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世界之巢 一

    百余米世界之巢入口处,紧急赶工建立的数座高耸光陵堡闪耀,聚集着强烈的能量波动。

    数百头灵魂奴隶怪物们围在光陵堡四周,形态千奇百怪,却大多残暴狰狞,神情懒散,或趴、或躺在地面上啃食着巢穴世界本土生物尸体、植被。

    冰封的寒风吹来,这些皮糙肉厚的生物仿若不觉一般。

    那些不适应寒冷环境的奴隶怪物们,早已经进入其他奴隶怪物的肚子里,作为了生命延续的能量补给。

    吼!

    几头正懒洋洋躺在冰雪地面上的奴隶怪物突然仰起头,低声吼叫了一下后,打了个滚,继续懒洋洋躺在了覆满冰雪的地面上。

    似乎,这声短促的吼叫就是这些智慧简单奴隶怪物的屈服姿态。

    咻、咻、咻、咻、咻……

    四名二级猎魔巫师,一头千眼巨蟹庞然大物搭载十名一级猎魔巫师,先后飞进了这处被光陵堡守护的世界之巢入口内,转眼间便没了踪迹。

    至于这些奴隶怪物,只是这些猎魔巫师眼中的世界背景而已。

    除了那些猎魔新人,根本没有任何猎魔巫师会再多关注的看上一眼。

    ……

    千眼巨蟹跟在前方四名二级猎魔巫师身后飞行着。

    这处世界之巢入口相当宽阔,毕竟是被黑索塔圣痕巫师带领一众猎魔巫师亲自打通前往世界之巢核心的通道。也定然不会出现一些狭窄难以通过入口的情况。

    千眼巨蟹上,格林不停仰头环视,真理之面下两团双色元素光眸露出思索神色。

    这个仿佛被冰封的世界。已经将地下土壤矿石完全冻结成了坚固的一体,也只有如此,无尽雪线虫挖掘出的这个世界之巢才会没有坍塌下来。

    毕竟,这个世界的地脉引力程度比起巫师世界,虽然要稍稍弱上一些,但其间差距基本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而也是因为这种冰封规则,才会让这个世界的地底岩浆、河流侵蚀完全消失。更好的保护了世界之巢稳定状态。

    通道内部随处可见一些血迹和尸体残屑,却没有任何完整的尸体。

    不用想格林也知道。那些尸体必然是被跟随黑索塔圣痕巫师打通世界之巢核心通道的大胃口奴隶怪物们吞吃了。

    想了想后,格林随手从通道内采集了几块普通矿石。

    雪线虫既然依靠吞噬这些矿石来存活,那么想来这些矿石中的某些物质,必然是具有低密度活性化能量。值得以后好好研究一番。

    半个沙漏时间后。

    就这般穿行了将近半个沙漏时间的七转八折通道口后,格林一行人跟随着阿拉蟮四名猎魔暗巫师来到了进入世界之巢的第一个地底巢穴空间。

    这处地底巢穴空间面积不大,大约只有格林猎魔城堡的世界碎片两倍大小,甚至水晶球信息中都没有给这处巢穴空间命名。

    也不知这个巢穴空间内曾经是否栖息着一群巢穴世界本土生物族群,但如今整个巢穴空间内却是再也没有了任何生物气息,甚至连地面的植被都被采集、啃食、摧毁的干干净净。

    千眼巨蟹上的众人跟纷纷一声叹息。

    前面的猎魔巫师们也太彻底了,搜刮的这般干净,简直像蝗虫一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个巢穴空间是曾经猎魔巫师们进入的第一个世界之巢巢穴空间缘故,大多会随手拿走一些纪念品。

