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三百五十三章 蝣蝗世界

    蝣蝗世界。

    生命进化的历程,是那般的神奇不可捉摸,在这个强大巫师世界尚未被探索到的蝣蝗世界中,生活着一个名为蝣蝗的生物族群,他们统治着这个富饶世界的岁月,已经难以计数。

    遥远的岁月里,远古时期的蝣蝗世界已经不可追溯。

    但毫无疑问,一些遗迹古碑中都会提到蛛母之神以及煌螂之神的信息进行推测,远古时期的蝣蝗世界统治者,并非是蝣蝗。

    直到有一天……

    拥有与异域世界未知生命沟通并能够打开世界隧道之门、掌控着火焰与灵魂的力量、将敌人的恐惧化为自己力量的始蝗炎神诞生,这个世界的生命进化历程就改变了。

    蝣蝗一族是这个世界生命进化的里程碑。

    远古异族诸神统治世界的时代,彻底被伟大的蝣蝗一族推翻了。

    这个食用植物、崇尚火焰、赞美生死不熄的美妙、以自身强大的炎魂之力和近乎令人绝望数量让敌人享受恐惧的生物族群,彻底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人。

    而在之后的岁月中。

    蝣蝗世界经历了数次异域世界远征之战,无一不是以大获全胜告终,并随着异域世界新鲜灵魂的滋养,蝣蝗世界继始蝗炎神之后,又分别诞生了七位炎神。

    七位炎神中。

    在蝣蝗世界远征异域世界期间陨落了三位,还剩下的四位炎神,则在大陆上分别建立了与始蝗炎神向媲美的强大帝国。

    蝣蝗世界的五大帝国,分别为始蝗帝国、暗生帝国、暗灭帝国、幽暗帝国、幽明帝国。

    除了五大帝国占据了大陆最为富饶广阔的地域外。还有大大小小数以千计拥有潜力成为新一代炎神的蝣蝗圣者们,建立了众多的大小不一附属国。

    富饶大陆之外的极端苦寒之地,则生活着一些远古时期被灭神的异类族群,成为了蝣蝗勇士们的冒险乐园。

    当然,还有着蝣蝗世界最为神秘的蝣蝗守护者。他们穿行于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一遍又一遍追寻着可能给蝣蝗世界带来威胁的任何一切。

    桑塔属国。

    桑塔圣者已经存活了整整三千七百余年了。

    三千七百年相对于那些近乎永生的伟大炎神来说,不算什么,但相对于蝣蝗一族短暂的生命历程来说,却已是仅次于伟大炎神的传说级存在之一了。

    剑刃游走中,一缕缕炎魂之力肆意挥洒。这种剑招精髓以及蓄力激增控制,已然达到了蝣蝗一族的常人剑道巅峰。

    “桑塔圣者不愧为暗生帝国的最强圣者,恐怕整个蝣蝗世界,除了那几位至高无上的伟大炎神,已经没有几人再值得圣者出手了。”

    说话的这名女性蝣蝗。身高达到了一米七左右,在蝣蝗一族中属于极端高挑的身姿了。

    一身不知名火焰羽毛编制的靓丽衣衫,身体上充满了生命的馨香,这名女性蝣蝗好似蝗虫一般的口腔赞美着眼前一位雄伟硕壮的男性蝣蝗。

    每一名蝣蝗的共同特点,便是头顶上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火焰。

    剑刃归鞘。

    一身金属盔甲,这个名为桑塔的男性蝣蝗摇了摇头道:“丽儿,你就不要夸赞我了,这样会让我骄傲。忘记了炎魂剑刃的谦虚之道。”

    私下里,桑塔对这位绝顶容颜的佳人称呼丽儿,这是桑塔属国极少有人知道的秘密绯闻。

    仰起头。

    桑塔的视线穿过了数百层的火红之巢。仰望向天空散发着无穷尽炽热火焰的太阳,低声喃喃道:“不成为伟大炎神,我们终究只是天空太阳下照耀下的平凡蝣蝗而已。”

    丽儿迈着轻柔的步伐,走到了桑塔面前,带来了一阵生之馨香,偎依在桑塔的怀中。

    “我相信你。”

    声音只有桑塔一个人能听见。似是耳边的喃呢。

    轻轻搂着佳人,桑塔却依旧仰望着天空的太阳。淡淡道:“我已经游历了整个蝣蝗世界,不过也确实如你所说。虽然这个世界还有一些隐藏的强大圣者值得我去尊敬,但也不再能够为我带来更强一步的契机。”

    丽儿偎依在桑塔怀中。

    虽然她实际要比桑塔更高一些,却在偎依中矮了一些,因此仰头问道:“听说,在极北冰原之外……”

    “你是说那些远古异族?”

    桑塔一声不屑的嘲笑道:“那些远古异族们,还是让未来的年轻一辈去锻炼吧,它们的祖先见证了伟大蝣蝗一族的辉煌,就这样灭绝掉倒是可惜了。”

    越发的,丽儿感受到了依靠着的桑塔的强大,可是却只能一声叹息。

    自己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蝣蝗,近些年来,自己越发感觉到能够陪伴桑塔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眼中带着浓浓的依恋不舍,丽儿享受着桑塔的最后温怀。

    “丽儿。”

    桑塔拥抱着怀中佳人,轻声道。

    “嗯?”

