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之旅 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二百八十章 愧疚、歉意、弥补

    “我……不……我……”

    拉菲双手捂着脸颊,潸然泪下,脚下一软竟躲在了一个囚笼后面,身体因情绪过分激动而颤抖着。+..

    “格林!不,不,不要过来。我不要你看见我现在的丑陋样子,我是一个罪人,呜呜呜,我是一个邪恶的黑巫师……”

    约克莉安娜紧紧咬着牙齿,痛苦道:“拉菲,你还是自行……”

    “不!”

    格林一声咆哮,用近乎哀求的颤抖声音看向身后的约克莉安娜道:“求求你,约克莉安娜。我已经浪费了两百多年时间了,拉菲是我一生之唯一挚爱,请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让我在她最后的时间里能够有机会守护在她的身边,弥补曾经的遗憾。”

    约克莉安娜紧咬着牙齿,沉声道:“格林,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些什么吗?”

    “哈哈,哈哈哈哈!邪恶的黑巫师,你终于要遭到报应了,在我们身上受到的折磨,你将会十倍、百倍的偿还。伟大的巫师大人,快杀了这个邪恶的……啊……”

    随手一道空间扭曲攻击,格林冷冰凶恶的目光中,这名多嘴的俘虏连同金属囚笼被扭曲成了一团。

    寒蝉若噤,原本以为看到曙光的囚笼俘虏们,惊恐绝望的看着格林。

    这根本不是希望的曙光,这是一头真正的魔鬼!

    “格林!你身为猎魔巫师,竟然这样包庇一名黑巫学徒,可是会受到圣塔责任追究的,你可要想清楚。”

    约克莉安娜喘息着,双眼死死的盯着格林。

    格林无所畏惧道:“约克莉安娜,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你还记得当初海轮上,我们是如何平安活下来的吗?那个时候的我们只是一群自高自大、无知可笑的小孩子,那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到巫师世界的残酷。无依无靠的我们,完全是依靠拉菲那个可笑的藤蔓天王名头才活下来的!至于圣塔的追究……”

    格林看相向落中正满眼羞愧泪水、低声哭泣中的拉菲,一步一步缓缓走了过去。

    格林专情的注视着眼前美丽的女人。

    格林好似看见了那个时候还是孩子的自己,在海轮上将她从大海中拉起来,背到甲板上的一幕。

    好似看见了无相假面巫师劫持了海轮后,残酷的暗巫师规则淘汰制度下,以拉菲为首领几名小孩子组成了一个可靠的团队,相互依靠的情景。

    好似看见了新人试炼前,那个酒醉女子蛮横亲的吻自己,表达心中爱意的场面。

    好似看见了圣塔资格战前的舞池前。动人节奏的曲舞曲中,端着红酒的她露出迷人微笑,假装不认识自己的美丽画卷。

    而此时……

    随着格林生命层次的质变,仿佛一个恍惚时光就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

    可是对于一位没有晋级正式巫师的巫师学徒来说,两百年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

    “不,格林,你不要过来,我不是拉菲。我只是一个丑陋的黑巫师,呜呜呜……杀了我,杀了我吧,我可以换取很多赏金。我不值得任何同情,快杀了我啊!”

    拉菲哭泣推搡着格林,神情错乱的说着胡话,似乎在羞愧于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在心中挚爱之人前面。

    这一刻。她不再是什么邪恶强大的黑巫学徒,她只是一个惊慌失措羞愧的女孩子。

    狠狠的,格林抓住了自己胸前一双浸满污血的手。

    滴答。

    灰白色面具下。格林泪水滴落在了这双冰冷的手上。

    “拉菲,不要再说了。不论你做错了什么,不论别人怎么看待你,我都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一直会有一个名叫格林的人站在你这边守护着你。这是爱,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爱。”

    格林紧紧捧着拉菲的双手,似是要给予自己全部的呵护,一个男人的保护。

    一双经历过岁月沧桑不再清澈的眸子,望着格林,这种安全的感觉,这种信任的感觉,这种被另一个人全身心爱护的感觉,拉菲感觉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呜呜呜……”