    想来。以后的巢穴空间便不会这般了。

    这个巢穴空间内共有五条通道,两条大,依旧是百余米通道,三条小,其中两条大约二三十米,一条甚至只有几米。

    数盏魔法灯挂在一条大的通道口位置。指引着方向。

    巢穴世界不似阴影谜团世界那般,阴影谜团世界虽然大片区域常年笼罩在阴影云层下见不到阳光。但由于火元素能量充沛,高纯度、低纯度火晶石遍布,散发着光芒。

    巢穴世界的地底巢穴内,已经完全没有了光线,无比漆黑。

    因此大多数生物进化方向已经舍弃了眼睛,向着声音感知去进化了。

    但奇异的是,由于巢穴世界的地底巢穴内到处结满冰晶,还有洞穴内的奇异矿石无比光滑,导致巫师们随意引发一些元素之光便会形成一片漫反射,将地底洞穴照耀得光泽朦胧。

    如此一来,虽然一些不擅于感知巫术的巫师虽然会受到影响,但也算保持行动自如,不必随时刻意消耗魔力去维系大面积光源巫术了。

    格林则完全不受这般环境的影响。

    真理之面超声波定位巫术感知下,通过一道道声波反射,格林视野中完全是一片黑与白的洞穴结构框架图,甚至于就算猎鼻巫术此时的影响也要超过了自身光线色彩视觉感知。

    咻、咻、咻、咻……

    即使有光源指引,但出于暗巫师的谨慎,众人还是纷纷拿出了水晶球确认了线路图后,才没有再停留,纷纷继续向巢穴世界内部更深处飞了下去。

    喀嚓、喀嚓、喀嚓……

    一队机械傀儡,一共有六十七个,运输着一批新捕获的奴隶飞了出来,在看见阿拉蟮、格林这一行猎魔巫师后,纷纷靠在了洞穴边上,让开道路。

    “嘎嘎,叶子兽快看,都是你的同类。”

    八哥站在了自己购买的那头泥巴怪身上,指着通道旁千眼巨蟹飞过的机械傀儡笼子里,贱笑的说着,眼睛却一直瞥着露莲娜肩膀上的鹦鹉叶叶。

    呜……

    泥巴怪低吼了一声,以其简单的智慧只有喜悦和悲伤两种情绪而已。

    露莲娜魔法杖顶端散发着璀璨耀眼的元素之光,借着洞穴内结满的冰晶和矿石漫反射,将千眼巨蟹所过之处照亮,提供了视野。

    鹦鹉当然知道八哥正在用给那头泥巴怪起名叶子,去不停使唤着,气着自己。

    只见站在露莲娜肩上的鹦鹉一哼后,不屑道:“愚蠢的行为,无知的小丑,只会去寻找这些低级趣味来自欺欺人,真是无聊。”

    本来还一副得意洋洋的八哥一愣下,看见自己不但没有气到对方,反而被对方一副高雅姿态奚落了一番,顿时恼羞成怒的尖叫了起来:“你才是小丑,你全家都是小丑,你们所有鹦鹉都是小丑!”

    “看,小丑又在表演这些无聊的助兴节目了,啦啦啦……你过来咬我啊。”

    鹦鹉一只翅膀把眼睛拉的圆圆的,张着嘴朝八哥不停的“啦啦啦”伸着舌头。

    这对一见面就深仇大恨的小东西成了格林一行人一路上的噪音制造机,不停的吵闹着,这让格林暗暗摇了摇头,一声叹息。

    本来,格林的还寻思着让八哥看看能不能留下点什么。

    现在看来,这家伙简直和幼年时期曾经的自己一样,对感情的事情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不!甚至比自己还蠢!

    暗暗瞪了眼一旁正和鹦鹉骂得欢快激烈的八哥,格林一声暗骂:“真是活该单身一辈子的臭鸟,钢徽八哥是该到你这绝种了。”

    过了一会儿,八哥心满意足的飞到了格林肩膀上,得意洋洋道:“少爷快看,那家伙被我骂的就跟吃了屎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憋死她,嘎嘎嘎……”

    格林恨得牙痒痒,真理之面下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冷冷道:“嗯,不错,你继续!”

    “嘎!少爷,真的吗?嘎嘎嘎嘎,好,我先休息会儿,等一会儿再继续,就不信……”

    八哥见到格林竟然在‘夸奖’自己,顿时满脸兴奋的说着,那副得意劲简直写在了脸上。

    格林气得已经绝望:“已经没救了,钢徽八哥的血脉在这家伙身上算是要彻底灭绝了……”

    这般,格林一行人连续飞行了十五天时间,穿行了大大小小二十余个巢穴空间后,来到了第一个相对大一些的巢穴空间。

    这处巢穴空间一眼望不到尽头,元素之光照耀下,地面上到处都是表层结满冰晶的七八米低矮树木丛。

    阿拉蟮停了下来,与格林一行人聚合。

    老巫婆指着水晶球道:“这个巢穴空间长大约三百里,名为耳穴巢穴,曾经是一种名为耳穴兔的栖息地。耳穴兔拥有冰雪之音的能力,对冰雪巫术极为克制,我们打算在这里采集些耳穴兔标本,或者直接从这里抓捕奴隶的巫师手里购买些。”

    冰雪之音?

    格林同样在查看着水晶球,又对身后众人询问了下后,沉声道:“那好,我们就在这里搜寻下标本,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一天后集合。”

    “好。”

    众人纷纷散去,原地只留下了格林与千眼巨蟹……

    嗯,还有小八和泥巴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