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八十二章 婚礼 中

    比瑟尔城张灯结彩,处处透着喜悦,满溢喜气,往来居民们无不带着甜美微笑。

    自从三天前拉菲城主当着比瑟尔城所有居民的面前,答应了格林骑士的求婚,并宣布一个星期后举行盛大的婚礼,顿时小城里所有人都沸腾了。

    后悔声、质疑声、祝福声、惊喜声……

    不过一连串不同声音后,紧随之,就是小城居民开始紧锣密鼓的布置起来。

    居民们要为这名在小城里从爷爷的爷爷一辈就开始坐城主的拉菲,布置婚礼,为他们敬爱的城主布置一个美妙的婚礼。

    对于这些平民来说,他们对骑士与巫师学徒的认知关系,只是停留在传记小说的描绘上,骑士勇敢、无谓、忠诚,巫师神秘、博学,睿智。

    而格林与拉菲的婚礼在小城居民看来,便是勇敢、无谓、忠诚,与神秘、博学、睿智的最完美结合。

    至于巫师与骑士的力量等级?

    这些根本不是东珊瑚岛平民能够接触的。

    不过,月亮湾酒馆内的气氛内却有些不一样。

    阿卜抹了抹嘴巴上滴落的烈酒,脸颊通红的拍着桌子,用哭腔的音调悔恨道:“完美的拉菲大人,为什么要答应这个新来的格林骑士求婚,为什么!?”

    一旁,斯图鲁骑士统领拍了拍阿卜的背,也是脸颊通红带着七八分醉意。

    “阿卜,你在比瑟尔城问问,所有未婚男人哪个不把城主大人当作想自己心中的女神?哈哈哈……”

    嗝……

    打了个酒嗝,斯图鲁接着道:“可是你要清楚,拉菲城主她在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完美的女人了,她首先是伟大的城主大人,她其次是一位高贵的巫师。她最后才是一个女人。”

    另一边,虎背熊腰的盖亚骑士统领先是自己“咕咚”喝完了一大碗酒,然后大手一抹嘴巴后给阿卜递过来一碗。

    “阿卜,到现在你还没看出来?”

    盖亚与喝闷酒的阿卜碰杯后又灌了一碗酒,抓起一把酱牛肉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大口咀嚼着。

    “别看我平时笨,其实我现在看得比你们谁都清楚。别人不知道,你们还不知道传奇骑士的强大?可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那个格林一剑的事?三个月,这个格林突然冒出来三个月就像城主大人求婚。向一位伟大的巫师求婚!可是怎么样,拉菲城主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摇了摇头,盖亚又是一碗酒灌了下去。

    阿卜晕乎乎的脑袋一怔,看着盖亚不可置信道:“你是说……”

    “哼哼,我看,这个格林多半就是某个巫师,或者血脉改造后的高级传奇骑士。”盖亚说道。

    “阿卜,来来来,喝酒。你这家伙是时候该找个婆娘了,让她好好教教你怎么做男人,别整天一副魂不守舍样子。”

    最后,头发、胡子都有些斑白的乌诺这般说完。又劝了一碗酒……

    …………

    东珊瑚岛,一处荒芜人际海域,夕阳西下。

    海浪拍打着礁石,就这么一座高达百米的礁石突兀耸立。任由海浪千百年冲刷而不倒,傍晚的暖人海风吹拂身躯。

    远处沙滩上,螃蟹、贝类被海浪卷起。送上岸滩,五颜六色美丽极了。

    高耸礁石顶部,拉菲懒懒的依靠在格林怀抱,闭上眼睛,在一片晚霞中享受着温暖海风吹拂过身躯,静静感受着身后格林的心跳,温馨浪漫。

    “拉菲。”

    格林在拉斐耳边轻声呼唤。

    拉菲仰起头睁开眼睛,慵懒的看了眼格林,嘟着嘴用喉咙里的腻人声音道:“嗯?”

    “我爱你。”格林无比认真、无比专注,直视拉菲的眼睛,似乎要永恒的将这一刻记忆在自己脑海中。

    幸福甜蜜一笑,拉菲闭上眼睛像小猫一样继续蜷缩在格林的怀抱,嘴角带着美妙的弧度。

    “我也爱你。”

    呕呀呀……

    几只海鸥从两人身边飞过,好奇的看着两个人类,却没有敢擅自打扰,转了两圈飞远了。

    夕阳、海鸥、海水拍打孤礁、两人偎依,多么诗情画意的温馨浪漫画面。

    格林静静看着此时此刻正在静静享受、满是温馨甜蜜的拉菲,自己的嘴角虽然同样带着甜蜜微笑,然而瞳孔深处却是一丝无法掩饰的悲伤。

    这便是高级生命与低级生命相恋的痛苦悲哀吗?

