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生、代工

    日升月落,春夏秋冬,一年时间过去。

    百米突兀礁石,任由海水拍打冲刷,格林静静的坐在礁石顶端,回忆着曾经自己与拉菲的点点滴滴。

    就在这里,曾经,自己轻拥着拉菲,欣赏着宝石海夕阳晚霞,耳边倾诉着甜言蜜语。

    点点滴滴,好似流水,贯穿着记忆。

    一个人,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人,就这样的死了。死亡就代表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不会与自己的生命产生交集,就像那年春天的老汉姆一样。

    低级生命真是太短暂了。

    短暂到他们一生的光阴在高级生命眼中,也不过是一缕记忆,引动记忆中某个事件的齿轮而已。

    拉菲的死,并非突兀不可接受的。

    即使没有黑巫师服部密藏,没有猎魔战绩考核,她依旧会死去,这一点在格林默默离开黑索塔巫师学院的时候,属于巫师的前瞻性智慧就已经有了预见。

    可是智慧归于预见,只有真正经历了,才能体会这其中痛苦折磨。

    不知,在那等真灵巫师眼中看待自己,是否就像此时的自己看待拉菲?

    不是不能够接触,只是生命层次的差距让两种生命间的沟通宛如鸿沟对喊,根本难以理解对方的一切。

    这便是佩尔阿诺斯所说,未经历过这一切的巫师,终究只是拥有正式巫师力量的巫师学徒原因所在吧。

    这是每一名巫师成长的必然经历,谁也不能逃避。

    一年的时间,看似只是让格林痛苦的心灵得到痊愈,并且完整成长拥有了一颗属于正式巫师的心,体会到光阴荏苒,须臾岁月。

    再以后,任何巫师学徒与格林之间,都必然有着一道鸿沟差距。就仿佛格林在学院巫师学徒期间仰望着所有神秘不可及的巫师一样。

    实际在成长的同时,每一名巫师却也都在未来这个属于自己新生的生命层级中,注入一颗婴儿般受到的启蒙教育。

    格林同样有所感悟。

    那就是对黑巫师的憎恨,对猎魔战绩暗巫师的厌恶,以及……对心底挚爱之人的永恒记忆。

    对黑巫师的憎恨,格林作为一名低级猎魔巫师,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宣泄。

    对猎魔战绩组织暗巫师的厌恶,格林只能以绝不加入其中作为无声的呐喊。

    格林对于心底挚爱之人的永恒记忆,已经决定,格林此生此世再也不会对第二个异性产生真正的爱情。

    想来。这也是大多数控制**的正式巫师从此失去繁衍后代能力的原因所在吧,也是那些在巫师学徒期间拥有爱情的巫师,所付出的代价。

    “嘎嘎嘎,少爷,今天我们吃什么?”

    八哥从远方海面飞了过来,落在格林的肩膀上。

    仿佛单细胞生物的八哥远比格林更能够接受一切,在拉菲死亡的几天后,这个家伙就已经恢复了本性。

    格林不知,要是自己也死去。这家伙是不是也这副德行。

    从它的表现看,估计会多比拉菲伤心几天吧,怎么说也是两百多年了……

    不过,也的确是这个家伙经历的一切。要远比生命只有区区不到三百年的格林精彩、丰富、曲折、坎坷得多。

    说不定在它看来,其他人都是些自找无趣的笨蛋蠢货?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家伙说出“格林是它养的一条狗,格林兽随叫随到”的话吧。

    格林突然从礁石上站了起来。对着肩膀上的八哥低沉叹息道:“没有胃口,饿了你自己吃吧,我们去墓之言巫师学院。”

    “嘎?少爷。你的意思是离开这里?哦,太好了,拉菲走后,感觉这片小岛真是太无聊了……”

    最后留恋的看了眼远方这抚育自己幼年时期的土地,这片有着乡土气息的土地,这片有着人情味的土地,眼眶湿润,一抹宁静而平淡的微笑。

    格林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向远方飞去。

    ……

    一个半月后。

    穿越宝石海、七环圣塔十九区、十八区巫师大陆土地,格林来到了一所明巫师学院,墓之言巫师学院。

    这是一片由白色城堡、小溪、绿茵草坪组成的巨大城市,城市正中央,一个高耸的巫师塔伫立,威严、公正却又带着些浪漫情怀。

    在这所城市往来穿梭的居民,全部都是一个个巫师学徒,人们在这片祥和气氛中研究知识奥义,组成了聚居城市。

    也难怪。

    明巫师学院的巫师学徒数量要远远超过暗巫师学院,修建一个这般大城市倒也不奇怪。

    在没有经历区域学院战争淘汰之前,这里对于巫师学徒来说,就是一个巫师世界的溺爱天堂。

    咕咕咕。

    一只白头鹰飞了下来,落在格林身边。

    这是只一级生物,应该是这所巫师学院的守护者,金色的爪子上带着一个小花环,正是墓之言圣痕巫师的标志。

    “尊敬的巫师,陌生巫师进入学院需要进行身份证明,留下身份信息。”

