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九十六章 嘭!

    “格林阁下,按照主任的吩咐,您一共有三次机会召唤我降临巫师世界,现在这是第一次,要不要我去杀掉刚刚那名巫师?”

    “不。”

    格林一口否决。

    协助黑巫师潜逃本就是罪大恶极,若是再因此杀死猎魔巫师,罪加一等下恐怕格林就要上千年牢狱了。

    这样的惩罚,即使对于正式巫师也是不可想象的。

    格林站在这只长达三十余米的千眼巨蟹甲壳顶端,疾风呼啸中顺着库雅客、洛奇吕追捕服部密藏的方向飞去。

    “格林阁下,虽然主人吩咐我降临巫师世界后,要听从您的召唤。但我要说的是,按照圣痕友谊之匙降临规则,我至多只能在巫师世界停留一个沙漏时间。”

    千眼巨蟹八只脚不停的踩踏在半空中,加飞行。

    让格林微微有些不适应的是,千眼巨蟹的飞行,必须要横着飞行,并且转弯有些迟钝,虽然度非常快。

    “知道了,一个沙漏时间足以。”

    这片海域,已经是巫师大6统治的宝石海最边缘区域,在向前飞行的话,就是黑域势力范围了。

    正是因此,三椒鬼才会出手困住服部密藏,否则再任由库雅客、洛奇吕慢慢追下去,待服部密藏逃到了黑域,就有些麻烦了。

    也不知,这些猎魔巫师在那个远征的世界,到底生过什么……

    片刻后。

    “你……三椒鬼呢?”

    金字塔飞行器上的库雅客满目不敢置信。震惊的看着站在千眼巨蟹庞然大物上的格林。

    另一边,不断缠斗的服部密藏和洛奇吕两人,也纷纷转头望向了远方天空极冲来的庞然大物。不禁停下了身形。

    “三椒鬼败了吗?”

    一身骨甲的洛奇吕,眼神空荡荡的喃喃着。

    咻!

    千眼巨蟹的庞大身躯在高空投下巨大阴影,遮蔽住了三人,随之挡在了服部密藏与库雅客、洛奇吕之间。

    千眼巨蟹顶端,格林一身残破巫师袍,身体的伤势,几乎是用自然之力托住身躯才能保持稳稳站立。

    真理之面下。格林不容置疑的沉声道:“你们放弃吧。”

    金字塔飞行器上的库雅客,这一刻脸色简直难看极了。

    费尽千辛万苦。欺骗了那两名可能搅局的家伙,又利诱那人托住了加必烈,本以为凭借自己和洛奇吕组合,已经能够战胜三椒鬼进而夺取服部密藏人头。

    可是她算错了几点。

    一来。服部密藏的逃命能力简直出神入化,而且收集的人类之绝望让其有了相当不俗作战能力。

    二来,三椒鬼实在是太可怕了,即使两人联手也根本不是其对手。

    三来就是格林这个搅局的家伙!

    眼中狠芒闪动,叮的一声,库雅客伸出手掌,一个极快旋转的青色钥匙出现了。

    “格林吗?让开!这柄圣痕友谊之匙同样是一位伟大圣痕巫师亲手赐予,若是我召唤降临下幽狼蛛母……”

    噗哧……

    格林竟然破口大笑道:“既想完成任务,又不想浪费一次圣痕友谊之匙的使用机会。你现在竟然对我开口威胁?真是滑稽的可笑!”

    这般说完,格林转头道:“服部密藏,你应该知道。得罪我没有任何好处,而救拉菲对于你只是顺手之事。”

    “哼哼,格林,黑巫师只是研究生与死奥义的理念与元素巫师不同而已,巫师之间的信誉尊严,不容诋毁质疑。”

    服部密藏竟然这般开口说道。

    站在人类的角度。黑巫师无疑是极端邪恶的,是巫师世界的恶瘤。只因为这个恶瘤扎根太深而无法拔除。

    但是站在学术的角度,黑巫师确确实实有着属于自己的追求理念,是与机械巫师一同在远古时期就存在的追求真理巫师。

    凝重的点了点头。

    格林道:“你走吧,前方就是黑域统治范围了,就算她激圣痕友谊之匙,我也会给你托住一个沙漏时间。”

    “哈哈,一个沙漏时间足够了,格林,我在黑域等着你。”说完,服部密藏头也不回的向远方继续飞去。

    喀嚓、喀嚓!