    不再说话,拉菲倒在格林的胸口,静静的哭泣。仿佛放下了自己的一切思考,只想紧紧偎依在格林宽大的胸膛,静静的哭泣,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哭泣,让自己的苦累发泄出来。

    “不要怕,这里的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拉菲,我要弥补我曾经的过失和遗憾,将自己能够奉献的,全部给你。”格林在拉菲的耳边,轻轻诉说着。

    “呜呜呜……”

    拉菲泣不成声。

    抿住嘴唇,格林不让自己再表现出一丝软弱,这是男人承担起责任的郑重,轻轻撩开了拉菲后脑处遮掩的头发。

    咕嘟……

    一个恶瘤微微跳动了一下,格林悲伤的同时,露出了一丝欣慰,将头发再次放落。

    悲伤,是因为拉菲确实是被控制了。

    这就需要格林付出自己全部能力,去从一名真正的黑巫师手中争取拉菲自由的一丝机会,进行拯救。

    欣慰,同样是因为拉菲确实被控制了。

    这就证明拉菲确确实实是非自我意愿堕落,从圣塔规则上来说,拉菲并不是罪人,她只是一名受害者而已。

    另一边,看见拉菲后脑恶瘤的约克莉安娜渐渐安静了下来,回忆着曾经的一幕幕。

    曾经的幼年时期,除了自己的哥哥正是眼前的这个堕落女黑巫学徒,一直在像小妹妹一样保护着自己,无私奉献。

    而此时,这个曾经对自己恩惠难以形容的女人,因为受他人胁迫奴役成了黑巫学徒,自己就要恩将仇报吗?

    这样的情况,即使圣塔要惩罚格林,却也因为实际情形而将惩罚力度削弱的微不足道吧。

    种种理由,即使是用最冷酷的暗巫师情感来说,约克莉安娜也实在做不到拒绝格林了。

    缓缓的,约克莉安娜吐出了胸中气息,羡慕的看着眼前一对享受着彼此爱慕男女,感动的微笑,露出口中黑色歪牙。

    “我明白了。格林,拉菲,我在上面等你们。”

    说完,约克莉安娜柔情凝视了相拥的两人一眼,轻轻拉上了金属大门,留给了两人一个私密空间。

    至于那些囚笼俘虏?

    在约克莉安娜放弃的那一刻,他们就都已经死了,这也是格林将要承担的真正罪责。

    “呜呜呜,格林,我不怕死,我只是不舍得离开这个世界。”

    趴在格林的胸口,依旧保持着少女容颜的拉菲哭泣着:“直到面临生与死的抉择,我才知道死亡的可怕。那是失去一切希望的痛苦,我想要再见你最后一面,我舍不得你,我真的舍不得就这样死去,失去一切,呜呜呜……”

    “我知道,我明白,我也舍不得你。”格林哽咽的说道。

    格林感觉到胸口偎依的拉菲不断捶打自己胸膛,泣声问道:“为什么,那为什么?两百多年来你不来看我,为什么?”

    格林握住拉菲的手,制止她的捶打哭泣,满目歉意,静静道:“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

    格林不会去解释什么多余的理由。

    难道解释说对于巫师两百年时间只是恍惚光阴?

    格林只是静静承受着胸口挚爱之人的责备。

    终究,拉菲放松下来,不再言语,闭住双眼静静靠在格林胸膛,体验着此刻梦幻般宁静。

    “拉菲。”

    格林轻轻呼唤。

    “嗯?”

    拉菲靠在格林胸膛,吟呢了一声,像一只猫咪一样。

    曾经霸道的拉菲女王,经过两百余年沉淀,两百余年爱慕思念,此时此刻只是一个静静享受被人呵护的女人,闭上眼睛放空自己,什么也不愿多想。

    格林紧咬嘴唇,目光坚定道:“我们结婚吧,用你梦想中最美妙的方式。”(未完待续。。)