    白头鹰站在地上,口吐巫师语对格林说着,还行了一个标注的巫师礼仪。

    “嘎嘎,看看这是什么。”

    八哥满脸得意,嘴里叼着一只五彩花朵,花朵中心长着虫足,正处于休眠状态,一股奇特的气息释放出来。

    “这、这是伟大的墓之言圣痕巫师气息!?”

    白头鹰惊惧中再次确认后,无比恭敬道:“学院的尊贵客人,不知道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或者是我马上通知院长大人?”

    格林点了点头:“好,那就麻烦你通知下这里的学院院长吧,我需要委托学院里的巫师做一些代工。”

    咕咕咕……

    白头鹰张开翅膀快速向巫师塔方向飞去,而格林则是不紧不慢在城堡群组成的巫师学院里散步着,感受着这里属于明巫师的氛围气息。

    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边走边交谈着,讨论着,与格林擦肩而过,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格林正式巫师身份。

    街道边,一个拿着彩色魔法灯的巫师学徒大声叫卖着,向围观的巫师学徒推销着,似乎是在搞发明?

    轰的一声。

    一个城堡里冒出了黑烟,几名巫师学徒一边咳嗽、一边争执着跑了出来,似乎是在为刚刚的魔法实验发生事故争论着。

    一座高高的平台上,长宽三百米,两名巫师学徒相互施展巫师礼仪后,开始了巫术对轰……

    一路走,一路看,格林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巫师学徒世界。

    这些,便是明巫师的巫师学徒生活吗?

    格林回忆着曾经自己的巫师学徒期间,从最开始的种种离奇诅咒死亡事件、后来的血腥磨盘新人试练、任务的摩擦、区域学院战争的大肆杀戮,最后的圣塔争锋……

    每一名暗巫师的成功,都必然是站在尸山血海之上。是用最残酷的筛选方式培育出令黑巫师、异域生物都感到压抑恐惧的强大战斗元素巫师。

    小片刻后。

    一名张开绿色树叶双翼的三级女巫师飞了过来,落在格林身前。

    格林望着女巫师微微一怔,这两片绿叶羽翼,很像拉菲……

    “尊敬的客人,刚刚守护者向我汇报说,你的手里有伟大墓之言圣痕巫师的信物,而且要委托学院巫师做一些代工?”

    女院长的眼睛是琥珀色的,非常漂亮迷人,魔法杖顶端的宝石里有一只调皮的小精灵幻象不停飞行着。

    此时,女院长正上下打量着格林,最终视线落在了格林肩膀八哥叼着的花朵上。

    格林行以巫师礼仪。

    “是的,大师。我在异域远征中得到了伟大墓之言圣痕巫师的恩惠,给予了这个伴生虫作为信物,抵消一百枚巫精的代工巫精。”

    女院长伸出手掌,接住了八哥递来的花朵伴生虫。

    片刻后,女院长电头确认道:“没错,这的的确确是墓之言圣痕巫师的信物,我可以调动学院巫师为你代工实验一百年。”

    格林点头一笑后,单手划开维度间隙,一张实验器材设计图,一大块融合为一体的巫精出现。

    “再加上这里的两百枚巫精,其中八十枚巫精用于购买材料,剩下的全部按照图纸上的魔法阵进行绘制代工。”

    格林给出的图纸,便是制作‘永恒泯灭能量反应记录仪’对冲基座绘制图。

    永恒泯灭能量反应记录仪一共有三十六个基座,分为水火元素两个部,分各十八个,用以让格林更好观察到泯灭之力的性质,从而想办法彻底掌握,甚至根据这个新的元素能量开发出更高层次独特巫术。

    女院长眼睛一亮。

    “哦?两百二十年代工时间吗,看来我需要找六名巫师分别劳苦上四十年了。上来喝杯咖啡吧……”

    如此,利用巫精,格林轻易的将原本两百余年才能完成的实验机器,分摊到了其他奥义巫师的身上。

    原本预设要二百多年才能完成的实验器材准备工作,虽然格林之前赶工制作了一部分,但仍然需要将近两百年才能完成。

    可是此时,格林只需要代工给巫师学院后,四十年就能完工了,甚至这四十年还可以去做自己的一些事情。

    这也是猎魔巫师比起奥义巫师,终究会越来越强的根本原因之一。

    这是对资源的更高程度掠夺利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