    千眼巨蟹的两对巨大蟹钳好似剪刀一样张开、合闭着。

    格林望着库雅客道:“收起你的圣痕友谊之匙吧,你应该知道,已经没有机会了。”

    洛奇吕带着三头犬妖精飞到了库雅客的金字塔高台上,叹息道:“看来,只能等下次的猎魔战绩名额了。”

    库雅客一声冷哼,将圣痕友谊之匙收起,金色长下一双眼睛不停的打量着格林,望着这名戴着灰白色面具、拼尽一切努力去协助黑巫师潜逃的神秘猎魔巫师。

    “竟然能在三椒鬼手下坚持一分钟,成功召唤降临了这头强大生物,看来你的确前途无量。若是你刚刚选择击杀了服部密藏,这次加入猎魔战绩的名额就归你了。”

    说完,库雅客摇了摇头,嘲讽道:“而你却愚蠢的选择了协助他潜逃。未来几百年,如果你不想被圣塔列为黑巫师的话,可要好好体会下七环囚牢的滋味了。”

    格林站在千眼巨蟹甲壳顶端,感受着海风划过巫师袍的清凉,将金色的长吹起。

    夕阳西下,丝丝晚霞。

    虽然库雅客的嘲讽十分压抑,但格林却一身轻松的面对着,望着此刻海面上的无限风光,心神舒缓,心旷神怡。

    “梦想信念大于利益,因为……我们是人。”

    格林微笑着。无悔道:“也许,此时我的确为这个愚蠢的选择丢掉了很多,但我知道。未来转身回眸回忆长久岁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哼哼,看来,你应该去做一位明巫师,竟然如此软弱。”库雅客暗恨格林的搅局和愚蠢,同时还有些愤怒。

    因为站在库雅客的角度,格林做所做的一切都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简直愚蠢过了头。

    无声无息对峙了好一会儿,终究。库雅客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了,惋惜又痛恨的看了格林一眼,准备转身离去。

    格林的面庞上带着笑容。

    这是对胜利的喜悦,为自己能够在拉菲最后的人生时光中进行一次奉献、一次补偿而欣慰。

    格林知道。这就传记小说中描绘的爱,是爱的奉献,自己真的做到了。

    明明是在愚蠢、是在损失,可是格林却感到了一阵温暖幸福,仿佛心底的某种空洞得到了满足。

    人生……

    这就是命运吧,一种无限未知的可能,自己在刚才之所以“战胜”了三椒鬼,一定也是命运的眷顾。

    这一刻,宝石海不起眼角落三名猎魔巫师的画面。对于整个巫师世界进程微不足道,似乎故事也应该到这里即将结束。

    然而……

    风起云涌,奇快无比。极远方一个身着宽大黑色巫师袍的猎魔巫师飞了过来,这一刻,在场三名猎魔巫师不禁纷纷望了过去。

    “此次猎魔战绩测试,全体失败。”

    库雅客、洛奇吕愣住了,怔怔的望着这名猎魔巫师,三级猎魔巫师?

    而且。他的手上……

    “啊……”

    千眼巨蟹上,格林仿佛疯了般出了透自心底的痛苦咆哮。半跪在蟹壳顶端,双手死死捂在喘息不过来的胸口上,望着这名三级猎魔巫师手中的头颅。

    这竟然是服部密藏的头颅!

    原来,猎魔战绩考验,是有监考导师的,这只是猎魔战绩高层暗巫师一次吸收新鲜血液的筛选任务而已,就仿佛圣塔资格战一样。

    “黑巫师!暗巫师!猎魔战绩、猎魔战绩、猎魔战绩……”

    格林闭上眼睛,声音竟带着心酸绝望的哭腔。

    做出了如此多努力,如此多奋斗,最终却只不过是一只盒子里跳动的虫子吗?

    从没有哪个时候,格林像这样痛恨暗巫师的残酷,痛恨命运的残酷。

    明明当初自己海伦上的一行人,应该是加入明巫师莉莉丝小屋巫师学院,为什么,为什么,可是为什么却要受到命运的如此捉弄。

    如果当初,海轮上的所有人都加入到了莉莉丝小屋巫师学院,成为了彼此信任的伙伴共同研究探讨巫师知识,那么现在……

    “格林,你触犯了圣塔规则,协助黑巫师潜逃,未遂。你要好好感激我,是我让你少受了几百年牢狱之灾,现在乖乖跟我回七环圣塔接受处罚吧。”

    海风阵阵,这名突然冒出的三级猎魔巫师说道,一副欣赏格林的同时却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显然,这一路上,他一直在作为幕后黑手暗中观察着所有猎魔动态。

    滴答……

    随着格林真理之面下的一滴泪水落下,遥远东珊瑚岛八哥的空间坐标仿佛拉面条一般延展到了格林脚下,下一刻,格林在宝石海千眼巨蟹壳上消失了。

    “呀!少爷,不好了!刚刚、刚刚封印装置里,也突然不知拉、菲怎么回事……”八哥急躁胡言乱语着,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格林望着水晶壁里面正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想表达什么的拉菲,赶忙伸出手要去隔着水晶壁与之触摸。

    “拉菲,你不要担……”

    嘭!

    突然,一抹血腥的暗红色在八哥身下水晶器皿中爆开,夹杂着点点惨白,沿着水晶壁缓缓流下。

    原地,留下死一般安静的格林、八哥,呆呆的站着。

    格林的手掌,永远停留在了半空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