    丽儿闭着眼睛,声音几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她只是想静静享受着此刻的安宁。

    “一年后,就该轮到我们暗生帝国开启异界之门的时间了,这次帝国打算开启巢穴世界的世界之门。我打算去这个奴役世界好好闯荡一番,吸收一些新的奇特灵魂,同时利用那里的低劣原始生物锻炼自己的炎魂战斗意志。”

    丽儿睁开了眼睛,望着桑塔。

    “那个曾经陨落了魂悯炎神的奴役世界?”

    桑塔点了点头道:“正是,巢穴世界是我们伟大炎魂世界远征异域进程中,抵抗最强的世界之一,一位强大残暴的异界之神将伟大的魂悯炎神杀害,致使其陨落。”

    顿了顿。

    桑塔沉声道:“不过,如今巢穴世界却是炎魂世界靡下的六大奴役世界中,最为富有的世界,新鲜而奇异的异域灵魂不计其数。巢穴世界极端寒冷,是淬炼炎魂之力的绝佳之地,再加上那些诡异的低劣原始生物,它们中不乏一些圣者实力的家伙,能够让我更好的磨练战斗意志,效果要比那些远古异族强上一百倍。”

    说到最后,桑塔双眼中充满了向往。

    一千五百年前,正是那次巢穴世界灵魂收割之行,在他伴随着蝣蝗世界难以想象的危机之中,成功突破至蝣蝗圣者,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度。

    丽儿勉强露出一丝微笑,双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舍,轻声道:“你是桑塔国的主人,你是蝣蝗世界最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炎神的蝣蝗圣者之一,你的意志,将令那些低劣的异域生物们颤抖,匍匐在你的脚下,接受你的意志号令,奉献出自己的灵魂。”

    桑塔一笑,紧紧拥抱着怀中佳人。

    半年后。

    桑塔带领着数万名桑塔属国有志于去巢穴世界接受磨练的蝣蝗勇士,向着暗生帝都飞去。

    又是半年后。

    暗生帝都天空,随着一团百余米高的黑色火焰出现,数以亿计的蝣蝗沸腾了。

    高呼声、呐喊声,震耳欲聋。

    随着至高无上的伟大暗生炎神施展神力,暗生帝都天空数百万的蝣蝗勇士头顶上,空间渐渐的开始扭曲,似乎就要打开连通着蝣蝗世界与巢穴世界的世界之门了。

    这是个激动的时刻,可是个让所有蝣蝗难以忘记的时刻。

    所有企图突破自我的蝣蝗勇士们在付出高昂的代价后,才获得了此次前往奴役世界收集新鲜灵魂、锻炼自我战斗意志的机会。

    他们一边赞颂着暗生炎神,一边翘首以盼着。

    然而,似乎出现了一些变故,世界之门并没有如期打开,这让原本兴奋冲冲的蝣蝗勇士们愣住了。

    很快的,天空上第二团百余米高黑色火焰出现了!

    “暗生,召唤我降临怎么回事?”

    第二团黑色火焰用灵魂之音沟通着,似乎很不愉快的样子。

    “暗灭,巢穴世界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灾变,我在那边的灵魂奴隶突然减少了一大半,竟然已经不能够支持打开世界之门了。”

    “什么!”

    暗灭炎神灵魂之音一变后,慌乱道:“我也试试,如果还不行,就要请始蝗利用他储存的众多巢穴世界灵魂的无上神力,从蝣蝗世界去反向打开世界之门了。”

    稍稍片刻后,暗灭炎神松了一口气。

    它在巢穴世界的灵魂奴隶同样死了不少,但与暗生炎神合力的话,倒是能够勉强打开世界之门了。

    看来,巢穴世界那边真的发生什么灾变了。

    如此想着,两名炎神相互看了一眼后,犹豫着是不是要亲自降临这个奴役世界去查探一番?

    很显然,这个巢穴世界必然发生了什么变动,才导致两位炎神控制的灵魂奴隶都多大批次减少的状况。

    而作为每五百年便清扫、收集一遍灵魂的奴役世界,这个巢穴原始世界是不可能有新的世界之主诞生的。

    不过,还是先将盛典进行了再决定吧。

    正当两位蝣蝗世界伟大炎神要宣布此次异域灵魂收割之行正式开始的前一刻,世界之门突然水波一动,一个巨大的蟹钳伸了出来。

    巨蟹背部棕红色毛发的背上,缓缓的,一个模糊不清的黄色沙团渺小身影伴随着巨蟹,一同挤出了世界之门。

    “桀桀桀桀,这就是炎魂世界吗?”

    灰白色面具下,渺小身影阴沉的喃喃着,羊角骷髅头魔法杖两个眼窝的黑色火焰,熊熊燃烧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