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二十九章 座驾巫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这一等,便是七天。

    这天,女院长快步走进房间,手指尖一只蜜蜂大小的木叶鸟正快频率扇动着翅膀,保持平衡。

    “导师。”

    “大师。”

    加必烈、格林纷纷起身问候,女院长点了点头后,看向了加必烈:“加必烈,关于那名你描述的猎魔巫师行踪情报,学院巫师已经确切掌握。”

    随着女院长的话语魔力一阵涌动,输送完元素搭配密码后,只见其手指尖停落的木叶鸟一声鸣叫,自身竟然开始缓缓舒张开,变成了一大片手掌大小落叶。

    落叶上,一个清晰的黑色箭头标注在了地图上。

    “这是……他在前往宝石海!”

    这几天,一直像木头人一样的加必烈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阴沉道:“洛奇吕是我们几人中最擅长搜寻感知的猎魔巫师,他的那只三头犬妖精,一定是找到了猎魔战绩黑巫师踪迹!”

    顿了顿,洛奇吕在房间踱步接着道:“而他竟然在向宝石海方向前进,看来那名黑巫师的一定是已经有所警觉,打算逃离巫师大6前往黑域了,糟了。”

    格林一言不,真理之面下的双眼似乎依旧平静,但宽大巫师袍下的双手却已经紧张得狠狠握住,隐隐间呼吸也有了几分急促。

    绝不能让服部密藏逃到黑域!

    就如同巫师大6是元素巫师的聚集地一样。黑域同样是黑巫师的聚集地。

    据说那片面积堪比一块大6的巨型岛屿上,所有普通人类都是生活在黑巫师实验室里的可怜虫,仿佛牲畜一声饲养着。买卖着。

    在实验室里的普通人类,从出生到死亡,都不可能获得任何所谓的自由。

    那里没有所谓的黑巫学徒,没有平民,没有商人,没有骑士,甚至没有贵族。那里只有黑巫师和实验室里的“两腿人”这个选择。

    那里的黑巫师实验室中,除了必要而强壮的“种人”不停负责繁衍。用以黑巫师可进行无限制收集人类之绝望之外,就是极少数‘两腿人’在黑巫师收集绝望的同时,体会到真正的生与死绝望意境,进而一举成为研究生与死奥义的黑巫幼雏雏。

    这些黑巫师幼雏。虽然没有任何知识无法施展任何黑巫术,力量程度依旧只是一个普通人,却已经确确实实是一名巫师了。

    这样的黑巫师幼雏一旦诞生,便会被实验室黑巫师视若珍宝的送往黑域圣塔,换取巫精奖励。

    总体来说,在那种与巫师大6截然不同的巫师体系规则中,格林再想要去到一名黑巫师,无疑难如登天,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而对于黑域的黑巫师来说。巫师大6就是一片笼罩在猎魔巫师阴影下的奇妙宝库,那里有着无数黑巫师最为看重的珍贵宝藏……人口。

    因此,不时会有一些黑巫师铤而走险。前往巫师大6边缘地带腥风作乱一番。

    “不行!我必须要马上前往这片宝石海区域,在他还没有彻底离开巫师大6统治区域前抢先猎杀掉他,完成此次猎魔战绩任务!”

    加必烈的声音,冷酷至极,同时无比坚定。

    格林站在加必烈身边,不言一语。当真一副跟班模样,只是为了积累猎魔经验而来的样子。

    “呼”的一声!

    女院长手指间尖漂浮的叶片化为烟灰。紧随之女院长脸色一变道:“情报巫师被现了。”

    巫师大6从来都不是什么和平之地。

    至少巫师与巫师之间对然已经有了潜在文明规则和理性尽量克制,但残酷的争斗却也从来不会停止,杀戮稀松平常。

    也不知这名情报巫师的情况怎么样。

    加必烈不再犹豫,嘭、嘭、嘭的,竟然直接从黑索塔七十八层窗户飞了出去,转头高呼道:“导师,再见。”

    “大师,多谢。”

    格林鞠身行礼后,身体周边空间一个扭曲,也从房间里消失了。

    转眼间,房间中就只剩下了女院长一声叹息道,冰冷道:“希望这个格林真的像佩尔阿诺斯说的那样,不存在与加必烈争抢此次猎魔战绩名额的念想吧。哼,否则就算是佩尔阿诺斯在,我也要让他知道欺骗一位三级大巫师的后果……”

