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三百零二章 裁决审判

readx();    一个月后。

    嗡!

    一架极快无比的机械蜂落在了格林猎魔城堡前,随着敲门声,正在静心观察断枝横截面雷紋的格林抬起头,一声叹息后,收起了这两截断枝。

    “嘎!少爷,肯定是你认证完毕审判期到了,我先躲一躲了啊。”八哥钻进了维度间隙,没了踪影。

    格林最后匆匆规整了一下实验室,飞下楼打开猎魔城堡大门。

    “格林?”

    两名猎魔巫师,全部带着好似苍蝇眼一样的眼罩,眼罩水晶镜面上闪烁着暗红光芒,一条黑色面罩遮蔽住面庞,看起来十分神秘。

    格林点了点头,沉声道:“是。”

    哗啦……

    一条金属禁魔镣铐被两名猎魔巫师拿出来,同时还有一张任务卷轴,其中一人冷声道:“你被七环圣塔猎魔审判机构确定,触犯了圣塔规则,现在跟我们去猎魔审判室接受审讯吧。”

    点了点头,格林伸出双手手臂。

    喀嚓!

    金属禁魔镣铐戴在了格林手臂上。

    刚开始时候,格林感觉自己完全能够挣脱,可是过了几个呼吸后,却发现全身软绵绵的,体内魔力也开始死气沉沉,开始对手上金属禁魔镣铐变得无能为力。

    “走吧。”

    两名猎魔巫师护送着格林进入机械蜂,紧接着,随着机械蜂双翅无比极速扇动,草坪上扬起一阵疾风灰尘后,一闪即逝在空中消失了。

    三天后。

    完全封闭的房间中,无比寂静,让人感到绝望的压抑,天窗上唯一光亮让格林知道日月的交替。

    突然,随着一阵“隆隆隆”机械齿轮摩擦声,坐在地上的格林抬起头。金色丝发下一双黑色眼眸望了过去。

    光亮有些晃眼,格林赶忙低下头,再次闭上眼睛。

    两双强有力的大手架起身体松软无力的格林,半拖着,经过几分钟的寂静无声封闭室大门前,格林来到了一个大厅内,然后禁锢在了一个座椅上。

    大厅灯火明亮。

    远方高台上一共六名巫师,其中就有那名白胡子老头,正砸吧着烟锅子吐着烟圈。

    高台上的六名巫师看了格林一眼后,纷纷审阅起手中的资料。

    “身为猎魔巫师。不但不以保护巫师大陆人类传承作为己任,竟然协助黑魔巫师潜逃回肮脏的黑域之地,真是罪大恶极,可恶!”

    愤怒的声音,一名审判巫师咆哮着,“啪”的一声甩开手上资料。

    “犯罪未遂?不过,却并非他的主观意志未遂,而是这名猎魔战绩斑加达巫师阻止了罪恶的结果,所以对审判者的减刑上需要严肃考量、斟酌。”

    令一名审判巫师较为平静。

    “非自我意愿堕落。为了挽救自己妻子的生命吗?虽然情有可原,但巫师学徒与普通人类在生命本质上同属一个层次,为了挽救、包庇一名黑巫学徒,却杀死了众多普通人类作为黑巫师收集绝望的材料。罪大恶极……”

    前三名审判巫师,都是对于黑巫师极端憎恨厌恶的人,就仿佛此时的格林一样。

    如果没有黑巫师服部密藏,也就不会有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第四名审判女巫师这。却有了转折。

    “不过,也要注意的是,认证上说。这个名叫拉菲的巫师学徒乃是格林猎魔巫师的妻子,从源头上说,他也是一名受害者。虽然犯下了罪大恶极错误,却也是有了主动悔过……”

    这名审判女巫师的声音婉转动听,就像溪涧流水滑过鹅卵石。

    第五名猎魔巫师接着道:“嗯,另外认证资料上,格林有着世界之心意志强行晋级正式巫师、三级猎魔勋章双重巫师意志承认。根据潜力培养规则,我们的任务是尽可能挽救培养巫师世界的潜力,而不是去惩罚。”