    拉菲的巫师学徒极限生命,也只有十余年时间了,她的灵魂已经腐朽枯老。

    短短十余年时间,对于格林而言只是恍惚一瞬而已,但对于拉菲却已经足够,可以尽情享受一生的甜蜜。

    可是……

    未来自己的几千年生命光阴,该怎么样度过?

    此时这短暂的甜蜜,却也是未来自己未来漫长生命心中一缕无法抹去的悲哀……

    爱的越深,陷入越深,便越是无法自拔,痛苦越深,这也是极多巫师没有选择与另外巫师结合尝试繁衍后代的原因所在吧。

    不过,格林却不会后悔。

    就算未来再有几千、几万年漫长生命,那又怎么样,曾经懵懂无知的须臾美好时光爱意,却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

    所有人都在成熟着,用僵硬冷漠的面孔掩盖自己,仿佛是在用岁月年轮的最外层、最坚硬部分包裹住自己内心懵懂美好岁月回忆。

    这真是一种残忍的成长。

    我们永远不可能再回到那个满是幻想的青葱年华。

    那个时候,世界仿佛只有眼前的一点点,对未来的一切都充满信心,认为自己能掌握整个世界,并改变得趋于无限美好。

    无限感伤,格林不会诉说分毫。

    此时格林能够做的,就是尽自己一切可能珍惜现在属于自己生命长河的美好,将爱意化为一个轻吻,吻在怀中挚爱之人的额头上。

    时间依旧在缓缓流逝,不会因为个人意志而动摇,化为永恒的一刻。

    …………

    虎狼山。

    经过比瑟尔城骑士卫队清剿,九位强盗头子如今只剩下一个,能够聚集的强盗喽啰也只剩下十几个人,各个都带着伤,狼狈极了。

    如今九狼帮的情形,委实惨不忍睹。

    这个曾经称霸虎狼山的强盗团伙,如今只是一伙流匪,等待着灭亡。

    胡赤达看着密室里九狼帮多年积累的财富已经空空如也,被那可恶的比瑟尔城主拉菲的骑士卫队洗劫一空,万念俱灰、无限恨意,简直让他绝望。

    “啊……”

    胡赤达一声咆哮嘶嚎,仅剩的独臂捂着眼睛痛哭出声,其他强盗喽啰也不禁潸然泪下。

    九狼帮,永远不可能再出现了……

    对于东珊瑚岛别人来说,九狼帮是罪恶、败类、肮脏的代名词,但对于这些强盗来说,九狼帮就是他们的家,是出生到死亡的一切。

    正在这时,密室外的几名强盗喽啰突然慌张跑了进来,结结巴巴道:“巫……巫师!”

    嗯?

    胡赤达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大厅中便凭空出现一人,一股让人恐惧的威压降临了。

    灰白色的高脚帽下,头上长着一对鹿角,双眼仿佛一对猫的眼睛,瞳孔忽大忽小,宽大的巫师袍下散发着一丝丝灰色元素气息,轻饶不定。

    这名巫师双脚离地一米,就这么静静的漂浮在空中,环视着大厅里所有人。

    “顾图伍加诺思的后人,在哪里?”巫师的声音竟在这个大厅中形成了回音,仿佛是一个庞然大物在狭小空间内低吟。

    巫师?顾图伍加若斯?

    反应极快的胡赤达顿时想起了左耳熊!

    莫非,这位伟大的巫师,便是左耳熊其提到的那名要与其签订神秘契约的伟大巫师?

    顿时,被仇恨掩盖的胡赤达匍匐在地上,泣声高呼。

    “伟大的巫师大人,数天前比瑟尔城主拉菲,一名从巫师学院毕业的巫师学徒以统治东珊瑚岛的名义,要已经晋级传奇骑士的加雷敦臣服。加雷敦告知拉菲自己已经与一位巫师大人签订契约,便被邪恶的拉菲认为是对她不敬,将加雷敦残忍杀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