    另一边,格林这里。

    格林望着前方加必烈站在一只金属巨鸟上,暗自心生羡慕。

    这种座驾巫器,短时间飞行的话与一般巫师不会有什么差别,但这种座驾巫器的奇妙之处就在于长途赶路,它会在赶路期间不停的加快度。

    按照此时格林估计,加必烈身下的这只金属巨鸟将在一天时间缓冲加后达到度巅峰,而那个时候,恐怕格林就是不停的用空间扭曲去追赶,度也要差了一大截。

    巨型金属鸟上,宽大巫师袍斗篷下的加必烈向后瞥了一眼。

    虽然有佩尔阿诺斯院长作为担保,这个格林不会对此次猎魔战绩名额有争夺,但加必烈却根本不会信任格林。

    但是……

    此次猎魔战绩名额争夺者,数量足足有七人,任何一人都是经历过那次远征任务后,从残酷的淘汰下存活过来的。

    每个人都必然有着荣誉勋章,在某一方面必然有着越常人的过人之处,即使以自己的强大,却仍然需要无比小心谨慎。

    如此,若是能好好利用这个格林,在关键时期拖住一人的话,自己的成功几率自然就会上大一些了。

    再怎么说,这个两百多年前才从学院毕业的家伙,虽说是新人,却也是圣塔争锋台第一的家伙。

    而且竟能在第一次猎魔远征就获得了荣誉勋章,确确实实是一名潜力无限的天才巫师。

    此次猎魔战绩任务,不光是任务本身的难度,甚至于在加必烈看来,自己这一行猎魔巫师任何一人恐怕都是那位黑武士能够抵抗的存在。

    这场任务的真正难度,在于猎魔暗巫师之间的争夺!

    这般想着,加必烈朝着身后格林喊道:“你想磨蹭到什么时候?哼,上来吧,否则到时候我可不会等着一个拖油瓶。”

    被同级别暗巫师说成一个拖油瓶累赘,格林面色一冷,却终究没有多说什么,暗自闷哼后,点头沉声道:“知道了。”

    空间一个扭曲,格林平稳落在了金属巨鸟上。

    加必烈自然感受到了格林的不愉,却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

    一个依托导师关系,向自己请教猎魔经验的后辈,只是相互利用而已。

    只不过自己掌握着绝对主动权利。

    在前面驾驭金属巨鸟的加必烈毫不在意的一声冷笑,宽大暗巫师袍的连衣斗篷下一阵元素涌动遮掩住面庞,身后鳄鱼般布满金属鳞片的尾巴缓缓收缩进了巫师袍内。

    三天后。

    以金属巨鸟快飞行的赶路,加必烈、格林两人来到了一片狰棘森林与宝石海的交界处。

    金属巨鸟被加必烈收起,两名巫师一身宽大巫师袍,簌簌抖动的停在半空中,不停向四周环望,看起来无比神秘。

    咯吱、咯吱、咯吱。

    格林向加必烈望去,只见其抬起一只手臂,手臂上面一层金属鳞片尽然开始缓缓没入皮肤,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露出了鳞片下的“嫩肉”。

    嗯?

    这是……野性本能的退化!

    加必烈竟然是一名野性本能练体巫师?而且竟然能够时时刻刻保持着野性本能第一层而不陷入虚弱,将自己变成了一头怪物。

    看来,这个家伙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强大,甚至有可能已经成功开启了野性本能第二层。

    地表世界的巫师大6上,像个林这样真正的练体巫师,并不多。

    然而,格林曾经已经暗自确定好的元素激增练体路线规划,却由于无意间打开了野性本能第一层而开始出现了动摇改变。

    因为按照格林的猜想,也许自己之所以能够打开野性本能,也许与生命密码裂痕存在着某些关系。

    这似乎是一种未来生命密码知识体系上,新的研究方向。

    这样的猜想,在格林未来走完泯灭之力研究规划路线后,很可能将影响到格林未来一生研究规划路线安排。

    好一会儿后。

    加必烈摇了摇头,手臂上再次覆满一层鳞片,淡淡道:“不行,我并不擅长感知。”

    三天前,女院长提供的情报,一名情报巫师确定加必烈所所述那名擅长感知的猎魔巫师,就是在这里出现。

    加必烈转过头,看向了一直沉默、低调的格林,元素雾气后面的双眼朝着格林上下扫了扫,像是在以前辈身份打量着后辈晚生。

    “除了这个灰白色面具有几分奇特,总体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加必烈这般想着,便问道:“你的感知类巫术怎么样?你又能帮助我什么?”

    其中隐隐的语气,让格林十分不快。

    格林没有说话,真理之面下的双眼缓缓比上,足足过了将近一刻钟后才突然睁开双眼,巫师袍下抬起手,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几千米外,有一股新鲜的死亡气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