数量上均等,但世界之主的强大程度……

    “桀桀桀桀……”

    黑索塔圣痕巫师大笑着,纯黑色千米巨人屹立在战场正中央,大手一挥虽被始蝗炎神黑色火球躲过,引发的能量震荡却呈现扇形,扩散出了数十千米。

    嗡……

    元素震荡波纹好似潮汐一般,极远方大片的蝣蝗从天空坠落,或者直接爆体而亡,化为了漫天血雾碎肉。

    而这一切,却不过是这位至强圣痕巫师不经意间而为。

    轰!

    始蝗炎神似乎在用着某种短时间激发更强战斗力的手段,三百米黑色火焰竟然一片模糊不清虚化状态,夹杂着大片音爆声,一剑斩在了黑索塔圣痕巫师身上。

    大片炎魂之力与黑索塔纯黑色能量四溅。

    黑索塔圣痕巫师所化千米巨人只是微微退开了几步,一副若无其事模样。

    而始蝗炎神的目的,自然是黑色巨人中的黑索塔圣痕巫师本体。

    此时见自己的全力攻击竟然只是让对方这般后退几步而已,顿时一声丧气的“可恶”后,不敢有任何停留的想要推退开了,另寻机会进行攻击。

    “黑索之境。”

    巍然屹立在天空的黑索塔圣痕巫师千米巨人拿出了化为百米之巨巫师术,发出低沉声音。

    这一刻,始蝗炎神仿佛看见了一个难以理解的诡异世界逐渐与自己重叠了。

    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变成黑索塔巫师学院的破败之塔加强版,一个个难以理解的诡异现象开始出现了。

    一个个半真实、半模糊的诡异虚影绕着着自己,好似一只只怨魂,却没有感应到任何灵魂之力。

    对于使用灵魂与火焰能力的始蝗炎神来说,一些世界看似神秘的怨魂类的无形体生物,却是它最为克制的存在,根本无所畏惧。

    突然。始蝗炎神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仰起头,望向天空。

    “这,这……这是……无尽主宰?”

    天空上,一只足有千米的巨大眼睛正微微眯着,饶有兴趣的看着,仿佛在从瓶口里看向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

    “不对,这是幻觉!”

    有着丰富的岁月经历,进行过数次遥远世界的旅程,始蝗炎神有着属于自己的世界认知。

    虽是处于不能理解的诡异状态中。始蝗炎神却保持着自己的世界认知理智。

    “这个强大的巫师世界之神竟然影响了我的了灵魂感知,蒙蔽了我对周围世界的认知?这是什么能力?是灵魂之力的奇特分支,还是将一个虚幻的世界叠加了过来?”

    始蝗炎神的四周,一个个已经死亡的蝣蝗、巫师、奴隶怪物们,纷纷又“活”了过来,双目呆泻的扑向了自己。

    这些形态扭曲的幻影,纷纷飞蛾扑火一般冲向了始蝗炎神的三百米火焰。

    “嗯……不是幻觉!?”

    始蝗炎神感受着自己的炎魂之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损耗着,这一个个难以理解的诡秘现象,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并在不断攻击着自己,消耗着自己。

    一头身躯与脑牛拧成一团的奴隶怪物虚影,靠着一只翅膀上的爪子爬行着,沙哑尖嚎着扑向始蝗炎神。

    轰!

    始蝗炎神炎魂巨剑一斩。将这头怪物击杀,至于那些小的虚影,则被一个炎魂爆发统统抹去了。

    一些虚影竟然想逃跑,始蝗炎神大剑一挥。随着熊熊炎魂火焰波涌,也全部毫不留情全部抹去!

    “奇怪,好弱……”

    始蝗炎神喃喃自语着。

    “桀桀桀桀。黑索真力!”

    突然,天空中眯着的千米之巨眼睛,瞳孔中爆发了一道纯黑色能量光柱,光柱之恐怖,竟然引起了一条条世界规则锁链显形,向能量光柱缠绕了过去。

    “不!”

    始蝗炎神咆哮着。

    这道能量光柱实在太恐怖了,即使经过世界之力的层层削弱,也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正面抵抗的。

    这是无尽主宰之力?

    剧烈的生死危机引起了始蝗炎神的全力抵抗,这位五级世界之主开始燃烧起自己的本源之力。

    这一刻,它突然看见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幻觉!”

    战场还是战场,根本没有复活过来的尸体,天空也还是天空,没有那个恐怖的眼睛。

    但是!

    黑索真力却是真的,正从低沉阴笑的黑索塔圣痕巫师所化顶天立地黑色巨人抬起的手指尖激射了过来。

    光柱直径足足有百米,威力已然不下于空间要塞毁灭巨炮!

    轰……

    即使已经用去了自己极限力量,始蝗炎神却仍然被这道能量冲击波擦中后,三百米的黑色火球直接被削去了一小半。

    “啊……”

    痛苦的咆哮声中,始蝗炎神突然拿出了一朵不断翻腾的活跃浪花。

    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自这朵凭空冒出的浪花中流露着,情不自禁的,整个战场不论是世界之主们,还是猎魔巫师与蝣蝗统领、勇士们,甚至是那些奴隶,全部都震颤的望了过来。

    始蝗炎神将浪花补充在了自己的被黑索真力冲击波削去的黑色火球处。

    “来自巫师世界的强大世界之主,这朵永恒之泉浪花是我曾经用去一个奴役世界,从一位众神之神手手中交易获得!今天,你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黑索塔圣痕巫师所化巨人,仿佛已经被这朵永恒之泉浪花震慑住,满目不敢置信。

    “喝!”

    始蝗炎神燃烧着本源之力,驾驭着永恒之泉浪花,以一往无前气势冲了过去。

    磅礴浩瀚的不可思议力量“轰”的一声,万米范围内的空间好似玻璃裂痕一般,不停发出“噼里啪啦”的碎痕声

    “不!”

    黑索塔圣痕巫师咆哮着。

    然而下一刻,以炎魂巨剑支撑的永恒之泉千米巨剑,却仍然毫无阻碍的穿透了黑索塔圣痕巫师胸口,剑尖从后背冒了出来,一道道炎魂之力与永恒之泉纠缠着对黑色巨人造成不可修复的破坏。

    始蝗炎神微微有些意外,这么容易就把这位至强世界之主击杀了?

    这……

    “桀桀,桀桀桀桀桀桀!象牙城堡,之前从巢穴世界打通世界之门的情面,我现在已经还了。”

    黑索塔的邪恶笑声肆无忌弹在天空回荡着,一轮轮黑色波纹自黑索塔圣痕巫师身上爆发着。

    始蝗炎神满目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

    自己的永恒之泉巨剑,竟然插在了暗生炎神胸口上,而遥远方的四周,众多的蝣蝗们正像看待怪物一般看向自己。

    “始蝗炎神,你的灵魂被致幻了……”

    暗生炎神用最后的虚弱声音喃喃着,身体开始像玻璃一般破碎。

    始蝗炎神转过身,只觉得这一刻,天空都仿佛灰暗了,充满了绝望与悲伤。

    “二次幻境!?”

    一次幻境中,那些诡异现象在现实世界,不过是始蝗炎神大肆屠杀着周围的蝣蝗们。

    而解开一次环境后的二次幻境,始蝗炎神则亲手杀死了暗生炎神!

    “桀桀桀桀,你猜,现在你是不是三次幻境中?桀桀桀桀桀桀……”

    黑索塔圣痕巫师屹立当空,邪恶的笑着,一只百米的黑色蝙蝠出现,向着始蝗炎神扑去。

    始蝗炎神身体一颤,竟不知该如何出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