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三百七十六章 盟主木木先生:回归

    满意的点了点头。

    黑索塔圣痕巫师突然沉下面庞,竟然不再发出“桀桀”的邪恶笑声,声音放缓道:“每次看见你,都能给我带来不错的心情,现在你有什么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黑索塔圣痕巫师竟然一本认真的说着。

    小忙?

    格林一愣后,微微激动,想了想后道:“我想要一些暗灭炎神的本体血液和灵魂碎片,作为实验标本。”

    戾炎巨人的引子,一共有两个。

    原本的贪焰巨人,引子为格林曾经从暗灭炎神骗来契约上的血液,这一丝血液一直在格林魔力气息中记录着,作为格林召唤戾炎巨人巫术构建的精神力框架根基之一。

    另外一个引子,则是格林在阴影谜团世界期间,偶然从阿蒙罗企图培育出抗赤阳之力的赤阳阿蒙罗、以及培育从属于阿蒙罗意志堕落熔岩巨人的“实验室”火山窟中,找到的一颗古老熔岩巨人晶核。

    根据这颗晶核能量,贪焰巨人发生了变异,进而转为了如今的戾炎巨人。

    这颗能量晶核引子,则存于小八体内。

    如今格林向黑索塔圣痕巫师索要一些暗灭炎神的血液和灵魂碎片,就是希望能够对戾炎巨人进行一次完美进化,进而达到二级炼体巫师的标准。

    而格林一旦拥有了这样一个强大巫术的话……

    虽然不再打算与三椒鬼为敌,也不想再与其去争夺什么加入猎魔战绩的资格。

    但若是对方愚蠢,依旧前来吵嚷着找回颜面之类的无聊打算,凭借这个巫术与此次醒来后。格林发现自己竟然打开了野性本能第二层能力,足以对其实现反压制!

    格林的野性本能第二层,竟然与炎魂世界中,象牙城堡圣痕巫师借予的象牙武装有几分联系。

    格林也不禁暗暗猜测着,是不是自己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因为按照格林曾经的模糊感应,原本自己身体的返祖野性进化方向,似乎是后背双翅或者是尾巴……

    说不清,道不明。

    对于野性本能的进化方向,只是出于格林本能的感知,而这种表象感知则是元素巫师最不会相信的东西。

    打开第二层野性本能。不代表格林在炼体巫师方向拥有了二级巫师能力,练体巫师被动进化从来都是依靠体质的逐渐提升,而不是某种能力阶级。

    由于混毒炼体道路的停止,如今即使格林意外打开了野性本能第二层,距离二级炼体巫师仍有一段路程要走。

    “桀桀。小意思,还有吗?”

    黑索塔圣痕巫师竟然这般说着,仿佛完全是微不足道小事情一样,这不禁让格林有些吃惊了。

    还有吗?

    望着黑索塔圣痕巫师周边坍塌空间下的模糊双眼,仿佛已经洞穿了苍古岁月,看破了生死不熄,只为着某些梦幻追求。

    一时间,格林有些犹豫了。

    格林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索要一些上古遗迹中的异类化髓啊!

    这是真理之面的原料。若是能够获得更多的异类化髓,格林下一步的炼金计划,便是利用异类化髓在未来无限岁月中。与镇真理之面一同,去炼制一套能够自我封印,同时针对真理之面的任何感知,去实现隐蔽自身的“表象之袍”。

    无尽世界太多的生物,都只是活在万相表层之间,感知到的一切。都只是真理之外的表象世界。

    因此,格林的表象之袍便是利用万物愚蠢的感知。去蒙蔽万物认知的巫器,亦是异化伪装术的完美辅助巫器。

    同时。格林便仿佛真理一般,努力在表象之下隐藏着自己,封印着自己,透过真理之面去冷眼观察着活在表象世界下的一切生物。

    表象之袍,便是格林利用真理与表象之间的轻纱去无限放大,利用万事万物自身的感知缺陷,去蒙蔽自身。

    可是,话到了嘴边,格林却犹豫了。

    一方面是表象之袍需要的异类化髓数量来说,可不是什么小忙,这样的要求甚至有些太过分了,很可能招惹到黑索塔圣痕巫师的不快。

    另一方面则是……

    深吸了一口气,格林微微抬起头,仰望着着黑索塔圣痕巫师。

    “我希望……与我一同前往炎魂世界执行一级荣誉勋章任务的千眼蟹,能够在黑索塔密境享受到人类奥义巫师的待遇。它,同样是此次陪我我完成一级猎魔任务的‘人’。”

    轰隆轰隆……

    大厅似乎短暂的安静了下来,只有黑索塔圣痕巫师周边不停塌陷、扭曲的空间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

