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世界之巢 三

    小片刻后,格林和阿拉蟮人手提着一个笼子,里面囚禁着两只耳穴兔。¥≯,≧.⊥m

    原地未动,想在异域世界打开猎魔城堡世界碎片,需要极长时间,两人一边不紧不慢连通着巫师世界本源意志命运杠杆规则,一边相互交谈着。

    “呵呵,能被伟大的黑索塔圣痕巫师这般庇佑关照,格林阁下此次猎魔远征定然会圆满而归。”

    阿拉蟮满是皱纹的脸上微微笑着,一对元素光眸却是无比平静,典型的极度理智型猎魔巫师。

    格林一边激魔力沟通着猎魔城堡世界碎片,一边摇头道:“伟大黑索塔圣痕巫师的意志,绝非我等低级巫师能够揣摩猜测的。”

    这句话,格林倒是真实想法。

    不知道为何,格林对于黑索塔圣痕巫师朝着自己阴森怪笑中,感觉到了一种不同寻常,再加上先前名言在此次猎魔远征任务结束前,会委托给自己一个特别任务……

    即使有巫师学徒期间贡献上的那个暗灭炎神世界坐标信息镜片,再加上黑索塔密境内的上古遗迹,格林也不会认为黑索塔圣痕巫师会这般关照自己。

    甚至此次猎魔远征世界内,让千眼巨蟹一路保护跟随自己!

    这般行为,即使是导师也有些过分了,更何况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可言的两人。

    暗巫师世界也许会存在一些特殊的情分,但至少自己与黑索塔圣痕巫师来说,肯定是没有什么深厚情分可言的。

    那么……

    黑索塔圣痕巫师之所以如此,必然是自己的存在关乎到他的某些利益,才可能如此的。

    而自己又是如何与他在这个巢穴世界扯上的利益瓜葛呢?

    这也是格林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如此,格林也便对阿拉蟮老巫婆说出了‘伟大黑索塔圣痕巫师意志无法揣摸猜测’的言语。

    阿拉蟮只以为格林客气而已。

    一位圣痕巫师不但亲自关注,竟然还亲自安排了一头三级灵魂奴隶怪物作为保护者,看来这位格林与黑索塔圣痕巫师的关系。必然极为不可思议的亲密了。

    气氛微微沉默了片刻。

    好一会儿后,随着一阵魔力波动后,竟然是格林先打开了猎魔城堡世界碎片,将冰封起来的耳穴兔**标本扔了进去。

    “嗯!?”

    在异域世界同样的地方,打开猎魔城堡世界碎片的度,直接关乎于联系巫师世界本源意志的亲密程度。

    而巫师与巫师世界本源意志的联系紧密程度,则与巫师罩的厚度完美对等。

    虽然格林拥有三级猎魔勋章,但阿拉蟮却根本不会认为格林作为一级猎魔巫师,能够比自己常常年累计去感悟祈祷巫师意志更加亲密于巫师本源意志。

    可是如今……

    阿拉蟮双目深处惊疑不定的望着格林,这个家伙。莫非已是活了几千年的老东西了?

    格林将长耳兔标本扔进了猎魔城堡世界碎片后,随手合闭裂缝。

    阿拉蟮当然不会知道,格林除了本身的三级荣誉勋章外,乃是作为圣塔争锋战的巅峰巫师学徒前往世界之心,进而获得世界之心本源意志碎片强行晋级正式巫师。

    并且,当时获得的本源意志数量相当可观!

    至于向巫师意志去感悟祈祷,这是被格林归为浪费时间的愚蠢,与巫师不断研究现知识奥义真理去撬动规则截然相反的道路,被格林所摒弃。

    猎魔巫师。不论是一些擅于生与死奥义的,还是另一些长年累月感悟祈祷巫师意志,这些局限性猎魔巫师一旦早巫师世界遭遇黑巫师、或者是海族,不堪一击的本质就暴露无遗。

    只有不断研究更高神知识真理奥义。进而撬动更高层规则杠杆,将自身弱小的能力去无限放大,才是巫师的真正进化道路。

    也是巫师世界的人类舍弃遥远未知年代祖先的强大体魄,进而拓画成如今巫师世界普通人类弱小体制的原因所在。

    如今的巫师世界野性炼体巫师。就是在不断寻找着人类之祖的进化道路前进,进行一个返祖进化肉身过程。

    而巫师世界的人类总体趋势,按照巫师智慧的推测。则是会缓缓展为射去**,只留下一团灵魂精神体的进化方向。

    到了那个时候,每一个巫师世界人类一出生,便会是巫师学徒了。

    当然,这种事情,只是格林在七环圣塔阅读的手札卷轴中,一位圣痕巫师的推测而已,甚至是这位圣痕巫师看来,这种未来年代实在是太过遥远不可知了,甚至要比巫师世界再进行两次文明之战的历史都要长。

    格林微笑的,正要与阿拉蟮说些什么,却突然一愣下,愕然道:“抱歉,我的灵魂伙伴八虹霓维希那,出了些事情,我要过去看看。”

    “嗯?好,好。”

    阿拉蟮点了点头后,仍然没有动,站在原地努力联系着猎魔城堡世界碎片。

    格林则脚下空间更换了原本坐标,紧接着空间坐标恢复正常,而格林本身则一个模糊,跟随着更换坐标原地消失了。

    下一刻,格林耳中便传出了“哇哇哇哇”的哭声。

    “怎么了?”