    砸吧,吸……

    “不错,一名有潜力的年轻暗巫师需要我们更多的关怀和包容。毕竟他们为了巫师世界,牺牲付出了太多,我们应该去努力引导这些为巫师世界做出过重大牺牲的孩子们走向正确道路,让他们自身所拥有的力量能够完全为巫师世界发展而释放。”

    呼……

    白胡子巫师又将口中烟圈吐出。

    “毕竟,暗巫师本身就是在罪恶残酷中成长,这一切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先辈圣贤巫师们已经知道这样分化巫师后将要承受的唾弃和代价,其中最大的代价之一便是混乱的延续。所以,一名不能坚持残酷理念的暗巫师,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暗巫师,一些小的罪过也是……。”

    啪!

    一个木槌敲在了桌子上。

    “巫师世界培育暗巫师是为了巫师世界的更美好未来,并不是包容他们触犯规则的理由!他们确实比明巫师付出了更多,但规则就是规则,不能因为……”

    高台上的六名审判巫师,一连串的相互争执、相互妥协,虽然对于格林的审判意见不一,但本质来说他们都是巫师世界的守护者,都是全心全意、无私为巫师世界奉献的人。

    格林被禁锢在座椅上,仿佛一只戴在的羔羊,两名猎魔巫师在座椅旁看守,一丝不苟。

    低着头,格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等待着审判裁决的降临。

    成熟的巫师,就要担当自己的责任,接受错误抉择行动带来的惩罚,用于面对一切。

    所谓的情有可原,只是站在格林个人立场而已。

    足足四分之一沙漏时间后,六名审判巫师终于达成了共识。

    “黑索塔巫师学院,猎魔暗巫师格林。”

    格林抬起头,看向了这名宣读自己裁决的审判者。

    凌乱的金色丝发下双眼无比平静,刚毅的面庞因为失去真理之面遮掩,裸露在空中,直面众人。

    “经过六名审判巫师一致裁决认定,你所犯罪恶,分别为协助通缉黑巫师服部密藏潜逃未遂、包庇罪恶黑巫学徒拉菲三个月,间接残余杀害平民收集人类之绝望十一人,触犯圣塔规则,属于罪大恶极,共判刑九百五十年。”

    格林呼吸一窒,脸庞一丝痛苦、失望流露。

    九百五十年?

    即使是对于正式巫师来说,也实在是有些太过漫长了。

    正当格林感到一丝难以承受的痛苦绝望时候,这名巫师看了格林一眼,又接着念了下去。

    “但考虑到格林猎魔暗巫师身份,属于初犯。且主动忏悔罪过,并未给巫师世界秩序规则造成实际重大损失,犯罪动机情有可原,众裁决议长决定减刑到两百年七环刑牢惩罚,给予警戒。”

    嗯?

    两百年吗?

    这样的惩罚,虽然依旧漫长,也已经勉强能够承受了,格林的心渐渐恢复了平静。

    不过……

    “而因为格林巫师学徒期间,以暗巫师圣塔争锋战第一名成绩进入世界之心,获得巫师意志承认,审判根据巫师世界潜力关照培养原则决定,无条件减刑五十年七环囚牢刑罚。又因为在猎魔远征中获得三级猎魔荣誉勋章,属于对巫师世界做出过重大贡献者,裁决决定,受刑者格林可以以一百枚巫精惩罚代替五十年七环囚牢刑罚。”

    顿了顿,这名巫师看向了格林道:“如果拒绝审判接结果,你有权利缴费一百枚巫精,申请更高级审判裁决。”

    心里落差过大,格林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同意审判裁决结果,并愿意缴纳一百枚巫精免去五十年七环囚牢刑罚。”

    这名巫师点了点头,举着羊皮卷轴高呼道:“裁决终结。”

    随之,六名审判巫师在羊皮卷周上烙印了自己的生命信息后,递给了格林。

    两名看守猎魔巫师的帮助下,格林被短暂恢复了一丝魔力,在羊皮卷周上烙印了自己的生命信息。

    一道七环圣塔巫师意志波动,老巫师将羊皮卷周收起,沉声道:“裁决生效,立即执行!”

    两名守卫架起格林离开了审判室,与另一名前来接受审判裁决的猎魔巫师交错而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