    似乎这位伟大的黑索塔圣痕巫师也没有料到,格林竟然提出了这般的要求,一时间竟然在愣住的同时,仿佛有了什么感触。

    好一会儿后,黑索塔圣痕巫师开口道:“好。”

    只有一个字,格林感到心中一松,下一刻眼前一花,格林竟然被黑色他圣痕巫师‘扔出’了大厅。

    大厅禁闭的金属门,宛如黑索塔圣痕巫师,这位上古存活下来残暴巫师的内心。

    “嘎?少爷,我刚刚没听错吧,你竟然对黑索塔提出这样一个‘愚蠢’的要求,让那只不听从伟大八爷调遣的大螃蟹……”

    真理之面下,格林却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

    就仿佛在比瑟尔城,格林决心为已经接近死亡的拉菲无私奉献属于自己的爱一般。

    这种“愚蠢”的行为,极少在暗巫师身上出现。

    暗巫师之间,除了巫师意志潜移默化下的暗巫师规则,便只有契约制度了,至多还有为了巫师意志延续而发展出的‘导师弟子知识延续传承制度’而已。

    格林拄着羊角噩髅魔法杖缓缓向前走着,金属地板发出了“叮当叮当”的声音。

    面对小八的质问,格林突然道:“小八,记得你说过,上古巫师是没有明、暗巫师之分的,巫师世界本是没有这个规则的。”

    “对呀,怎么样?”

    八哥疑惑的问着,接着又补充道:“这与少爷您给黑索塔为那只……那只竟然敢不听从伟大八爷调遣的螃蟹去求情,有关系吗?”

    渐渐的,格林走出了空间要塞底座,来到了空间要塞广场上。

    阳光照射,天空晴朗!

    虽是巢穴世界仍旧寒冷冰风,格林却觉得心中一片温暖,环视着周四碌碌繁忙的漫天猎魔巫师们,还有头顶低矮巫师塔的魔力云团旋窝。

    格林微笑道:“并非是巫师世界残酷规则与无尽世界残酷命运规定此时的我,就是一名暗巫师,而是我那颗巫师学徒期间,为了适应暗巫师残酷规则而麻木的心啊。是我自己对自己不断诉说,自己是一位暗巫师,要尊崇暗巫师所谓的规则啊……”

    “可是少爷!”

    八爷大叫着:“这与您为那只竟然敢不听从伟大八爷调遣的螃蟹去求情,有关系吗?”

    格林弹了一下八哥的脑袋。

    “它又不是你的奴隶,为什么要听你的调遣?心放宽些,像对待阿罗沃兹巫师那只红眼青蛙朋友一样去对待千眼蟹,它会感知到的,因为它已经拥有了一颗人类巫师的心,不再是异域敌意的生物了。”

    格林微笑着,不知为何,突然感觉自己似乎由于拉菲死亡的关系,在内心也真正晋级正式巫师后,有了很多属于自己的感悟。

    真正强大的巫师,并非是遵循规则去撬动杠杆规则的巫师,而是跳出规则的巫师!

    正式巫师收取平民的贿赂选择巫师学徒,新人试练时格林利用赚取魔石的方法购买苍白假面,圣塔争锋战上的克雷蒂亚,以及那三位能够让人‘被动离开’密境的暗巫师学徒。

    这些,都是真正最强大巫师的智慧。

    如果,自己不再将自己当作一名暗巫师去遵循暗巫师之间的规则,不再以加入猎魔战绩作为目标,不再遵循所谓的命运安排,人生将会变得怎样?

    ……

    一年后。

    “格林猎魔巫师,这是你的一级荣誉勋章任务完成卷轴、暗灭炎神血液标本、暗灭炎神灵魂标本。任务卷轴请妥善保存好,回到巫师世界生命树后,去七环世界寻找天都巨龟,前往世界之心冬之守护者领取猎魔勋章与任务奖励。”

    黑色的面具,这是曾经迎接格林前往金属大厅面见六位圣痕巫师的三级大巫师。

    与黑色面具相对,则是格林的灰白色真理之面。

    八哥叼过卷轴与标本,放到格林手中,心中欣喜着,格林将其小心翼翼收入维度间隙,低头微微行礼道:“多谢。”

    “嗯。”

    戴着黑色面具的三级猎魔大巫师点了点头,声音沙哑道:“一级猎魔巫师获得一级荣誉勋章。努力吧,也许是时代的抉择,未来岁月中,你将有机会在猎魔生涯去挑战特级荣誉勋章。”

    格林讷讷的望着对方身影渐渐离去,特级荣誉勋章?

    这……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随着格林摇头一笑,转身对着远处将要更晚回到巫师世界的卡梅隆、瑰丽妮稍稍点头,黄沙般神秘身影与数百名猎魔暗巫师一同,跨入了空间要塞低矮巫师塔的世界传送阵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