    格林一个恍惚,适应了远距离空间传送巫术后,向着正在肩膀上嚎啕大哭的八哥诧异问道,这还是格林第一次见到八哥这般情况。

    “呜呜呜呜,叶子……叶子兽被那个家伙吃了,我要它陪我的叶子兽,哇哇哇……”

    八哥一只翅膀擦不停的着眼泪,嚎啕大哭着。

    吃了?

    格林羊角噩髅魔法杖上引亮元素之光,双目向脚下望去,只见满地的血迹,那个泥巴兽也已经不见了。

    食肉生物?

    格林马上想到了那团黑色粪便,本来自己已经打算放弃了,如今竟然从小八这得到了线索,不禁欣喜道:“哦?那个生物长的什么样?我帮你报仇!”

    “呜呜呜。我也没看清,不过我在它身上已经施展了鸟屎诅咒之术,它的永远也跑不掉了,永远!哇哇哇,我要它陪我的叶子兽,不然我就把它吃了,呜呜呜……”

    顿时,格林想到了刚刚打开维度间隙的时候,才与八哥缔结契约的时候,这只毒嘴八哥的一手‘八爷鸟屎诅咒之术’。

    那是一般普通生物闻不见。但猎鼻巫术却清晰可闻的恶臭。

    更加神奇的是,八哥施展起这手能力乃是沟通了神秘之力,无视了任何防护能力,也很难抹去。

    格林有些弄不懂,这家伙怎么这突然对那头泥巴兽奴隶这么上心了。

    不过,格林还是马上安慰道:“好、好、好,它要是不陪你那头泥巴兽,我们今天就吃它了。”

    说完,格林静下心。努力分辨着空气中那道独有的清晰可闻恶臭。

    短暂片刻,格林便确认了方向,全向其飞了过去,而然让格林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对方似乎已经察觉了格林正在向其靠近,不停的逃跑着,而且度非常惊人。

    一追一逃,格林虽然与其十分接近。却根本不能凭借气味的挥延迟性追上对方。

    “呜呜呜,少爷,今天我们一定要抓住那个家伙。给我的叶子兽报仇,呜呜呜……”

    “嗯。”

    格林真理之面下面色也逐渐凝重了,这头生物很可能是这个巢穴空间内的某种稀有生物,而这些耳穴兔就是它的猎捕食物。

    甚至于,是一头在整个巢穴世界流窜的稀有生物也说不定。

    想到这,格林心中不禁兴奋起来。

    不过麻烦的是,对方的逃跑能力非常强,而且能够准确的感知到自己,一直在不停的更换着方向。

    而自己却是依靠猎鼻巫术追击对方,一旦对方更换方向的话,气味的挥延迟性就会让自己错跑一段路程,导致难以追上。

    这道有些棘手了。

    格林心中不禁开始动用巫师智慧,仔细思考了起来。

    对方既然是黑暗巢穴内的生物,那么根据这个世界之巢内部的生物进化规律,必然是依靠音波能力或者冰雪感知能力确认自己。

    其中,九成可能是音波巫术。

    而且很显然,这个音波并非是声波定位能力,否则自己真理之面是有那么一丝模糊感应的。

    那么……

    “小八,你先进入维度间隙。”格林这般说道。

    “为什么?”八哥眼泪汪汪的问着。

    “不想抓到那个家伙了给泥巴怪报仇了?”格林有些气恼的问着。

    “想!好吧,少爷,你抓住了那个家伙可要叫我啊,呜呜呜……”八哥身影一闪,钻进了维度间隙。

    小八离去后,格林先施展异化术,竟然短暂的控制了自己心跳停止住!

    从猎鼻上,格林细细感知着对方行动。

    “嗯?不是感知心跳的共振之音吗?而自己的本源灵魂之火在小八身上,也必然不是灵魂之音了。”

    格林打算一次一次去实验寻找对方的音波感知方式。

    曾经与无相假面尼尔马扎交换声波定位巫术知识,格林了解到了一系列音波巫术简单尝试知识,此时倒不算是一片彻底迷茫状态了。

    “难道是威势之音?”

    猜测着,格林先将自己的所有魔法道具全部收进了维度间隙,又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渐渐趋于稳定平缓……

    “还是不行!大地之音?不可能,自己并没有在地面上。世界之音?对方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不可能……神秘之音?灵觉之音?思维之音?厄运之音、本能之音……”

    随着一个个猜想的排除,格林也开始急躁起来。

    因为音波感知实在太过变化多端,甚至一些诡异离奇的音波感知,格林虽然知道感知方式,却也无法进行隐蔽。

    “嗯?等一下,自己好想忘记了什么!”

    突然,格林一声暗骂自己愚蠢的叹息,喃喃自语道:“共振之音,自己怎么把身体行进引起空气振动波纹的事情忘记了……”

    下一刻,格林身体周围一个扭曲消失了,出现在百米外。

    而远方的那个猎鼻嗅觉中的恶臭气息,则也缓缓停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